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6.街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吉祥县不算大县,但在府内乃至郡内还算有名气,因为它是标准的新汉朝城池,市政建设、功能布局仿的是国都长安,岿然大气、井然有序。

    国都布局遵循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规矩,即东边是宗庙,西边是社稷坛,城池的前端是朝廷宫殿,后面是市场。

    吉祥县布局类似。

    它以两条主干道东西南北的贯穿了整个城池,衔接了四大城门,然后在县城内部还有一圈宽阔的道路,这条道路首尾衔接,将内城和外城分割开来。

    县衙在内城正中,倚翠楼、鼎盛楼等也在这里,再往东是庙宇、往西是学社,南端是官员富豪的居民区,北边则是市场、店铺。

    像平民住所、各种作坊之类则分布在外环。

    书生密室连环殒命案是县内所有案情的重中之重,所以窦大春亲自带他们去查看现场。

    他们出了府衙往北走,徐大问道:“不应该去西边吗?”

    窦大春解释道:“西边住户都是有功名的老爷,这四名书生还没有取得功名,他们有三家住在北城,还有一家住在外城,咱先去北城看看。”

    整个北城是县城内最热闹的地方,每一条街道都有店铺分布,每一个街头都有摊位。

    其中一处街头围了一些人在看杂耍,他们到的时候正巧有个姑娘在表演倒立行走、一个小老头在表演缩骨功。

    这一幕吸引了徐大,他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那姑娘说道:“老七,我有一个非同一般的姿势,啊不,想法,我有一个非同一般的想法。”

    窦大春挤到他身边低声道:“百合开锁?双头蛇?”

    徐大肃然起敬:“窦大人行家啊。”

    两人一开口就知道彼此都是老嫖客了。

    王七麟脸色一沉,不怒自威:“捣什么乱?”

    徐大解释道:“我刚才嘴瓢了,我想说的是,会不会有懂杂技的人利用缩骨功进了那屋里?他开的是小窗,我想窦大人没有检查小窗的开合吧?”

    王七麟道:“先去看现场,别的不说了,无所谓的猜测只会影响我们对事实真相的判断。”

    还有一处街头散布着几个摊位,有老道士算命、有麻衣汉子看相、有祖传神医治病。

    围在这些摊位前的人不少,窦大春指着一个长须飘飘的老道士说道:“大人,咱去那边。”

    老道士摊前地上铺着一张白布,布上是姓氏方阵,百家姓算是全了。

    他的身旁立着两个幡,各有两列字,第一个上面写着:免开尊口,便知贵姓。另一个写着:算年灾月降,看富贵贫贱。

    见此谢蛤蟆不屑的冷笑道:“街头骗子罢了,窦大人信这个?”

    窦大春又指着一个围观的中年人道:“不是,还记得第一个死的书生赵杭吗?那是他爹。”

    此时老道士正在给一个汉子算姓氏,他给了汉子大约二十张小木牌,每张木牌上都有二十多个姓氏,然后说道:“小哥找到自己姓氏所在的神牌抽出来,再到布上找到你姓氏所在区域,将神牌放置其上。”

    汉子大大咧咧的抽出一张木牌,在布上找了找后盖在一个姓氏方阵上。

    老道士盯着他的面容开始掐指,很快他微微一笑。

    见此汉子旁边的人问道:“道长,你算出我彭兄弟姓什么了吗?”

    围观的人顿时哄堂大笑,汉子的伙计满头雾水:“笑什么?”

    老道士微笑道:“他们在笑你被朋友所骗,你这朋友对你说自己姓彭吗?非也非也,他实际上姓聂!”

    汉子和朋友对视一眼,面容大惊:“果然是大师。”

    有人问道:“那汉子,你真姓聂?”

    汉子点头。

    有人狐疑:“不会是唱双簧吧?或者老道士你认识他?”

    街头米铺的小二说道:“聂大哥是南国来的贩子,他跟我家掌柜是老相识,在这城里却没什么熟人,更不会跟一个游方道士唱双簧。”

    聂姓汉子不管别人质疑,他掏出一枚银铢道:“道长,请你给我算算子嗣。”

    老道士抚须笑道:“这个何须算,你其实想找我求子嗣吧?”

    聂姓汉子激动,他叫道:“道长真神人,请道长帮我生个儿子。”

    徐大吃惊:“哟呵,还真碰到高手了?”

    谢蛤蟆冷笑一声,招手将他叫过来低语几句。

    听完后徐大恍然,然后拱开一行人抱着膀子挤到前面说道:“你要是想找人帮你生儿子,那找我要比找这老头靠谱,不过你老婆年轻漂亮吗?”

    聂姓汉子听到这话大怒,他提着拳头转身站起,看清徐大打扮又松开拳头转身坐下。

    徐大从地上拿起木牌挑了一张,拍在姓氏方阵上说道:“老头,你来算算我的姓。”

    老道士看见他一身云纹黑衣后两腮跳了跳,然后他一番端详,道:“大人可是姓王?”

    徐大冷笑一声又拿起一块牌子,放到了另一个姓氏方阵上。

    见此老道士明白了,他苦笑着拱手说道:“大人饶命,老夫年迈,膝下无儿无女,只求这一方摊子混一口饭吃。”

    谢蛤蟆斥道:“靠行骗混到的饭你也敢吃?这是沾着因果的饭,不怕噎死?”

    老道士叹息道:“噎死总比饿死强。”

    聂姓汉子以为他们仗势欺人,就愤愤的说道:“大人们欺负一个老人,不怕有损听天监威名吗?”

    徐大冷笑道:“真他娘好言难劝想死的鬼!老子在救你的钱袋子呢,你还不识好人心!”

    他冲汉子的朋友说道:“你选个牌子放下。”

    聂姓汉子的朋友选完,徐大对照着看了看说道:“你姓丁?”

    两个大汉对视一眼,迷糊了。

    徐大道:“一群蠢货,还没想明白?木牌和姓氏区域都各有二十个字,但能重合的只有一个。你选出的木牌上有你的姓、放入的区域也有你的姓,人家只要盘算出这个字是什么,不就知道你姓什么了?”

    “原来如此。”围观百姓纷纷恍然,。

    聂姓汉子皱眉问朋友:“你明白了?”

    他的朋友也皱着眉头,但赶紧说道:“当然明白,你不明白?”

    聂姓汉子笑道:“哈哈,我也明白了。”

    王七麟问米铺的小二道:“这位南国来的商人,是不是做生意老赔钱?”

    小二道:“你怎么知道?”

    王七麟道:“我也会算命。”

    老道士有心想跟他们缓和关系,便赔笑道:“大人能给我算算吗?”

    王七麟很讨厌骗子,便冷冷的说道:“我算到你死后还有一劫,这一劫你怕是躲不过去。”

    老道士一听这语气,赶紧卷起白布收拾东西跑路,徐大看向旁边一个摊位。

    摊位后的老汉惶恐道:“大人,我是点瘊子、挖鸡眼、割痔瘻的,不是骗子,我有真手艺,不信我给你现场弄个活?大人你有鸡眼痔瘻不?我现场给你整了!绝对利利索索、漂漂亮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