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70.方相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月上柳梢头。

    张全看着满满当当一屋子文房四宝、书本字画叹了口气。

    所有的货都搬回来了,屋里装不下,外面院子里还有笔筒笔洗镇纸之类不怕湿气和雨水的瓷器。

    生意肯定要受干扰了。

    张氏端来一碗茶,他喝了一口道:“这两年书斋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我本来就没有多少客人了,现在让听天监一闹腾,等到书生们知道我店里闹鬼,他们更不会来上门买东西了。”

    孔夫子云,子不语怪力乱神。

    他在出仕之前曾经干过给人家主持丧礼的活,后来齐景公想重用他,但宰相晏婴阻挡,说:“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

    就因为他干过跟鬼神相关的事,差点做不了官。

    于是《论语·雍也》中记述了他一句话:“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孔圣人教育弟子,对于鬼神要敬而远之,君子当以正道在心、以正念做主。

    所以儒家弟子入世出仕之前,都很忌惮与鬼神扯上关系。

    张氏轻声道:“你当初跟那伙土夫子谋事之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地下先人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张全叹气道:“我没办法,夫人,我想拒绝他们的,可他们给的价钱太低了。君儿又需要钱,你也知道,我没办法。”

    他们的宅子临街,后街有脚步声、有商家叫卖声隐隐约约的传进来,此时已经入夜,可还有人在为了生存而奔波忙碌。

    这样张全又指向后街苦笑道:“你听,这世人慌慌张张,还不是为了碎银几两,就是这碎银几两,折损了世人志气。我本一介书生,最终却沦落的为……”

    他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夫人捏了他手一下,于是他便下意识抬起头。

    看到的是夫人一张娥眉紧蹙、面色惶恐的脸。

    “怎么了?”他改口问道。

    张氏握住他的手茫然道:“刚才、刚才有个影子从门外飘了过去。”

    张全急忙看向门外。

    实木屋门的门樘子上贴着今年新换的麻纸,薄而韧,雨打不烂、风吹不破,能隔风防寒还很透亮。

    清灵的月光像水一样洒下来,透过麻纸照在地上,如同铺就块块薄霜。

    什么都没有。

    张氏讷讷道:“我眼花了么?但我确实看见了,那影子很怪,高大魁梧,但走起路来没有声音,飘飘荡荡过去了,而且它头上好像还长着角。”

    张全心里咯噔一声。

    因为接触一些土夫子、发丘中郎将,故而他对阴宅坟墓颇有研究。

    据《周礼》中记载,世间有妖邪曰方良,好干扰亡者清净,世间又有妖邪叫魍象,好吃死人肝脑。

    但也有一种叫方相氏的神兽,它有四只黄金色的长角、身蒙熊皮、穿红衣黑裤,能驱方良、吞魍象。

    有大能者将方相氏困于墓中,让它来守卫亡灵,可是被困住的方相氏没了灵气就不是神兽了,而是镇墓凶兽!

    他正阴沉着脸思索,环境逐渐悄然。

    然后,一个貌似外门被推开的声音传进他耳中。

    接着,静悄悄的院子里响起缥缈的脚步声。

    吧嗒。

    吧嗒。

    吧嗒。

    听到这脚步声他猛的想到一回事:自己这宅子临街,现在不过才戌时,怎么会这么安静?

    而且他记得刚才还听到过外面有商家叫卖声,现在怎么没了?

    冷冷清清。

    一片死寂。

    连风声都听不见。

    他扭头看看左右,漆黑的屋子像是个坟墓,摆放在四周的文房四宝等物……

    像是陪葬品!

    这个想法吓得他一哆嗦,赶紧握住胸前的小豆子。

    他又去仔细倾听,外面脚步声消失了。

    慢慢的,一个阴影出现在门口麻纸上。

    张氏赶紧依偎到丈夫怀里,丈夫的身体跟筛糠似的在抖。

    这一刻,张全很后悔,他不该图便宜从土夫子们手中拿货的!

    丈夫指望不上了,张氏鼓起勇气问道:“谁在外面?”

    阴影摇摇晃晃,没有声音。

    张氏惶恐的看向丈夫,却发现丈夫已经提前惶恐的看着她了。

    她咬咬牙站起来,从发髻上抽下簪子悄悄走到门口。

    一处麻纸逐渐湿润,忽然破了个小洞,有清凉的夜风嗖嗖的吹进来。

    接着,一个黑白分明的眼珠出现在这小洞后。

    张氏浑身发麻,咬牙挥手将簪子从小洞里刺了出去。

    麻纸被撕开,一阵惊呼传进他耳中:“哎呀娘咧!”

    张全听到这声音迟疑的说道:“林东?”

    张氏拉开门,一个短衣打扮的青年惊慌的倒蹲在地上,正是他家店铺的伙计林东。

    看见她开门,林东喊道:“嫂子,你是要戳瞎我的眼?”

    张氏生气道:“你还先怨我?那你在外面鬼鬼祟祟做什么?你进来怎么不出声?”

    林东叫屈:“我怎么不出声?我在门外叫了好久没有动静,推开门进来又叫了好几声,不信你问邻家的田大婶,大婶听见我叫声还出来看来这。”

    张全急忙走过来问道:“你来做什么?”

    林东看看左右后赶紧进来将他们推进屋里,然后低声道:“掌柜的,白天听天监的大人们来问案,其实有一件事我没跟他们说,这会来跟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

    “唉,掌柜的你知道,我老娘前些日子大厥,我需要钱来买药。然后当时有人来买镇纸,我将那一方雕有瑞兽的高端镇纸卖与他了。可是第二天又有人来买镇纸,我发现昨日卖出那镇纸又出现了。”

    “但我以为自己记错了,就又卖给了这人。”

    “第三天,唉,第三天我特意看了一下,这镇纸竟然再次出现在咱店里!”

    听到这里,张全脸色都变了:“你怎么不跟我说?”

    林东为难的说道:“掌柜的恕罪,我实在缺钱,看这镇纸古怪的会自动回来,便偷偷留了下来,有人来买镇纸,就把它给推销出去,想赚几个钱给老娘治病。”

    张全哆嗦着嘴道:“那你知不知道近些日子来,县里频频有书生死亡的事?”

    林东一怔:“不知道。”

    张全怒道:“那方镇纸现在在哪里?你放家里了?”

    林东道:“我不敢从店里偷东西,平时都是放在店里的,下午一起搬到你家里来了,这会就在院子里呢。”

    张全差点流泪:“我的祖宗哎!你是想要我命哇!在哪里?快找出来!”

    他站起来要往外走,打眼一看,门口的麻纸上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

    人形,头有鹿角……

    看见这踪影张全的头皮一下子炸了,他下意识就大叫:“哎哟亲娘唉!”

    “砰!”

    一声巨响,门被踹开。

    徐大晃了个趔趄:“狗透的,夜不闭户啊?”

    王七麟一脚踢开他杀了进去,目光穿过院子,看到屋子门口一个人形异兽要推内门。

    这异兽头顶四只大角,身上黑衣、腿上红裤,月光照耀,大角隐隐有金光,但脸和身体却是虚无一片。

    跟进来的谢蛤蟆沉声道:“我果然没有猜错,盗墓的它娘的把镇墓兽给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