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85.阴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年前秦晋劫降临,吉祥县当时六个乡有六个驿所,这六个驿所只逃了一个外地探亲的游星。其他六个小印、六个力士、五个游星连同住在驿所的家人在内,鸡犬不留!”

    这是孙缪告诉王七麟的第一个消息。

    “你们往东走,香谱显示今夜东方有大阴邪。”

    这是孙缪告诉王七麟的第二个小消息。

    带着这两个消息,傍晚他准备出门。

    今天是四月廿八,小满。

    辛巳月,癸亥日。

    出门之前,王七麟看了看老黄历。

    宜祭祀、破屋、坏垣、余事勿取,诸事不宜

    然后他就把这老黄历给撕掉了。

    孙缪有些心疼:“我这黄历好好的,你撕它干什么?”

    这时候天气已经炎热起来,算是进入夏日,晚风拂面,湿润潮热。

    今天天色阴沉,像是有一场雨在酝酿。

    也不知道现在太阳是否下山,反正,王七麟回头看驿所。

    院子里头影踪隐约。

    那是诸多孤魂游鬼前来吸食香火,以此修炼。

    将军府新管家等候在驿所门外,看到他们出来就把丁轻云给叫了回去:“小姐这几日一直没有回府,将军很是想念,还请小姐随卑职回去看看将军。”

    丁轻云有心拒绝,但管家说如果她不肯回去,那下一步就是黄将军亲自来找她。

    她只好悻悻的随着管家离开。

    走的时候她很过意不去,这让她有当了逃兵的耻辱感。

    王七麟也很过意不去,是他偷偷找人去跟黄化极说今晚要对付的厉鬼凶恶,所以黄化极才执意让她回家。

    没办法,这朱颜阴车不知道什么情况,从香谱来看胜负一瞬间,王七麟必须轻装上阵,可不敢让丁轻云来拖后腿。

    阴阴沉沉的天色下,牌坊乡的小水河有隐隐约约的光亮。

    吉祥县有小满祭二车神的风俗。

    这二车神是水车神,在传说中它是一条白龙,祭拜的时候人们在水车上放鱼肉、香烛和一杯白水,祭拜结束将白水泼入田中,以祈求风调雨顺、水砚涌旺。

    其中牌坊乡还会顺便祭拜朱颜阴车。

    鬼车肆虐已久,多年来不少人家的亲人被鬼车拖去了阴间地府,老百姓又是恨又是怕,所以祭拜车神的时候也会偷偷祭拜它。

    这是一种无奈之下的服软,老百姓斗不过它,只能祈求它看在祭礼的份上法外开恩,不要找上自家。

    吕老实皱巴着眉头蹲在小水河河岸上,嘴里叼着烟袋吧嗒吧嗒的抽着。

    天色黯淡下来,他的面前火星隐现。

    每当这时候他有种小窃喜,好像自己跟听天监和江湖里那些能人异士一样,有了控火的本领。

    可惜他没有,否则去年朱颜阴车停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他也不至于眼睁睁看着大儿子死去。

    小水河宽不过四五米,但水流湍急,是伏龙河的主要支流。

    河水冲撞岸边石头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天气热乎了,花草里面的小虫发出吱吱的叫声,远处还有夜鸟啼鸣,这些声音混在在一起让人听了心里不踏实。

    吕老实借着火星看向河边,两个模糊的身影在向着河里祭拜。

    那是他的二儿子和三儿子,两人在祭朱颜阴车,也在祭他被鬼新娘拉走的大儿子。

    希望鬼车不要缠上我这两个儿子,他默默的想道。

    “老实,好些日子没见着你了,你咋在这里呢?你家老二老三在祭什么呢?不是祭鬼车吧?”一个声音在他身后蓦的响起。

    看着儿子们背影出神的吕老实吓了一哆嗦。

    他回头一看是同村的半傻子吕包子,便不悦的说道:“你个傻货瞎说什么?他俩在祭我家老大呢,咋了,不行?”

