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0.婴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们得等到晚上行事。

    下马岭和伏龙乡里隔着太远,不值当来回折腾一趟,于是白天便留在附近。

    恰好有官路跨过下马岭通往乡里,官路上有茶摊供应高粱面和竹节烧肉。

    三人中午在这里吃了,晚上还在这里吃。

    竹节烧肉是好东西,它是用细竹子穿过鸡肉烤着吃,不需要什么佐料,洒上点盐巴便香喷喷。

    三人吃的很愉快,王七麟感叹:“没想到这乡野之地还有如此美食。”

    杜操看着细竹子道:“美味是美味,但这店家也忒省了些,串肉的竹棍是重复使用的吧?怕是还沾着前面食客的口水。”

    徐大得意的笑道:“所以我中午吃过后把竹子都给折断了,哈哈,怎么样,大爷我机灵吧?”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王七麟赞叹,“不过你不折断有可能吃到自己的口水,你要是把自己吃过的全给折断了,那就只能吃人家的口水了。”

    顿时,小机灵鬼有了许多问号。

    湘江三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

    今天是农历十四,月亮很亮,月光很白。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如铺雪,但洒进山林里却像被吞掉了。

    夜幕中的下马岭黑黢黢的绵连一片,仿佛洪荒时代无日无夜趴伏在北极的烛九阴。

    钟氏的村子里亮着一些恍惚的灯光,它们过于晦暗,藏在山上仿佛鬼火。

    让人看了不但不能心生明亮,反而会打怵。

    三人走在乡间小道上,前两日下过雨的缘故,靴子踩在泥地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声音有些杂乱,不止六只脚踩在地上!

    王七麟仔细听,感觉像是身后还跟着人。

    他忍不住要回头,前面杜操的声音响起:“夜里赶路,只管走自己的。”

    三人到了山脚下,在阴影里仰望山上散布的石屋。

    终于,一声孩子凄厉的啼哭响了起来。

    接着有年轻妇女的尖叫声被夜风吹下来:“救命呀!小石头撞鬼啦!小石头撞鬼啦!”

    又有上年纪的老人喊:“快找族长,不,找二爷!”

    钟氏村子里很快多了若干火光,这是有人点燃火把、举着油灯出门了。

    一时之间人影憧憧。

    诡异的是。

    村子里明明家家户户都养狗,却没有狗叫声。

    杜操指向山脚下一隅说道:“钟氏土牢就在那里,跟我来!”

    说是土牢,其实这是个地牢,深入地下。

    听见山上传来的吵闹声,地牢门被人推开,一个汉子着急忙慌的往山上跑。

    地牢很简陋,顺着台阶下去是个地下室,它用木栅栏隔开成两部分,一部分通着出口放有桌椅让看守居住,另一部分则用来关人,钟二牛和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缩在两个墙角。

    看见杜操进来钟二牛一怔,随即跪在地上磕头:“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爷!”

    栅栏用铁链锁着,杜操一刀竟然没有砍断。

    徐大上去开踢,手臂粗细的木棒子全被踹断了。

    王七麟赞叹:好牲口!

    山上还在闹腾,这次孩童的哭喊声更多了,走上山后才听见也有狗叫声,不过不是激烈的犬吠,而是低沉的呜咽——

    这些狗在怕着什么。

    杜操问钟二牛道:“先带我去你家看你媳妇。”

    佃户住在下宅最外头,这样如果有外敌攻打村子,那他们最先遭殃。

    钟二牛火急火燎跑向一间院墙由石头堆起来的茅草屋,屋子木门紧闭,他上去敲门喊道:“开门啊,娘,给我开门啊。”

    屋子里没有声音。

    徐大说道:“让大爷来给你开门!”

    钟二牛急忙摇头:“大爷你行行好,放过我家的门吧。”

    这时候门板嘎吱一声被拉开,一个头发蓬乱的干瘦老妇人惊叫道:“牛子,你咋出来了?”

    钟二牛问道:“娘,翠儿呢?”

    老妇人一脸的慌乱无助,钟二牛道:“娘你别怕,我带了听天监的大老爷来,他们一定能救翠儿。”

    “你这这这,可是、可是祖训……”老妇人听了他的话却没有安心,反而更加惊慌。

    杜操推开她走向院子西侧搭建起来的棚子,里面拴着一只羊,有个衣衫肮脏、满身恶臭的女人抱着羊腿含着羊奶在拼命的吸。

    见此他皱眉问道:“我不是给你一张符吗?没贴?”

    “贴了贴了,”老妇人绊绊磕磕的说道:“昨天和今天早些时候我这媳妇还正常,可过了午时她就又犯邪了。”

    徐大笃定道:“我掐指一算,你是昨天午时给她贴上的符?”

    老妇人敬畏的看着他道:“大师算的真准。”

    杜操看了紧紧咬着羊奶的少妇一眼,回过身来说道:“是被婴灵缠上了,我先赶走它。”

    他一边说一边脱掉衣服,夜里光线不佳,王七麟依稀看见有什么东西从杜操身后一闪而逝,随即少妇软软的倒在在地。

    穿回衣服,杜操又问:“你们家媳妇可是堕过娃娃?”

    钟二牛抱起妻子摇头道:“没有。”

    杜操问道:“那她被鬼缠上之前去过什么不寻常的地方、碰过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老妇女说道:“没有呀,翠儿只待在家里、只操持家务……”

    “翠儿是去上宅拿绣线回来变成这样的。”钟二牛叫道。

    老妇女说道:“不敢乱说!上宅谁没去过?这算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钟二牛坚持道:“根据祖训,族长过世七日内下宅不能进上宅。咱可从没有在这特殊时候进过上宅,翠儿嫁过来日子短,不知道这规矩,然后在特殊时候去了上宅,然后就出事了!”

    “上宅,有鬼!”

    不多会少妇醒来,然后就呆呆傻傻的笑:“好多娃娃,好多娃娃,二牛,我要当娘了,我有好多娃娃了……”

    杜操道:“去上宅!”

    夜里上下宅之间的卡子依然有人把守,看见三人走来一个汉子大声道:“来者……”

    “滚蛋!”

    “好胆,你……”

    “听天监办案,闲杂人等回避。”

    杜操掏出一个孩童巴掌大小的木牌。

    闪动的火光下,木牌上有血红的光芒在跳动。

    大汉心里一哆嗦,赶紧拉开木门。

    听天监办案,如有阻挡,一律按妖邪处置。

    新汉朝对于妖邪,从来都是先斩后报!

    杜操领路,三人直奔祠堂。

    钟氏的祠堂是一座大石屋,推开大门正前方是一座两人高的石雕大佛,根据风俗大佛之下应该摆放牌位,但这祠堂风格独特,大佛面前是香炉和贡品,并没有牌位。

    倒是屋子里用条凳架着一座红漆大棺材,从门口到棺材之间摆放有一座精巧纸桥。

    这叫升天桥,桥接两头,一头阳间棺材一头阴间黄泉。

    人死后架起升天桥,阴差便会从阴间跨桥而来带走阴魂。

    升天桥尽头是棺材口,二者之间放了一个造型古旧、气质沉朴的青铜铃铛。

    这是招魂铃,等到头七回魂,招魂铃能把死者魂魄召回来,跨过升天桥再回阳世看一看。

    有一名小腹微凸的少妇正在侍弄长明灯,看见三人忽然推门而入吓了一跳:“你们什么人?这是我钟家重地,外人不得擅入!”

    徐大道:“那你把我们当内人,我们不就可以擅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