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86.鬼新娘,鬼丈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独自上路,王七麟运气于双腿,速度更快。

    他按照孙缪指点一路往东快步疾驰,口中的冰台珠越加冰凉。

    穿过一处村庄外的树林子,一点隐隐的光芒出现在他前面。

    朱颜阴车!

    他继续往前追,鬼马踏地声和阴车压路声隐隐约约的灌入他耳中。

    今夜阴云密布,月色不佳。

    空气越来越潮湿。

    一场雨水在酝酿。

    王七麟只看到隐约一点光,看不清鬼车的样子。

    就在他快追上的时候,天地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雾了。

    湿润的雾气飘飘荡荡。

    鬼车的光芒却变得更亮了一些。

    挂在车前的灯笼跟他正面相对。

    这鬼车掉头了!

    马蹄声骤然加急,浓密雾气中有一道朦胧白光在摇晃。

    王七麟随手将妖刀往路边湿地上一插,左手捏不动明王印、右手反握刀柄往外抽——

    利刃出鞘!

    朦胧白光猛的灭了!

    天地之间再没有光芒,一片漆黑,雾气迷蒙的黑!

    王七麟看不清迎面而来这鬼马车的样子,他甚至看不起其色泽,只隐约感觉到有一道阴影冲自己而来。

    阴车未至,阴气先行。

    一道森然阴气迎面席卷,潮湿的水汽像是被冻成了冰渣子,随着阴气从正前方刺向他全身。

    冰冷!

    诡异!

    王七麟面色木然,心里急速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左手手指幻化带残影,乡间的灵气迅速变得凝实起来。

    迎面吹来的阴风一头扎进灵气中,灵气翻腾,挡住了冰冷阴气。

    模糊的鬼车阴影撞到了他面前,他双脚跺地腾身而起,力贯刀刃、甩臂挥出!

    妖刀今日终斩马!

    他这一刀曾在医馆中劈死了一头猛虎,可是斩落在马头上后却不能深入。

    反作用力下,王七麟身躯被震得往后倒飞。

    鬼马和阴车奔袭带来的阴风像寒流,从四面八方将他包裹在里面,他像是陷入了冰雪龙卷风中。

    阴阳鱼游动,一股暖烘烘的热流从他胸口传遍全身。

    八喵发现异常探头要杀出来,但猫怕冷,它脑袋被阴风一吹打了个哆嗦又退了回去。

    还是爹的怀里暖和,不出去了!

    王七麟翻身落地,鬼马紧接着跟到,黑影晃动,依稀是鬼马抬腿欲踢!

    夜色太差,视野太差,王七麟受到限制极大!

    他索性不依赖眼睛,拧腰切入鬼马身边从太阴断魂刀中随便找了一套就用上了。

    快刀接快刀,威力强无敌!

    管它有没有用,只要进入我的套路里你就会被我丰富的经验所击败!

    太阴断魂刀不可谓不快,可惜没有月光加成杀伤力不足,在他让开路后鬼马狂奔,竟然跑了!

    王七麟一套刀耍完,鬼马阴车都不见踪影了!

    他含着冰台珠还想追,结果周围阴气浓重,他没法确定方向。

    深深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香谱推衍没错,这红颜鬼车不好对付!

    他垂头丧气往后走,一只荧光透亮的纸鹤跟他碰了头。

    这是谢蛤蟆用纸鹤给他引路,将他引入小铁庄村头一户人家门口。

    看着他到来徐大开始挽裤腿,王七麟赶紧拦住他道:“你又要踹人家门?”

    “不啊,”徐大一脸莫名,“我走路走的有点热,通通风。”

    王七麟松了口气,道:“那你去敲门吧,是这家?”

    “没错,大爷眼睁睁的看着老头进去的。”

    徐大一拍门板,门开了。

    一条大黄狗凶狠的窜了出来准备开嗓,然后看到了比自己更凶的徐大。

    它夹着尾巴默默的钻进了院里的牛车底下。

    有妇女听到开门声出来问道:“谁啊?”

    徐大道:“听天监办案。”

    妇女赶紧招呼儿子出来接待三人:“这是我二儿二锤和三儿三锤,还有个老大叫大锤,但他曾经摔过腰,行动不方便只能躺在床上,大人您看?”

    王七麟温和的说道:“不必惊扰大哥,我们来咨询点事就走。”

    这户人家知道王七麟,所以很配合,二锤说道:“大人是来询问朱颜阴车的消息吧?”

    王七麟点头,道:“看来朱颜阴车最近来过了。”

    “是的,”二锤惊惧的说道,“前几日不是下了一场雨吗?我家屋顶漏了,于是我爹上屋顶去修理,结果那鬼车就来了。我爹被吓到了,失足从屋顶上掉下来当晚死了!”

    王七麟问道:“你也看到了?”

    二锤道:“嗯,我当时踩着梯子给我爹送茅草。”

    “它什么样子?”

    “就是个红马拉的红车,前头挂了个白纸糊成的马灯,好不吓人。”

    “后来它还来过吗?”

    吕家人纷纷摇头:“没有再来。”“那晚上它一直停在外面,唉,太吓人了了。”“它把我家老头子的魂给勾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谢蛤蟆问了一句:“车上有什么人吗?”

    二锤下意识说道:“有啊,就是那个鬼新娘。”

    “你看到了?”他接着问道。

    二锤道:“看不见,就看见红马拉着红车,车上挂着白纸糊的灯。”

    谢蛤蟆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

    王七麟问他道:“怎么了?”

    谢蛤蟆道:“你们乡里的传闻说这鬼车是鬼新娘出嫁,说它在找鬼丈夫,可是它要是找鬼丈夫,怎么会来找一个老头子?”

    徐大道:“有些人的帅气是不分年龄的。”

    他看了看二锤和三锤的面容后笑了:“别多想,大爷不是说你们的父亲。大爷从不非议逝者,这点公德心还是有的。”

    谢蛤蟆摇头道:“我们最好能找到鬼车看看,它不像是在找鬼丈夫,倒像是……”

    说到这里他快速瞥了吕家母子一眼,像是有点忌惮,没有再说下去。

    二锤却说道:“它就是来找鬼丈夫的,因为我爹从屋顶跌下来后还没有死,当时昏迷了还没死,然后我们把他抬到了床上,临死前他嘴里反复念叨一句话——”

    “我不愿意,我不跟你去,你找别人!”

    阴云浓浓,夜色深沉,听到这么一句话还真让人毛骨悚然。

    王七麟又问道:“那还有别的异常吗?还听到过别的声音、还有别的事发生吗?”

    吕家人摇头,三锤道:“哦,当时屋子里很冷,按理说现在算入夏了,可当时我家屋子里冷的像三九寒冬一样,让人打哆嗦。”

    这是阴气。

    谢蛤蟆拧着眉头道:“阴气这么重,不好对付啊。”

    吕氏吓得哆嗦,她怯怯的问道:“官爷,那我们家是不是、是不是不能住人了?”

    王七麟拿出一张蜃炭镇秽符递给她道:“别怕,我看过了,屋子里现在没什么阴气,你们收下这张符贴到这个门口,这样不管有什么鬼都不会再侵犯你家。”

    吕家三人惊喜,吕氏当场跪下要磕头。

    对于贫家小户来说,这也算因祸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