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4.灵官冲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乡里的主干道东西分布,东边通往伏龙河。

    道路与河流衔接之间是一段碎石路,它是用河里捞的石头铺成,里面混有一些螺贝,黑豆捡了一个花纹螺当宝贝一样塞进裤子里。

    他的裤腿扎了起来,能当袋子用。

    徐大吓唬他:“快拿出来,那个是咬鸡螺,专门咬鸡儿!”

    黑豆很欣喜:“我早就不想要了,因为它会尿床,它尿床后娘不打它,打我!”

    王七麟还是第一次看到徐大吃瘪的熊样。

    宽阔的伏龙河静静地流淌在大地上,河边全是被水浪冲击上来的碎石,其中大块的石头被推进了水中,有妇女正坐在上面敲打衣服。

    晚风荡漾,河面金光粼粼。

    今天的夕阳很美。

    王七麟找了块石头蹲下,挥舞钓竿准备钓鱼。

    徐大弄了个直钩,说道:“弯钩钓鱼,直钩钓鳖,今天兄弟要钓个老鳖回去补补身子。”

    王七麟道:“你别补了,你看你手都脱皮了。”

    “这是春天,天干物燥……”

    “那你不是越补越燥吗?”

    徐大骂骂咧咧的走了。

    嗅到河中水汽的滋味,玄猫钻出来蹲在了他膝盖上,聚精会神的看他钓鱼。

    王七麟摸了摸它的小脑瓜说道:“我给你起好名字了,我叫七麟你叫八喵,怎么样?不喜欢你就说,不说就当你同意了。”

    玄猫眨眨眼。

    “嗯,你眨眼代表你喜欢这名字。”

    他一边撸猫一边耐心的垂钓,迟迟没有鱼儿上钩,玄猫摇摇头跳了下去,伸出爪子在水里拨拉了起来。

    随后它开始梳理毛发,梳理下几根黑毛后它挑入水中。

    玄猫的毛对灵鱼有大诱惑,没过多会,一条大鲤鱼愣头愣脑的游了过来。

    夕阳光照耀在八喵身上,它的毛梢隐约流露出红芒。照耀在水面这鲤鱼身上,有淡淡的金光在闪烁。

    伏龙河金鲤!

    这就是灵鱼了。

    看到金鲤到来,八喵将长尾巴慢慢深入水中,修长的尾巴轻轻摇曳,金鲤立马兴冲冲的游过去张开嘴咬了起来。

    见此王七麟屏息静气。

    谢蛤蟆说得对,养活玄猫压根用不着他这当主人的费心。

    金鲤努力张开嘴要吞下八喵的尾巴尖。

    说时迟曹操快!

    八喵的长尾猛的化作黑鞭子,在水中飞速一抖——

    水面浪花飞溅!

    金鲤当场就翻肚皮了。

    八喵伸出爪子将它给拖上岸来,叼给王七麟抬头冲他喵喵叫:下次再想吃鱼找我。

    然后它钻入衣襟中捧起双鱼玉佩继续当舔狗。

    王七麟一怔,靠,玄猫这是给他捕鱼吃呢?

    还有刚才那眼神、那叫声什么意思?

    谁是主子呐?!

    徐大钓了许久也没钓到鳖,于是他脱了靴子撸起裤腿下水翻石头捞水螺。

    黑豆蹲在河岸上看,很感兴趣。

    徐大招手道:“来,大爷教你摸田螺,你娘做了面酱,今晚咱吃酱炒田螺。”

    黑豆摇头:“豆会摸。”

    “那你下来啊,一起摸。”

    黑豆继续摇头:“娘说,咳咳。”

    “豆你要是再敢下水,娘就打断你的腿!”他一手掐腰一手捏兰花指,学着王巧娘的语气。

    然后还伸出两根手指补充了一句:“两条!”

    徐大笑道:“你娘那是怕你湿了裤子衣服,你把裤子脱掉下水,谁还能知道呢?即使被你娘知道也没事,大爷给你拦着。”

    黑豆沉思后激动的说:“大爷你真聪明、真好!”

    徐大给他一个理所当然的眼神:“众所周知的事就别说了,放心,黑豆你跟大爷混,也会变得聪明的。”

    “嗯,豆会变聪明。”然后他脱掉裤子,穿着鞋子下水了……

    踏着夜色三人回家,王巧娘已经做好了饭,白天的鲤鱼做了红烧,她自己用酱油和面粉做了大酱,准备了一盆子苦菜和马齿苋来蘸酱吃。

    看见黑豆一走一个水脚印,她默默的开始擦手,眼睛在扫帚和竹板上切换。

    黑豆急忙跑出来叫道:“大爷救命!”

    王巧娘冷笑一声:“叫祖宗也不行!”

    徐大装没听见。

    王七麟过去踢了他一脚道:“你可是许下承诺了。”

    徐大转身挥了挥手臂,然后说道:“喏,我拦过了,没拦住。”

    王七麟让他给气笑了:“曾子杀猪学过吧?你这样会失去他信任的。”

    徐大觉得有道理,便喊道:“大姐你先别揍他,你这样的教育方式不对,不能光打人,打人没用。”

    黑豆跑回去学话:“不能打人,打人没用。”

    王巧娘冷冷的说道:“怎么没用,打了你我解气,我舒坦。”

    黑豆又跑出来对徐大说:“娘说打了能解气,舒坦,怎么办?”

    “怎么办?”徐大贱笑,“黑豆是个孝顺孩子,既然你娘揍你能解气、能舒坦,那你让她揍吧,为母亲牺牲一下。”

    夜风吹过,一个孩子在风中凌乱了。

    王七麟帮着说道:“大姐,别揍他了。”

    王巧娘愁道:“得让他长记性,他还不到四岁呢,怎么敢下河?”

    黑豆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以后不敢了。”

    王七麟笑道:“不敢就行了,来,先吃饭。我从城里捎的那块猪头肉呢?拌了没有?晚上你跟豆多吃肥肉,给肚子里添添油水。”

    一大盘小葱拌猪头肉端了上来。

    绿油油的葱叶、白嫩嫩的葱白、油汪汪的猪头肉,洒上点酱油点上几滴香油,整个厨房都是香的。

    黑豆猛吞口水,然后问王七麟:“舅舅,你刚才说谁家杀猪?”

    王七麟没回答,他对徐大说道:“老徐你在听天监时间长,你讲个新奇的案子给咱们开开眼?”

    然后他给母子俩使眼色:快吃!

    徐大的表演人格成为主人格,开始慷慨激昂的讲了起来。

    等他酣畅淋漓的说完,低下头一看猪头肉的肥肉挑没了,就剩下瘦肉。

    他说出了无数名将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中计了!”

    晚上回到卧房,王七麟心满意足的松了松裤带准备炼丹。

    十枚九草大补丹,可惜他这次只斩杀了一个鬼,只能增加一年寿命。

    结果他往识海中一看,造化炉没有火焰了,一枚符箓在炉子口上转动……

    王七麟这才想起自己白天把御征祥瑞符塞进了怀里,这是让造化炉直接给炼了!

    他将符箓取出来一看,原本血红的符箓变成了黑色,上面的字是金色:

    居中五个字是‘灵官冲厄符’,左边是‘合户吉祥’,右边是‘家道永安’。

    五大八小十三个字金光闪闪煞是好看,这符箓一看就是正道神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