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72.那件案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古以来,九州大地的百姓都喜欢指腹结亲。

    如果各生有男女就结为姻缘,如果同生为男或者女,那就让孩子结为兄弟或姐妹。

    当然,如果他们或她们愿意结为姻缘也行。

    庸水县曾经有个姓曾的大户人家,他在吉祥县有买卖,买卖上的伙伴姓罗,都说上阵父子兵、买卖不兄弟。

    可这两人却因为一起做买卖而意气相投成了好友,恰逢两人的妻子同期怀孕,于是两家就指腹为亲。

    结果茶楼说书人最喜欢的桥段来了,姓曾人家生了个儿子,罗姓人家生了个女儿,本来一桩美事,可男方父母在做生意的时候遭遇劫匪全死了,家道中落!

    “罗家夫人性情强势,想要悔婚。但这罗家主人却是个君子,不想坏了与朋友的诺言。而罗家姑娘更是贞烈知礼,她赞成父亲的话,决议要嫁与曾家公子。”

    “罗家主人心想自家夫人无非是因为曾家穷困,所以反对,于是想找来曾家公子,借他一笔钱,让他去置办家业,然后风风光光娶了自家女儿,到时候再引他随自己做买卖。”

    “曾家公子也是个知情懂礼的人,罗家主人以前来看过他几次,给给他和家里老人送过钱粮,于是自己第一次上门,他知道不能空手,就去找堂兄曾怀恩借钱。”

    “这曾怀恩名字挺好,可人却不是个玩意儿。他知道罗家小姐美貌,竟然先想办法拖住了曾家公子,然后第二天自己带了礼物冒名顶替上门了。”

    “曾家大人死后,罗家主人只上过曾家几次门,曾怀恩和曾家公子相貌相近又是晚上上门的,罗家主人竟然没认出来,然后还真把他当未来女婿给招待了。”

    “曾怀恩手段老辣,灌醉罗家主人后假装不胜酒力,把罗家小姐给睡了。”

    “后来曾怀恩回去,他很有手腕的骗了曾家公子,将从罗家带回来的钱借给了曾家公子,并装作为他考虑一样指点他去做买卖,说等他赚到钱再去上罗家的门。”

    “曾家公子也是天真,还真信了这番话,美滋滋的跑去外地倒运果蔬了。曾怀恩这狼心狗肺之徒,就时不时去享用罗家小姐。”

    “一来二去,罗家小姐怀孕了!”

    “这样罗家想找曾家公子负责,结果找不到人了,就把他给告上公堂。到了夏天这曾家公子做生意赚了点小钱回来,他还没有上门呢就被听天监给抓了。”

    “曾家公子冤枉,不承认跟罗家小姐苟且,还以为这是罗家欺侮自己,在公堂上大骂罗家。”

    “罗家小姐贞烈!听了这事后心灰意懒,竟然自杀了!但她是个有主意的女子,不甘心就此被玩弄,她用了一种秘术自杀,死后化作了厉鬼!”

    听到这里,王七麟心里咯噔一下:“等等,你说的厉鬼,是真的厉鬼?”

    民间喜欢将厉害的鬼叫做厉鬼,但官方不是,新汉朝将鬼大概分五个等级,小鬼、大鬼、恶鬼、厉鬼、凶神。

    小鬼是孤魂野鬼,没什么可怕的。

    大鬼修为有成,各有手段,能迷人心魄、能害人性命,王七麟碰到的几乎都是这种鬼。

    再往上是恶鬼,他在无极浮屠中碰到的偏将阴魂差不多已经修炼到这个级别。

    当时王七麟在偏将阴魂手下走不过三招,由此可知它们的厉害!

    如果这罗家小姐化作的是厉鬼……

    王七麟想回家洗的干净点,这样死后也能体面一些。

    窦大春道:“都是这么称呼它,具体我也不了解,反正凶的很。因为官府将曾家公子下狱,本想择日叫上罗家父女再审,结果没等到这一天,罗家小姐化作的鬼当日就来到牢狱将曾家公子给弄死了!”

    “踏马的!”说到这里窦大春骂了一句,“你说说,好一桩姻缘就让曾怀恩这狗透的烂批养的给坏掉了!”

