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9.它们想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晚斋是一栋二层木楼,门口左右以一句诗为对联:日露东方催人醒,不如晚霞懂我心。

    但它名字与对联无关,而是取自本朝大儒程岩程公望所说的一句话:饮酒,不知晚也;读书,不知晚也;做文章,不知晚也。

    王七麟阴沉着脸走了进去。

    这个表情俗称司马脸。

    他故意摆这架势,否则太年轻容易被人所看轻。

    无翅乌纱帽、玄衣劲装、五尺妖刀,面色阴翳。

    书斋老板和小二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就跪在地上。

    王七麟很满意。

    此时,一只奶猫头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老板等人顿时脸色怪异。

    这位大人卖相倒是严峻冷酷,可是怀里塞着一只奶猫算什么事?

    王七麟默默的将八喵塞了回去,把玉佩塞进它嘴里,就像给婴儿塞个奶嘴。

    八喵抱着双鱼玉佩又舔了起来,一边舔一边偷偷往外看。

    徐大凑上来低声道:“感觉到了没有?这书斋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王七麟不动声色的问道。

    徐大咂咂嘴道:“具体说不上来,进来后就像光屁股上街一样,很不自在,你没感觉吗?”

    王七麟摇头:“我没有光屁股上过街,所以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谢蛤蟆道:“这里阴气很重,小心为妙。”

    书斋里头东西很多,最多的是书本字画和文房四宝,另外还有镇纸、笔架、书架、笔洗、印章、书阁等等。

    店铺不算大,但样品齐全。

    王七麟猜测这里毛笔有问题,就招手对徐大说道:“你含上冰台珠去看看笔。”

    他又把店老板叫过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板拱手道:“回禀大人,学生叫张全,请问我这书斋是犯了什么事?”

    王七麟道:“你书斋里头有没有奇怪之处?”

    店老板毅然摇头:“没有。”

    王七麟冷笑一声,没有就见鬼了,自己一问这老货想都不想就回答,当他傻吗?

    徐大也说道:“怎么可能没有古怪?这书斋里头阴气非常浓重,跟乱葬岗似的。”

    窦大春顿时狞笑:“儿郎们,把他给我拿下,先带回衙门吃一顿板子。”

    张全昂起头坦然的说道:“大人且慢,学生有功名在身,乃是太祖朝二十年的秀才,你们不能对我用刑。”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在新汉朝犯法起码要挨板子,但秀才可以免除这一罪,县官无权处罚秀才,如果秀才违法需要惩戒,还得请他们的先生出面来打人。

    而先生打人也不是像地球那样什么抽耳刮子、鞋底抽屁股、连掐带拧、一脚飞出好几米,最多只可打手心。

    对此王七麟清楚,他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几个店小二问道:“诸位也有功名在身吗?”

    窦大春黑锅脸一冷,撸起袖子露出一手黑毛准备亲自去拖人。

    他最喜欢打板子,板子抽在人屁股上那个声音和触感,带劲。

    店小二瑟瑟发抖,有人扛不住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家书斋到了晚上确实有些诡异之处。”

    王七麟伸手去撕扯张全的衣领。

    张全告饶:“大人恕罪,学生真是不知,学生不住这书斋,而是另有宅子。是我这些伙计住书斋,若有诡事,我让他们作答。”

    “说!”

    一个店小二说道:“这书斋也没有大诡异,就是到了夜里便会有人敲门。但是询问,没人回应;开门,外面没有人影。可是回来躺下了,然后又有人敲门。”

    “断断续续能敲一夜,敲到第二天天亮才会停下。”另有店小二心有余悸的补充。

    谢蛤蟆猜测道:“像是有什么邪秽来讨要什么东西啊。”

    王七麟含上冰台珠,满嘴清凉。

    但查不出问题所在,他们只能晚上住在书斋里,等等看是谁敲门。

    得知他们要驻扎在书斋里等鬼上门,张全愁眉苦脸的说道:“大人,你瞧我这店里的书本字画、瓷器木架都是轻巧物,你们晚上要是碰到鬼打起来,难免有损伤,所以能不能让学生趁着现在白天,把一些易碎东西先带回宅子?”

    徐大道:“你真是要钱不要命,现在你这里有东西跟鬼相关,那鬼一直敲门,便是来求这东西,你竟然还想将它们带回家?”

