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82.炼骨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张供桌被拖了回去,墓地没有问题,无需再开墓了。

    祝家族老们欢天喜地、额手称庆。

    被挖了墓碑总比要开了祖坟要强。

    鲁迅说: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墓碑有问题,必须挖出来,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挖了祖坟,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挖墓碑了。

    王七麟没碰供桌,造化炉昨晚刚得了一道鬼焰,他怕造化炉会吸走供桌把它给炼了。

    光天化日之下供桌桌面消失,那乐子可就大了。

    桌面暂时被谢蛤蟆存进案牍库里,并将风水鱼摆放在上面。

    因为玄猫对供桌的执念,谢蛤蟆推测说它当年供奉的不是正道仙佛,而是山精水怪,这样风水鱼可以镇压其邪性。

    风水鱼上桌后却误会了,还以为把自己当祭品摆在上面了!

    它顿时不装死了,露出光秃秃的脑门来瞪着一行人拼命的用尾巴拍水:我还活着还活着,别把我给供了啊喂!

    它着急的看王七麟,使劲闹腾:你有了新宝贝,就不要旧宝贝了吗?

    八喵这边也在闹腾,扒拉着门一直想进去跪拜。

    还好王七麟有阴阳鱼玉佩这个杀手锏,他拿来逗八喵,八喵抉择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钻进他怀里揣着小手手去舔玉佩。

    这里暖和舒服,相比下对着墓碑磕头头会疼。

    怎么选择,任何一个聪明喵都清楚。

    王七麟炼化了一枚九草大补丹,服下丹药后,内力增长到了十六年。

    内力提升,他在院子里练刀,刀风呼呼、刀影耀眼,丁轻云看得如痴如醉。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炼功法去斩妖除魔,这个要看天赋。

    绝大多数人没有修炼的天赋,即使苦练神功那究其一生也顶多入个门罢了。

    王七麟只知道自己天生阴阳眼,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修炼天赋,他的一切都是靠造化炉。

    看他练完刀,丁轻云问道:“王大人你的功力是什么境?”

    王七麟摇头道:“我不清楚,或许是一品斗力,石大人曾经试过我功力,当时说我是斗力巅峰。”

    新汉朝释儒道武等将修行分为后天和先天两个大等级,对王七麟这样平平无奇的凡人来说,先天境只是传说,后天才是他们的路。

    后天境有九品,其中一品是斗力,二品是炼骨,三品能通窍,四品可以御气。

    之后还有五品熬精、六品坐照、七品化元、八品入神、九品通天,通天之后窥得天机,才可以进入先天境。

    修为进入先天境的无一不是人中龙凤,说他们是陆地神仙可不过分。

    丁轻云见多识广,她摇头道:“你必然不只是斗力,至少已经进入炼骨境。”

    她拿起一块砖头递过去说道:“一拳击碎它!”

    王七麟引内力入手臂,深吸一口气挥拳击出——

    ‘啪’!

    一声闷响,砖头四分五裂。

    丁轻云点头道:“这就是炼骨境,你的骨头受内力锤炼,已经坚如铁石,如果你在斗力境,那绝对无法靠肉身击碎砖头。”

    王七麟大感兴趣,他问道:“我这就进入炼骨境了?”

    丁轻云道:“对,你浑身骨头都已经坚如铁石,如果你以为能打碎砖头仅仅靠力气大,那你可以用砖头拍头试试,必然是砖头碎裂而你头无恙。”

    王七麟毫不犹豫,捡了一块砖头冲额头拍了上去。

    额头疼痛,但不算剧痛。

    砖头断为两截!

    他换了一块砖头想再使点劲,看看能不能像拳头打碎砖头一样将它碎成几块。

    徐大正好要来找丁轻云献殷勤,看见他拿着砖头咬牙切齿往头上拍,赶紧上来拦住他:“七爷别生气,是砖头的错是砖头不对,咱不跟它一般见识,咱放它一马。”

    王七麟哭笑不得:“什么呀?我在练功!”