    王七麟心烦意乱,道:“继续说。”

    窦大春摊开手道:“说什么?没了,我知道的案子到这里结束了,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罗家小姐和曾家公子结合为一体开始对你们伏龙乡的小印进行报复。”

    “你想想,本来一段天作好姻缘,结果最终罗家小姐冤死、曾家公子冤死,这样他们俩合在一起还不是翻了天?”

    王七麟愕然道:“可这跟我们伏龙乡小印有什么关系?”

    窦大春说道:“王大人你没仔细听我说吗?曾怀恩那狗透的就是那一任的伏龙乡小印!”

    “你说过吗?”

    “我没说过吗?反正我知道的就这些,王大人,这事不归我们衙门管,所以我知道的真的少。刚才我绝无隐瞒,如果我有所隐瞒就让恶鬼吃了我。”

    王七麟道:“我信你,不过这曾家公子和罗家小姐叫什么名字?”

    窦大春慌张的摆手:“说不得说不得。”

    王七麟皱眉:“还成神秘人了?”

    窦大春凑到他跟前低声道:“这案子非常邪门,敢说出两人名字的人七月半一定会遇鬼!这不是传闻,这是真的!”

    “那你给我写下来。”

    窦大春一愣:你这么机灵的吗?

    但他还是不肯,说道:“这不是自欺欺人吗?王大人,老话说欺山莫欺水、欺人不欺鬼,你放我一马行吗?”

    王七麟道:“那你告诉我曾公子名字中第二个字,再告诉我罗姑娘名字中第一个字,总不能这鬼跟天子一样还要讳字吧?那不是反了它!”

    窦大春拱手:“我服了,王大人,我第一次看到能跟鬼讨价还价的。不过,您为什么不问曾家公子名字里第一个字?”

    “怀。”

    “你怎么知道?”窦大春大惊。

    “堂兄弟两人一辈,已经有个曾怀恩了。”

    王七麟为吉祥县百姓的安危大感忧虑,这捕头没有脑子啊。

    窦大春看向他的目光跟看偶像似的:“王大人真是有勇有谋,我有预感,伏龙乡这诅咒要在您身上破灭了。”

    “德才兼备的德。”

    曾怀德!

    “罗家姑娘的名字跟她出生情景有关,她出生的时候恰逢雪花飘落,所以就叫……”

    “罗雪?”

    “不对不对。”

    “罗雪花?罗花?”

    “是飘啊!”

    隔壁的徐大推开了窗户,默默的监视他们。

    我听见了。

    嫖……

    案子告破,他们便可以返程回伏龙乡。

    案件剩下的就归石周山管了,盗墓也是听天监的活。

    这个盗墓团伙不会很好对付,因为张全昨夜救命的天兵豆就是盗墓头子给他的。

    这伙人有能耐,里面绝对有修士。

    他们赶到伏龙河码头上,渡船已经进入视野,等着过河的人纷纷站起来。

    船公停靠,然后叼着烟袋锅说道:“诸位恩客且让老汉歇一歇,人终究得服老,老汉没力气折腾喽。”

    谢蛤蟆感叹道:“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做豆腐,古人诚不欺我。”

    王七麟看着悠悠江水道:“不对,人生三苦的第一苦是得不到;第二苦是千辛万苦得到了却觉得不值当;第三苦是忍受不了痛苦放弃了才知道这东西那么重要。”

    一个穿着长褂、打着青绿头巾的中年人走过来拱手笑道:“在下冒昧了,看这位大人英俊潇洒、谈吐不凡,一定是伏龙乡的小印王七麟王大人?”

    王七麟拱手回礼:“阁下是?”

    中年人笑道:“草民张成山,我曾经在我父亲张长庚写来的书信中听他提过您的威名,所以才冒昧的上来与您交谈。”

    王七麟恍然大悟:“原来是张郎中,您是要去坐诊医馆?我曾听您父亲说过。”

    徐大闲不住,不知道他跟船公说了句什么,船公喊道:“过河的恩客上船喽。”

    结果上了船王七麟发现,划船的变成了徐大。

    徐大有两膀子力气,船桨在他手里轻飘飘的,小船一个劲往前冲。

    船公笑道:“大人划船很有天分,天生是划船的好手。”

    徐大道:“那是当然,大爷最喜欢划船了。等有朝一日随我家大人杀尽天下邪魔,我就回这伏龙河来渡人过河。到时候渡人渡己,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