    鬼车终究是邪异鬼物,老百姓们即使是祭拜也不敢放到明面上。

    吕包子道:“你才傻呢,我看他们在祭你。”

    “滚!”吕老实骂了一句,“再胡说打烂你的嘴!”

    吕包子怏怏走开,他过去跟吕家老二老三说了什么,老二老三迅速收拾东西站起来冲着他这边喊道:“爹,咱们回家吧。”

    吕老实摆摆手没说话,他想在这里陪一下老大。

    吕包子也祭拜完了,他挎着篮子往回走招呼道:“老实,走了。”

    吕老实没说话,眼神被小水河给粘住了。

    他沉浸在了回忆中,满脑子都是大儿子的身影。

    后面夜风慢慢冷了,这两天天色不好可能要下雨,夜风又冷又湿,吕老实被冻得打了个哆嗦后清醒过来。

    此时整条小水河河畔已经没有人声了,只有水流哗啦哗啦。

    吕老实想看看天色,乌云压顶,看不出什么时辰。

    他往周围看去,到处都黑漆漆的,他像是被黑给包围了,唯有他的烟袋锅里还有透红的火星。

    这让他有些心慌,赶紧穿上鞋子走到路上去。

    远离小水河,他心里不但没有安稳下来,反而越发惶恐。

    在河边的时候好歹有水流汩汩声,到了路上只剩下风声。

    四周一如既往的黑暗阴沉。

    如同老辈人和说书人口中的阴间地府。

    他像是被阳世给抛弃了。

    这个想法让他不寒而栗,他喘了几口气继续往前走,还故意使劲踩地面发出声响来。

    但脚步声没有响起来,倒是有一阵别样的声音顺着夜风吹进他耳朵……

    吧嗒、吧嗒、吧嗒……

    像是马蹄声!

    吕老实内心大惶,赶紧加快脚步。

    但怎么能有马跑的快呢?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他依稀还听见了车轮压过路面发出的吱吱声!

    这声音像催命符一样催着他,他感觉自己后背上一下子生出来一层白毛汗。

    明明四月底了,可风一吹却全身冷的让人打哆嗦。

    马蹄声和车轮声逐渐拉近,最终出现在他身后。

    如影随形。

    如蛆附骨。

    他跑的快,马车追的快。

    他跑不动了,马车也放缓速度。

    他躲进小路,马车跟进小路。

    山一样的压力让他从身体都精神都开始崩溃,最后他哆嗦着下定决心:回头看一眼!就算是鬼车也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去地下跟大儿团聚!

    抱着这念头他猛的转过头来。

    一匹大红马的大长马脸几乎贴着他的脸!

    马脸上没有马眼,只有两个黑洞。

    夜风吹拂,马脖子后的鬃毛一动不动,就像是用红血水画的一样。

    马后面是一辆大红马车,车上吊着一个白灯笼,车前盖帘门上贴着个喜字。

    白惨惨的喜字!

    一只比白字还要苍白的手掀开了盖帘门,有个幽幽的声音响起:“吕老实,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赶紧投胎去。”

    这话就像一桶凉水兜头泼下,吕老实顿时浑身发冷:投胎?我?我、我?我去投胎?那——

    我死了?

    他脑子像是忽然被火把点亮了:

    对,被鬼车从家里拉走的是自己,不是久病在床的大儿子。

    对,大儿子没死,是自己死了,自己死了。

    对,吕包子能看见自己,他是村里的守村人,天生阴阳眼……

    这念头把他一下子击垮了,他浑浑噩噩的走在路上,直到面前被三个人挡住了。

    其中一个提着狼牙棒的壮汉冲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大爷今天又要开张了,七爷,别跟我抢啊。”

    一个老道士说道:“这是个新死的阴魂,你对付它干什么?”

    “新死的阴魂能有这么浓的阴气?我嘴里冰台珠快成冰凌子了!”

    一个扛着长刀的英俊青年沉声道:“所以它肯定死的不一般,或许跟鬼车有关,你们跟着它!我沿着阴气往前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