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83.秦晋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丁轻云做事风格与她性格一样,雷厉风行、大刀阔斧。

    当天下午她带着孙缪来了驿所。

    因为将军府一案,孙缪对王七麟颇有怨言。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只公老虎和一只母老虎。

    一乡也不容两小印,大家伙都是要脸的人,都有自己的地盘,被别人在自己地盘办了案子,这在听天监是大忌。

    轻则会让人当做笑话,重则会让人视作无能。

    王七麟理解这事,所以当孙缪板着脸进入驿所的时候,他很热情的亲自端了一杯茶送上去。

    他对孙缪有感情。

    当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感激之情。

    孙缪在他家乡当差,关于他的传闻在乡里传的有鼻子有眼,王七麟对他很是钦佩,牌坊乡也发生过不少诡事,多亏孙缪守护,否则乡里指不定死多少人。

    所以这次丁轻云将孙缪请到了伏龙乡驿所,他表现的很客套。

    孙缪是实诚人,有不爽他直接表现在脸上,而不会去明面上与人虚与委蛇,背地里暗暗捅刀子。

    王七麟展现出来的客气让他心里舒服许多,表情不像刚来时候那么难堪。

    丁轻云做中间人,将事情直接摆开来说。

    孙缪喝着茶不言不语。

    徐大说道:“孙大人,咱又不是来相亲的,你看看你,怎么还害羞上了?”

    孙缪知道这货的嘴巴厉害,哼了一声不说话。

    王七麟站起来说道:“孙大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应该知道我做这小印是被人坑了,对吧?”

    这话敏感,一边是他一边是石周山,回答的好会得罪其中一个,回答的不好会两个都给得罪了。

    于是孙缪不回答,还是只喝茶不说话。

    茶杯很快喝干,王巧娘要去倒水,徐大摁住水壶不让她过去。

    王七麟继续说道:“我当初之所以去往将军府,并非是有心打你脸,而是去寻求帮助,只是恰巧碰到了一起案子。所以如果你因为我破了你所属的一个案子,就想要看我送死,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话说到这份上,孙缪不能再不说话了。

    他放下茶杯缓缓的站起来说道:“王大人,你误会我了,我确实不想在这件事上帮你,原因与你在哪里办了什么案件无关,而是我不想牵扯其中!”

    “你根本不知道这诅咒的厉害!”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脸上肌肉跳了跳,“你根本不知道它有多邪!”

    王七麟道:“我知道,说出涉案人的名字会受到迁怒,是吧?”

    孙缪闷哼道:“嘿,那算什么?只是七月半的时候容易撞上孤魂野鬼罢了!这诅咒真正厉害之处在于——它是因果劫!”

    听到这里谢蛤蟆也猛的站了起来:“因果劫?这诅咒是秦晋劫!”

    徐大同样站了起来,面色骇然。

    本来趴在阳台上揣着小手手晒太阳的八喵同样傻乎乎的站了起来,它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大家都站着那自己也站着肯定没错。

    孙缪诧异的看向谢蛤蟆道:“道长知道秦晋劫?”

    谢蛤蟆问道:“是或不是?”

    孙缪沉重的点头。

    谢蛤蟆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小小乡里竟然有秦晋劫!你们听天监竟然不来解决它?”

    孙缪道:“能解决它的人无暇到来,能来的解决不了它,只能处理一下。”

    徐大感叹道:“秦晋劫太厉害了。”

    王七麟问道:“什么是秦晋劫?”

    徐大像模像样的摇头叹气,提着水壶出去烧水了。

    谢蛤蟆正色道:“王大人肯定知道秦晋之好这词语,普通姻缘可用不上它,能用上的都是大家族联姻甚至两国和亲。那王大人也知道姻缘劫吧?”

    王七麟点头。

    与感情相关的劫难就叫姻缘劫,最常见的是桃花劫。

    谢蛤蟆道:“一段大姻缘若是和和美美就叫秦晋之好,若是出了差池就会成为秦晋劫,这个劫难以秦晋两国的国号为名,你应该能理解它有多恐怖。”

    “这秦晋劫肯定是有人处理过了,否则可就不是一年死一个小印那么简单!要我猜,应该是有高人将秦晋劫封进了当事厉鬼体内,所以它只能在七月半鬼门大开之时出来发泄一番怨气!”

    王七麟早就把从窦大春处得来的消息告诉他了,可他一直没往秦晋劫上想,原因便是这小印诅咒还不够凶。

    孙缪钦佩的冲谢蛤蟆拱手道:“道长大才,敢问道长道号,您也是高人!”

    谢蛤蟆笑道:“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寒江孤山,一介破落老道,怎能当得起高人的称呼?”

    孙缪道:“但您一定明白我为何不愿意帮助王大人。”

    谢蛤蟆冲王七麟苦笑道:“秦晋劫是因果劫,有因必有果,孙大人若是无缘无故帮了您,等于也沾了这劫难,到时候或许不会因此而丧命,但怕是少不了吃一番苦头。”

    王七麟明白了,难怪他之前在县里问谁谁都不肯搭理他。

    另外他又心里一动。

    既然别人帮他都会沾染因果,那杜操可是在这位子上做过一年半之久的!

    他之前没有意识到,杜操虽然已经辞职,但并没有从这场劫数中脱身!

    所以,他其实可以去找杜操咨询消息,杜操做了一年半的伏龙乡小印,而且还和秦晋劫交过手,他才是知道相关讯息最多的人!

    这时候谢蛤蟆又说道:“不过只要孙大人不是无缘无故帮你那就没事了,不妨这样,孙大人,你手头上可有什么棘手的案子?我家大人愿意出手相助,到时候你再帮助我家大人就不沾劫难因果了。”

    孙缪一怔,问道:“还有这说法?”

    谢蛤蟆抚须笑道:“老道士绝没有坑你,这就是化解之法。”

    孙缪迟疑。

    丁轻云一拍桌子道:“我欠王大人一条性命,若是不能在此事上为他分忧解难与他两清,那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以后我男人要是因为你见死不救而殒命于什么秦晋劫,你猜我会找孙大人要个什么交代呢?”

    王七麟扭头看向她。

    可惜这姑娘不喜欢男人,否则他愿意。

    孙缪苦笑道:“关于这秦晋劫我知晓也不算多,不如这样,王大人你先把你知道的告诉我,然后我们再聊。”

    王七麟痛快的将从窦大春处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孙缪听后说道:“那我知道的你七七八八都知道了,而你不知道的最重要的一个消息应该是,当年亲历秦晋劫的一名游星活了下来。”

    “我帮你办一个案子,你告诉我这个人的信息。”王七麟道。

    孙缪举起茶杯。

    徐大立马颠颠儿的上去倒满水。

    “成交。”

    PS:日子过糊涂了,竟然没意识到今天是单号,最近码字熬夜搞的身体有点虚,脑瓜子有点懵。唉,上了年纪,男人就不中用啦。抱歉抱歉,赶紧补上一章。不过有没有兄弟在等啊?可千万别少更一章也没人在意,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