    王七麟却有其他想法:书斋东西繁多,那鬼总不能样样皆求吧?可以让掌柜的逐样搬出去,他们来看看店内阴气有没有变化,如果有变化说明搬出的东西有问题。

    于是他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可以搬东西,但得一样一样来。”

    张全大喜,伙计们开工:

    我们不生产书画,我们只是书斋搬运工。

    结果快搬到家徒四壁了,室内阴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浓郁!

    问题来了!

    王七麟猜测道:“会不会是这宅子下面有古墓?墓主人求的是这间房子,跟里面东西没有关系?”

    谢蛤蟆摇头:“若是如此,那它何必去杀害书生?”

    王七麟心里一沉,道:“有可能敲门的和杀了书生的不是一样东西。”

    他这猜测若是准确,那就是两起案子了。

    问题变得复杂起来。

    不过现在距离太阳下山已经不远了,他们索性等候真相到来。

    夕阳缓缓落下。

    霞光一寸寸消失。

    东边天际挂上了月牙。

    夜色在不经意间降临了。

    窦大春给他们送了一些吃食,有烧肉、有卤菜、有烤鸡,还有一罐老酒。

    然后他磨磨蹭蹭的说道:“那啥,我老婆她姨家的儿媳今晚临盆,我得……”

    “你害怕那你不用留在这里。”徐大故意激他。

    窦大春松了口气:“你早说嘛,我就不用找理由了。”

    然后他紧了紧衣服跑了。

    什么脸面,什么威严。

    三十六计,苟为上计!

    王七麟撕下一块卤猪腿肉吃了起来,徐大跟谢蛤蟆又吃又喝,八喵探头探脑。

    见此他说道:“少喝点,晚上有正事。”

    徐大满不在乎的说道:“七爷你放心,大爷我越喝酒越清醒。”

    一罐老酒见底,他搂着谢蛤蟆含含糊糊的说道:“小心肝,你腰又细了……”

    书斋里暂时没有异样,王七麟闭眼假寐。

    时间流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屋子里温度开始降低。

    王七麟睁开眼睛。

    谢蛤蟆捏出符纸。

    徐大打起了呼噜。

    几道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书斋里。

    没有什么征兆。

    他们像是凭空出现的。

    四个书生、一个面目憨厚的青年。

    这些人脸色煞白,双眼紧闭,步履无声。

    王七麟下意识想到了黄轻云。

    谢蛤蟆也低声道:“阴魂!”

    俗话说阴魂不散。

    其实阴魂没有那么容易散落。

    憨厚青年的阴魂出现后习惯性抽起了鼻子,往东抽抽往西抽抽。

    狗鼻子!

    八喵学着它的样子也去抽鼻子。

    王七麟满意的撸了撸它的小脑瓜,我家崽真好学。

    他这会明白了,阴魂入夜则出、日升而殁,狗鼻子那日偷偷潜入书斋碰到的不是人,而是阴魂!

    但他做贼心虚,看到人影后就赶紧收拾东西逃跑了。

    店里伙计却看不见,因为他们下楼之前先喊话又点灯,阴魂被人气冲散了。

    当伙计们回到楼上,他们才会重新聚合。

    就在他思索之中,阴魂们走向门口,排着队开始敲门:

    “咚咚咚!”

    敲门声不是来自屋外,而是来自屋内!

    不是什么东西要进来,而是阴魂被困住,它们想出去!

    难怪这屋子里阴气这么重。

    五个阴魂被困在里面,阴气能不重吗?

    但阴魂不是厉鬼,正常来说没有攻击性,所以王七麟并不紧张。

    他看向谢蛤蟆问道:“怎么回事?这些人被杀后,阴魂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谢蛤蟆茫然道:“对啊,阴魂怎么会困在这里?难道这地下真有个大墓?我倒是知道有些墓地能困人阴魂,这是用来对付盗墓贼的手段,将盗墓贼困死后收取他们的阴魂来守墓……”

    王七麟反应过来:“历朝历代的律法对盗墓都极为严苛,抓到盗墓贼便处以极刑!枭首、剖腹、车裂、腰斩!”

    谢蛤蟆猛的一拍大腿:“无量天尊,镇墓兽!是有镇墓兽在作祟!一定是这店里有冥器来自墓地,被人偷出来放在店里售卖,镇墓兽追了过来,谁买走这冥器,镇墓兽便把他当盗墓贼给杀掉!”

    说到这里他又纳了闷:“这冥器是一支毛笔?还是不对,镇墓兽哪知道是谁买走冥器?它又不是食气鬼,不会追踪气息……”

    “如果被买走偷走的就是这镇墓兽呢?”王七麟已经想到了。

    钱玉的哥哥不光给他买过毛笔,还买过镇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