    “铁头功?”徐大狐疑,“练铁头功可以,你别练铁裆功啊,我曾经有个朋友,他就练了铁裆功,然后以为自己行走江湖、天下无敌,后来……”

    “后来怎么了?”

    “后来他攀上了一位公主,飞黄腾达了。”

    王七麟点点头道:“我信,这次你说的朋友肯定不是你。”

    徐大没理他,而是一脸淫笑的看向丁轻云:“云丫头,看大哥给你带什么来了?”

    丁轻云了无兴趣的摆摆手:“不看。”

    转身走了。

    王七麟笑道:“可怜的舔狗,到了最后它一无所有。”

    “少说酸话,”徐大怒视他:“云丫头是不是看中你了?”

    王七麟摇头道:“人家不喜欢男人的,我已经死了这条心了,你也死了这条心吧。”

    徐大怅然若失。

    但很快他又开心起来,他看看周围后凑上来低声道:“案子解决了,要不要跟着大爷去县里救济一下那些误落风尘的可怜人?”

    王七麟叹了口气道:“我得解决小印诅咒这件事,现在对其他的没有兴趣。”

    这就是他郁闷的地方。

    目前为止关于小印诅咒他只查到了明面上的案情,关于案子内情还满头雾水。

    徐大咂咂嘴说道:“这事不好办,听天监上下摆明想让你做这替死鬼,他们都不肯把内幕消息告诉你啊。”

    说起这个,王七麟心头火起:“我从没有得罪过他们,他们为什么非要我死?”

    谢蛤蟆悠悠道:“这事就怨石周山,所以要是你有办法能除掉他上位去做大印就好了,到时候你看谁不顺眼,让他来做这小印,让他做替死鬼,这样你不光会安全,还可以趁机铲除异己。”

    王七麟无奈:“道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跟老徐一样站着都能睡觉了?”

    徐大瞪眼。

    谢蛤蟆意味深长的笑道:“太极是圆的,什么事也可能发生,说不准过几天石周山死于妖邪之手,然后上头提拔你做了大印呢?毕竟你上任之后可是漂漂亮亮的破了好几件案子,又有将军府的关系。”

    王七麟心里一动,老道士是世外高人,这点毫无疑问了,他现在逐渐明白了,谢蛤蟆来到他身边绝不是偶然,他说这话应该也不是无的放矢。

    不过他暂时不做这个念想,现在还是先搞清楚小印诅咒的来龙去脉更重要。

    要主动出击!

    吉祥县的知情人都不愿意告诉他真相,现在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他去庸水县调查案情。

    已经是四月底了。

    四月结束是五月。

    距离七月半,时间越来越短。

    王七麟准备出发前往庸水县调查一下,这两个县分属不同的府,相隔至少五百里,他要去的话得向县里请假。

    这样不能留丁轻云继续待在驿所了,他把情况告诉了丁轻云,让她先回将军府。

    丁轻云问道:“县里听天监的大印小印知道你这诅咒的内情,但却不愿意告知与你?为什么?你得罪了他们?他们怎么会非要至你于死地?”

    王七麟说道:“不错,我没得罪过他们,所以我也很疑惑。”

    丁轻云想了想说道:“那牌坊乡的孙缪孙大人,他是否知道内情?”

    王七麟道:“我不太清楚,但我猜他多少知道一些。”

    丁轻云一拍手道:“妥了,你救我一命,我理应报答你,但我一直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现在我知道了。”

    王七麟失笑道:“丁小姐客气,救你是我职责所在,我怎么可能挟恩图报?不过如果你能帮到我,那我真是感激不尽。”

    “你等我好消息吧,我给你把孙缪带过来。”丁轻云吹了声口哨,门口正在接受黑豆爱抚的踏黄沙打了个响鼻,做好了出征准备。

    《周易》同人卦,卦象终于应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