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75.讨命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见这俩泼皮,徐大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机会来了,于是他威风赫赫的指着两个泼皮喝道:“看尔等獐头鼠目,定然不是好人,给大爷滚过来!”

    两个泼皮点头弯腰的跑来,徐大拉开架势准备一人一拳,结果俩泼皮了解他脾气,抢先跪下了。

    只要我投降的快,那就没人能战胜我!

    徐大恼怒:“忒没骨气,你们俩给我站起来。”

    俩泼皮摇头,站起来要挨揍的,当我们傻吗?

    一个叫侯俊的泼皮说道:“大爷先别动手,我们俩是来报案的。”

    王七麟问道:“报什么案?”

    侯俊哭丧着脸道:“大人您最近不是在查那乡路上的讨命鬼一事吗?我们俩兄弟想给大人和大爷分忧,于是昨夜就在乡路上转了转,结果碰见那鬼了。”

    另一个泼皮补充道:“还遇上了鬼打墙,在乡路上绕来绕去不知道怎么绕进了一处山地里,这是刚刚跑出来。”

    “当时我们俩就走在路上,然后讨命鬼出现了,然后它问我们说,二百金铢换二十年寿命可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不对劲可还是情不自禁的答应了!”

    说到这里,侯俊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谢蛤蟆道:“这就叫鬼迷心窍,不过你们没拿它的钱,倒也没事。”

    侯俊流着泪举起一个小袋子。

    王七麟打开袋子,里面是一枚枚黄表纸叠成的纸铢!

    侯俊哭着说道:“它当时给的是金铢啊,我们俩检查过的,所以当时还没有很怕。可是鬼打墙绕到了早上,太阳出来再一看,全是纸钱!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阳寿,你说万一我只能活四十五年,岂不是……”

    “明年今天就是你出殡的日子。”徐大可怜的看着他说道。

    侯俊哭的更厉害了。

    徐大安慰他道:“别怕,该吃吃该喝喝,遇事别往心里搁。这不还有一年时间吗?到时候大爷亲自去给你抬棺,纸钱从门口撒到坟头,一路连吹带打,纸娘们给你烧三十个,绝对敞亮、绝对气派!”

    一听这话,侯俊直接泣不成声。

    另一个泼皮也哭:“我不想丢了这些寿命。”

    吓了两人一通,徐大懒洋洋的说道:“行了,我逗你俩呢,你俩的阳寿丢不了,估计碰上的是个孤魂野鬼罢了,都没在你们身上感觉到什么阴气。”

    送走两个泼皮,王七麟跟谢蛤蟆商量讨命鬼的事,徐大则给丁轻云献殷勤。

    但丁轻云也想去讨论案情,于是她给弟弟使了个眼色。

    丁流风是出色的僚机,接到指令后立马将徐大叫到一边低声道:“大爷,你是不是想追求我阿姊?”

    徐大道:“小老弟,你不用叫我江湖尊称,叫我大哥就行。大哥不是想追求你姐,是月老把你姐送到我面前,天作之合!”

    丁流风苦笑一声:“大哥你看走眼了,不是月老把她送来的,我告诉你实话吧,我阿姊喜欢女人,她、她不喜欢男人!”

    徐大一愣,然后面露决然:“喜欢女人怎么了?喜欢女人更好,你瞧,她喜欢女人,大爷我也喜欢女人,这是个共同爱好,这是缘分啊。对了,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丁流风干笑道:“我、我随便,不挑。”

    徐大顿时骇然。

    孤魂野鬼好办,只要碰到它将它驱散即可。

    他们人太多,阳气太旺,孤魂野鬼可能不敢露面。

    于是王七麟安排人手,他对丁轻云道:“今晚我们分批次出行,你初来乍到要小心,就跟着谢道长吧。”

    徐大急忙给他使眼色。

    王七麟无奈道:“我看见你了,你跟着我,我还能把你落下不成?”

