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74.客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找谢蛤蟆要了一张符纸。

    他双手握住符种印了下去,内力走奇经八脉进手中,就像能灌入妖刀中一样涌进符种。

    提走符种,符纸上留下四个字:蜃炭镇秽。

    看着这张符纸他百感交集,这是自己的处子符,以后自己也能炼符了。

    可惜驿所已经有了灵官冲厄符,这张符的功效要比蜃炭镇秽符强大许多,所以符种对他来说意义不大。

    不过谢蛤蟆说蜃炭镇秽符也是平安福,带在身上能庇佑平安。

    于是王七麟给姐姐和外甥各印了一张,还准备多印几张托大姐回家时捎回去。

    尽管新阴路已洞开,但小地方污秽邪异的事还是少,王七麟空下手来开始在乡里调查当年的案件。

    根据窦大春所说案子是当年伏龙乡小印所办,那乡里肯定有知情人。

    这一调查没查到跟当年案情相关的消息,倒是查到了一起诡事:乡路上出现了一个讨命鬼。

    从前几天这讨命鬼就出现了,乡民走夜路会碰到这么一个人,他晃着一袋子金铢问一些类似‘我以XX钱换你X年寿命行不行’的话。

    乡里人都知道这是孤魂野鬼,便会低头走自己的路,这鬼倒不去纠缠什么,并没人因此而丧命。

    这就是讨命鬼出现日子不短却没人来驿所告状的原因,对老百姓来说只要不出事他们尽量不会跟官差打交道。

    官差猛于鬼!

    查到案子就得办理,上午时分,王七麟正在院子里跟谢蛤蟆和徐大商量案情,黑豆忽然飞奔进院子抄起扫帚冲他而来。

    王七麟吓一跳:这傻孩子要造反?

    结果黑豆骑着扫帚在他身边转圈,见此他明白了:“又有人骑马来了?”

    黑豆激动的狂点头。

    这孩子对马有着异样的偏爱和狂热,王七麟忍不住问王巧娘:“大姐,你是不是在马厩里生的黑豆啊?”

    王巧娘笑道:“怎么会?我是在猪圈里喂猪时候临盆的。”

    马蹄声拉近,一阵清脆的女声响起:“吁吁吁!”

    黑豆扔掉扫帚躲在门后往外看,眼睛很亮。

    徐大眼睛更亮:听声音就知道来了个美人,冲鸭!

    王七麟走出去一看是黄轻云姐弟到来,他抱拳道:“黄小姐、黄少爷,好久不见,哪阵风把你们吹到我这小小驿所来了?”

    黄轻云抬腿下马,笑道:“王大人你得改口了,我和我弟弟改姓了,改成姓丁。”

    她今天将乌黑秀发编成许多小辫,鹅黄外衣下是一身白衣劲装,显得一双美腿更是笔直颀长,整个人英气勃勃,小辫甩动,让她身上充满了异域风情。

    徐大竖起大拇指:顶呱呱啊。

    王七麟明白原因,点点头不语。

    丁流风问道:“你不好奇吗?”

    王七麟道:“好奇,但有些事我还是不知道为妙。”

    丁流风钦佩的鼓掌:“难怪我爷爷说你为人成熟,还说……”

    丁轻云拍了他后脑勺一把道:“你什么时候也能成熟起来?”

    丁流风不悦的梳理了一下秀发:“阿姊好讨厌,把人家的发型打坏了。”

    丁轻云蛾眉倒竖作势发怒,丁流风急忙拍马跑开。

    黑豆很羡慕的躲在门后看,丁轻云指着他问道:“你儿子吗?”

    王七麟失笑:“是我外甥。”

    丁轻云走过去蹲下问道:“外甥,你想骑马吗?”

    黑豆怕生,转头跑路。

    闭着眼跑的。

    风儿迎面而来,他感觉自己在纵马逃脱一个姐姐的追杀。

    这个姐姐很强壮,胸肌比舅舅和大爷都要大。

    丁轻云站起来说道:“王大人,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感谢诸位大人的救命之恩。”

    徐大含情脉脉的说道:“云妹子太客气了,那都是大哥应该做的。”

    “徐大哥高风亮节,但我总归得有所表达。”丁轻云从马上拿下一支狼牙棒。

    正是当初她挂在墙壁上那一支。

    “这支狼牙棒是神都天机阁所出,所用精钢来自昆仑铁脉,开山裂石轻而易举,我看它跟徐大哥是绝配。”丁轻云挥舞了一下狼牙棒。

    破风声猎猎。

    徐大接过去眉开眼笑:“哈,大爷我终于有趁手的家伙什了。这腰刀不行,跟灯笼草一样。”

    他随手扔掉腰刀,丁轻云捡走配在了腰上。

    鹅黄长衫迎风鼓荡,雪白劲装干脆利索,再搭配这一把长刀,此时她当真是英气逼人。

    她还给谢蛤蟆带了礼物,一摞印着云纹的符纸。

    丁流风介绍道:“这是我爷爷托他在神霄派的朋友得到的符纸,据说很珍贵。”

    谢蛤蟆笑得合不拢嘴:“珍贵、珍贵,这是神霄派秘用的云霄素笺,好东西。”

    王七麟赶紧请他们进屋,黑豆看到大家伙离开了门口,便自己跑过去抱着门板看大马。

    丁轻云看到后笑道:“外甥,姐姐府上有一匹刚下的小马驹,以后给你带来做礼物。”

    黑豆:“姐姐真美,人美心更美!”

    驿所上下,迅速被收买。

    王巧娘本想坚持一下,但人家小姐给了她一个美玉镯子。

    她决定将这镯子做传家宝。

    王七麟目不斜视,等待属于自己的奖励。

    结果丁轻云红唇上挑,冲他嫣然一笑,眉眼间有少女的妩媚在荡漾:“至于给王大人的谢礼,那就是我——我想拜入您麾下,听从您的调遣。”

    王七麟吃惊:“什么意思?”

    丁轻云面色一肃,抱拳冲他行礼:“大人在上,卑职丁轻云前来应征,无论游星还是力士都能胜任,望大人应允!”

    王七麟摆着手笑道:“你开什么玩笑……”

    丁轻云正色道:“我不是玩闹,你别小看我,我虽然不像你们听天监当差的一样能修炼神功道法,但我也是天生神力,少年时候就随军操练,又能识文断字,做个力士和小印绰绰有余。”

    “五十斤的石锁!能扔到屋顶!”丁流风傲然道,“有一次踹了我一脚,我飞出去十二步距离!”

    说到后面这里,他隐隐心痛。

    王七麟道:“但我手下已经没有编制,你们姐弟二人……”

    “没没没,不关我的事,是我阿姊想要加入你们听天监。”丁流风赶紧解释。

    王七麟道:“反正我手下满员了,你们要是感兴趣可以暂时留在这里。”

    丁轻云盘靓条顺,又有将军府的背景,倒真是个好手下。

    这时候正在门口看大马的黑豆忽然再度跑了进来。

    王七麟看向大门,有两个泼皮在探头探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