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81.墓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坟丘顶上的大墓古怪。

    祝家下葬在此的人竟然都未能踏入轮回,阴魂全被束缚在了坟地里。

    它们一时跑不了,一行人先回了驿所。

    丁流风这次倒是不嚷嚷着要回将军府了,但他也不肯睡驿所脏兮兮的床。

    宁愿在客厅枯坐半夜。

    所以有洁癖是真牛逼。

    天亮后,王七麟没有着急带人赶往祝家庄祖坟。

    他在等衙门对祝凯歌的审讯结果。

    上午时分,丁轻云骑着快马赶回来将一份供案呈交给他。

    王七麟没打开,直接道:“说。”

    丁轻云强压怒气说道:“这祝凯歌简直猪狗不如!他在过去十余年,拐了几十名妇女禁锢在地窖中,先做、先做坏事,等到玩够了,便将妇女杀死剔肉喂猪、骨头焚烧填埋!”

    丁流风捂着嘴:“好可怕啊。”

    徐大扼腕叹息:“昨天我应该打死那畜生,替天行道!”

    然后他又奇怪:“县里一共多少人口?丢失这么些妇女,竟然一直没有风声?”

    丁轻云道:“有风声,可是谁会想到村里一个养猪汉能有办法悄无声息的拐走这么些妇女?”

    徐大道:“对啊,他一个养猪汉怎么做到的?他会什么妖术?”

    这话是问谢蛤蟆的。

    谢蛤蟆沉吟道:“秦晋符、桃花劫术、红娘三点头,拐骗妇女的妖术太多,但一个猪倌哪会有这本领?嗯,或许他用了什么迷药?”

    丁轻云摇头道:“这就是古怪之处,他不会法术也没有用迷药,而是等这些妇女上门!”

    “胡扯。”徐大笑了,“这不可能,我都等了二十几年了,连母狗母狗都没等到一只!”

    王七麟摸了摸怀里八喵的后腿,他也没等到过。

    丁轻云说道:“他不是等这些妇女上家门,而是会在梦里梦见某年某月某地会出现一个妇女,他只要到时去这地方等那妇女到来,然后妇女便会痴痴傻傻的跟他回家。”

    众人都惊呆了。

    丁轻云道:“对于这说辞,我本来是不信的,但窦捕头打板子的水平不容易质疑,祝凯歌肯定没有说谎话,你没看到他当时那样子,真是太惨了,他恨不得把自己心肝都掏出来。”

    谢蛤蟆纳闷了:“这是什么道理?老道行走江湖这么些年,可没听说过这种事。”

    丁轻云道:“祝凯歌说这是他祖宗给他的赏赐,因为他经常去给老祖上坟,填土焚香、上供烧纸,每次所求只有一件事,便是得到女人,然后隔着一段时间他就会做这样一个梦。”

    王七麟猛的想到昨天祝满顺说过的这样一句话,他说这祝凯歌是好孩子,原因便是不忘本,是村里唯一会经常给祖坟上坟的人。

    所以,一切根源还是那坟丘大墓!

    他带上三人再度赶往祝家庄。

    现在祝家庄里有衙役看守,王七麟进去后点了两个衙役和两个壮汉,又叫上了祝满顺和村里老人,一起去往祖坟。

    坟丘在土丘阴面,杨柳风吹面而来,吹到阴面终究有些森寒。

    一个个坟茔井然有序的坐落在地上,联想昨夜每个坟头都背对他们站着个鬼的情形,走在里面多少让人有些压抑。

    祝凯歌所说的老祖大坟就是坟丘最顶上的大墓,这墓已经有一两百年历史,他是祝家一脉前来这里时候第一任族老。

    到了墓前,八喵又跳出来趴在墓碑前开始叩头。

    有钟氏教训在前,王七麟先问祝满顺道:“你们族里关于这个祖宗有没有什么传说?”

    祝满顺急忙摇头:“现在村里只有他的名号,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消息。”

    王七麟迈前一步森然看着他道:“你可知道你那侄子犯了什么罪刑?现在你还敢欺瞒本官?”

    祝满顺跪地叩头:“大人明察,小人万万不敢欺瞒您呐。关于我们那老祖确实没什么消息,只知道他名讳为长远,是个石匠,此外真不知道其他消息。”

    徐大道:“那闲话少说,七爷,开墓吧,看看里面有什么鬼。”

    祝满顺和一干老人满脸绝望、浑身颤抖,他们自然不希望被人挖了祖坟,但他们也知道自家后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所以此时不敢回绝,只能在地上磕头。

    王七麟看向衙役和村汉,四个人却不敢动手,他们为难的看向墓前,一只黑猫正在拜坟。

    见此他上去拎起八喵的颈后皮,八喵顿时一动不动。

    这是它命运的颈后皮。

    可是落地后它却还想回去,这样王七麟便小声说道:“乖崽听话,你不能再在这里跪拜了,明白吗?”

    八喵转了转眼睛自己舔起了爪爪,王七麟一扭头它又跑了。

    这次八喵跑到了墓碑后,然后再度趴下磕头。

    一个衙役为难的说道:“王大人,这……”

    “别说话。”

    王七麟看着这一幕突然福灵心至:

    昨夜叩头的鬼魂……

    讨命的孤魂游鬼……

    祝凯歌上坟时候的祈求……

    丁轻云昨夜说有一尊菩萨问她有什么愿望……

    一个念头击穿了他的脑海:“大爷、道长、云小姐,昨夜坟丘上的阴魂都在叩头,对吧?”

    “对。”

    “这尊大墓上的阴魂也在叩头,或者说这尊墓上没有阴魂了,否则我们应该能看见这墓上站着个阴魂,对吧?”

    三人想了想纷纷点头。

    王七麟指着八喵说道:“它不是在冲着墓地叩头!它是在冲着这墓碑叩头!”

    徐大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谢蛤蟆道:“蠢!墓没有问题,碑有问题!”

    王七麟厉声问一行村老:“你们老祖这墓碑哪里来的?”

    祝满顺等人满脸迷茫。

    王七麟对徐大说道:“把墓碑挖出来。”

    村老们顿时开始鬼哭狼嚎。

    徐大挥舞锄头挖地,足足有一人高的石碑被放倒,古怪之处出现了——

    墓碑地上部分没有问题,可是地下埋藏一端却是有弧度的,不光有弧度,两个角上还各有一个狰狞兽头小石雕。

    谢蛤蟆惊愕道:“无量道尊,这是个供桌的桌面啊!”

    一切顿时说通了!

    不管坟丘孤魂还是八喵,它们叩拜的都不是墓中人,而是这张供桌。

    这供桌以前不知道供奉的是哪位神佛,也有可能是妖魔,总之定然是有大威能。

    结果祝家先祖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有意,竟然将它的供桌石桌面给拆下来做了墓碑。

    供桌沾染了神佛灵性加上受供奉的久了也有威能,祝家祖坟这些孤魂怕不是被困住了,而是主动留下叩拜供桌想得到神佛庇佑。

    这下子他想通了:“难怪祝家孤魂都变成了讨命鬼,它们起初是向这供桌乞讨,而鬼能讨什么?自然是讨命延寿。可供桌没有这么大的本领,于是它们修为渐升后便离开坟地四处游荡,但执念还是讨命,于是成了讨命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