    晚上要办案,于是他们提前吃晚饭。

    丁轻云的到来改善了他们伙食,将军府有钱,她直接请一伙人去下馆子解决了午饭和晚饭。

    吃过晚饭后她看丁流风魂不守舍,便生气的说道:“你要是不想待在听天监就先回家吧,记得回去跟爷爷说一声我暂时留在这里,过几日再回去。”

    丁流风上马狂奔。

    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丁轻云微微一笑:“王大人,我们还不跟上去?”

    今晚月色颇佳,一轮明月挂在夜空。

    丁流风骑在马上抬头看,月光皎洁,可惜没有多少星光。

    见此他在心里感叹:“月明星稀,古人诚不欺我。”

    月光雪亮,乡间小路倒是不算黯淡,勉强能看清道路。

    可是丁流风胆小,特别是被夜风一吹他心里打起了哆嗦。

    路边栽种着好些树木,让夜风一吹它们的枝杈甩动、树影招摇。

    丁流风拉住马缰沉思:“不对啊,阿姊平时最喜欢折腾我,这次怎么会轻松放我回家?”

    “而且她拖到晚上才让我回去,晚上容易见鬼啊……”

    “都说鬼怕恶人喜阴人,会去纠缠阴气重的人……”

    “这整个乡里好像没有哪个男人比我阴气更重了吧?”

    “睡汝娘的!中计矣!”

    他调转马头往后狂飙!

    然后和王七麟四人在后头的乡路上碰面了。

    那场景挺尴尬的。

    丁流风直接炸了:“阿姊,你又坑我?!”

    丁轻云不承认:“坑什么?你胆子这么小,不敢走夜路啊?”

    “阿姊你又坑我!”

    “你说什么呀?你不是回家了吗?”

    “阿姊你又坑我!”

    王七麟最讨厌家长里短、亲戚撕逼,于是拖着徐大先走:“道长,你调解一下他们姐弟关系,我俩去办案。”

    没有诱饵了,这样他们两个成了诱饵。

    乡里庄户人家累了一个白天,晚上早早睡下了。

    这会夜晚降临不久,王七麟走在乡路上四处观望就看不到灯火了。

    四野之外黑黢黢的,唯有面前的路被月光照耀的惨白。

    几只夜鸟扑棱翅膀飞过。

    咕咕的叫声被夜风吹出很远。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脚步声在夜风吹拂下有些零散。

    也不知道在乡路上走了多会,突然之间,八喵拱了出来努力想往后看。

    王七麟向后看去。

    徐大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一身大红寿衣的人。

    这人走路无声无息,他们两人竟然都没有发现。

    讨命鬼出现了。

    月光照在王七麟脸上,徐大看到他的表情后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嘀咕着往前走。

    这一招却瞒不过讨命鬼。

    它轻飘飘的走上前来用干巴巴的声音问道:“后生,给你五百金铢换你五十年寿命,可否?”

    徐大想了想问道:“我今年二十,再还给你五十年寿命,那我岂不是七十岁啦?你想给我五百金铢,换我变成七十岁,对不对?”

    讨命鬼干巴巴的笑:“对。”

    徐大说道:“那我不愿意,不过你可以找我爷爷问问,他今年七十一,应该挺乐意用变成七十岁换你五百金铢。”

    准备抽刀的王七麟愣住了。

    讨命鬼也愣住了。

    过了几个呼吸,它又走向王七麟,继续用干巴巴的声音说道:“后生,我给你一千金铢,换你五十年寿命,可否?”

    王七麟学徐大的样子问道:“我今年刚十八,你想用一千金铢换我变成六十八岁?”

    讨命鬼迟疑,没有回答。

    王七麟继续说道:“我倒是愿意,不过你能不能再等几年?等我七十岁了,我再回来找你换这笔钱,好不好?”

    徐大惊呆了:高手,这才是高手!阳寿没丢自己还把钱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