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77.黑猫上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大带路,两人风风火火的闯进一间屋子。

    推开门王七麟就闻见了酒肉味,同时听到有人在笑:“……别看俊哥儿平时吆三喝四、咋咋呼呼,当时碰到那讨命鬼他吓迷糊了,你们猜当时他冲我说啥?”

    “说啥?”好几个声音在问。

    “他说童子尿辟邪,他以后要用童子尿洗衣服!”

    一阵大笑声响起,徐大一脚踹开内门。

    不用他开口,一看这开门架势泼皮们就两股战战:“大爷您来了?

    徐大厉声道:“俊哥儿、老牛,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昨天跟侯俊一起来的酒槽鼻子大汉赔笑起身道:“大爷,俊哥儿喝晕乎了,您有啥事吗?”

    徐大一把将他撕扯过来扔给王七麟,他自己拖起趴在桌子上的俊哥儿一记大巴掌甩了上去。

    王七麟沉声问道:“你们碰到那讨命鬼什么样子?事关重大,别给我说假话,否则我让你去县里驿所见识见识听天监的手段!”

    老牛双腿一软差点倒地,他嗫嚅道:“大人,当时晚上没有光呀,我们看不清它样子,真看不清。”

    “衣服样式呢?”

    老牛搓搓脸说道:“跟书生一样,穿了个袍子!对,身上个白袍子!”

    王七麟看向徐大。

    果然不是一个讨命鬼。

    昨夜那鬼穿的是下葬时候的寿衣!

    王七麟问道:“那你还记得撞见鬼的地方吗?”

    老牛点头如捣蒜。

    见此他便对徐大吹了个口哨,两人带着老牛赶紧往外走。

    侯俊捂着脸迷迷糊糊的醒来:“爷们几个,刚才我梦见有人揍我,你们赶紧睡觉,过去给我帮个场子!”

    见他醒来,徐大回身将他一起拖走了。

    看着他们身影消失,一个泼皮咋舌道:“俊哥儿这个场子找不回来了。”

    将军府家丁小五骑马等在驿所外,他跟老牛共乘一匹马、徐大拖着侯俊上了他从将军府白嫖的黄骠马。

    这四人骑马,王七麟运转内力到四肢百骸,拔腿奔跑跟了上去。

    内力源源不断灌入双腿。

    他感觉身躯像是没什么重量了,双腿力量一波一波接踵而来,大风带着他摇摆,梦在燃烧,心在澎拜,不用徘徊……

    离开乡里大约七里地,老牛指着一棵老歪脖子树叫道:“大人,就是那里,我们俩走到那里的时候,树荫下走出来了那个讨命鬼。”

    王七麟吐出一口浊气徐徐引导内力归于丹田,他问道:“那讨命鬼没有跟着你们?它是在这里等着你们?”

    “对,然后我们被吓得跑进了田里。”

    这也是两个讨命鬼的不同之处,他们碰到的那鬼是跟在徐大身后。

    乡路外头是农田。

    田地里麦穗迎风摆荡,王七麟走进地里遥望四周。

    如果昨晚丁流风骑马进入农田中,那肯定会践踏麦秆留下马蹄印。

    但麦田里没有马蹄印。

    他正要回到乡路上,陡然心里一动:不对,侯俊两人曾经被讨命鬼以鬼打墙之术逼进田地里,这麦田不该如此平整,起码会有他们脚印才对。

    既然田地里没有脚印,那就是被人平整过了!

    他冲徐大打了个响指道:“去把这边农田里的人全叫过来。”

    徐大办事雷厉风行。

    不多会几个农户惶恐的被带到了歪脖子树下。

    王七麟问道:“诸位今天是不是扶过田里的麦子?”

    农户们纷纷点头:

    “是的,大人。”

    “眼看这麦子快收成了,不知道昨晚被什么牲口给折腾过,倒伏下好些呢。”

    “就是,马上小满了,麦子抽穗抽的多好呢,现在被踩下多可惜。”

    王七麟心里一喜,问道:“请诸位告诉我倒伏麦苗的方向通往哪里?”

    几个农户凑在一起聊了聊,指向西北方向。

    “那麻烦诸位再重新把麦田平整一下,我得进去办案,对不住了。”王七麟拔脚走了进去。

    乡外的土地并没有都被开拓为农田,还有大片荒原存在。

    他们走过农田踏上荒地,王七麟看到了清晰的马蹄印。

    顺着马蹄印一路追寻,一座土丘最终出现在他视野中。

    一匹白马正在土丘下慢慢悠悠的游荡,走两步低下头啃两口草,倒是不疾不徐。

    正是丁流风的坐骑,踏雪飞。

    见此,王七麟的心暂时放下。

    绕过这土丘,一片又一片的墓碑出现了。

    土丘背阴面罗列着一座座坟茔。

    这是附近一个村落的祖坟。

    祖坟修缮的很好,野草都被收拾掉了,王七麟打眼扫了扫,立马看到了倚在土丘顶上一块高大墓碑前的丁流风。

    有洁癖的小少爷这会坐在满是泥土灰烬的地上、倚着墓碑呼呼大睡,嘴角挂着一丝晶莹的口水,梦里不知道是碰到了娇媚的少女还是碰到了威猛的壮汉。

    王七麟上去推了推他,丁流风还是昏睡。

    刚放下的心,又提起来了。

    丁流风至少是丢魂了。

    他一直在昏睡,醒不过来。

    这时候就看出谢蛤蟆的重要性了。

    王七麟对徐大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去找道长他们过来。”

    徐大笑道:“七爷你对咱听天监还是不够熟悉啊。”

    他从怀里摸出一枚炮仗握在手里,点燃后举过头顶。

    一道尖锐的鸣镝声凄厉的响起,天空中炸开一团黑云般的烟雾。

    听天监唤兵箭!

    八喵跳出来蹲在墓碑上盯着丁流风看,看了一会它又跳下来绕着墓碑开始转圈。

    王七麟以为它有什么新奇发现便激动的看着它:崽啊,加油,给爹争脸的时候到了。

    八喵绕着墓碑转了几圈后,竟然撅着腚冲着墓碑跪下了,好像是在叩拜!

    看到这一幕,徐大头皮发麻:“坏了七爷,黑猫拜月、必有大邪!这坟里有大邪秽!”

    王七麟紧握着妖刀说道:“别乱说,八喵不是在拜月,大白天哪有月亮?”

    徐大说道:“那它在拜坟啊,黑猫上坟、必有冤魂,这坟里起码有个冤魂。”

    王七麟不语。

    他想到了辗转在乡路上的讨命鬼。

    这些鬼为什么要讨命?是不是它们生前有冤屈不肯进轮回,所以如今趁着阴路重开就重回人间?

    八喵自己跪拜了几下,又歪过头给他眼神示意:愣着干嘛?赶紧过来跪下!

    王七麟走过去抽出妖刀插在坟前。

    王某人跪天跪地跪爹娘,绝不屈服强横!

    其他人随后赶来。

    看到倒在坟前的丁流风和插在旁边的妖刀,丁轻云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我害了我阿弟!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的错,我我不该让他,不该的,我不该的,我真蠢……”

    谢蛤蟆拉住她道:“别着急,他没死呢,只是丢了魂。”

    王七麟问道:“你能给他唤回魂来吗?”

    谢蛤蟆傲然道:“大人放心,此等小事,老道十拿十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