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3.自是浮生无可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大不愿意进去。

    他在门口磨磨蹭蹭、进进出出。

    黑豆跑过去扒着门板问道:“大爷你要挨揍了,对吗?”

    徐大虎着脸道:“别胡说。”

    黑豆说道:“我没有胡说,豆要挨揍的时候,就这样。”

    他学着徐大的样子背手在门口磨蹭,小眉头紧皱、黑脸苦巴巴的。

    聚香楼的祝掌柜走来,见此他笑道:“哎哟,徐大人这是令郎吗?真像!”

    徐大不耐烦的挥手:“滚蛋!”

    祝掌柜缩了缩肛,又回去了。

    王七麟出去冲徐大招手:“你滚进来!那张符不是让石周山收回去了吗?”

    徐大讪笑道:“他收走的是一张普通的护宅符,老头家那张嘿嘿,我觉得不对劲,所以想带回来给道长看看,免得里面有什么玄机,咱又让人给坑了。”

    他还补充了一句:“老七我完全是为你着想啊,你看你被合半颅坑过、被石周山坑过,我觉得你五行缺坑,所以老有人坑你。”

    “你五行多嘴。”王七麟骂了他一句,“拿给我。”

    徐大又开始磨蹭。

    王七麟道:“别等我找你要赌坊那个养鬼玉扳指。”

    徐大急忙将符箓交给他。

    这还真是一张怪符,符纸竟然是红色的,摸在手里有些湿润,像是用血浸泡过。

    他翻看了一下问道:“这就是什么御征祥瑞符?它有什么说道?”

    谢蛤蟆介绍:“这符的名字有讲究,‘祥瑞’取自《地经》中‘祥瑞所在、家宅平安’一话,意思是当家有瑞气千条,那宅邸祥和、家人安康。但它前面有个‘御征’,这样意思就变了!”

    “何为御?强者支配弱者、上官管制下级,御征就是强行征用。”

    “所以御征祥瑞符可以让使用者去掠夺周边人家的福报和气运,福报多气运多,自然就鬼邪不侵,只是周边人家就容易被鬼邪侵袭了。”

    “从这张符就能看出来,周家屯的事是有人在布局!”

    “周家小孩不是自然摔死,钉死那小姑娘也不是周太爷的主意,小姑娘的母亲自杀同样是背后有人指点!”

    “一切都是局!目的就是逼小姑娘的母亲自杀变为朱颜煞,并将它养成灾煞!”

    听到这里王七麟从头到脚的毛都炸了。

    他以为自己破解了一个重案,原来他只是身在局中不知迷而已。

    徐大不在意:“这事跟咱没关系了,石周山亲自接管了案子,让他头疼去吧,咱还是想想怎么去查那四个书生死亡的案子。”

    但他们今天没法回县里查案。

    得知两人回到乡里,医馆张长庚赶紧跑来。

    王七麟将解决办法告诉了老神医,老神医决定亲自带书画上神来山。

    神来山是一座颇有仙味的名山,那里不光有佛道宗门,还因为盛产药草而有多家医馆和药馆。

    很巧,张长庚的小儿子如今正在神来山的药馆学艺,他想去投奔小儿子。

    得知他的安排,王七麟劝说道:“吉祥县到神来山所在的北海郡得有千里之遥,你不如找个信使将书画给你儿子送去,让他去找生花楼来办理这事。”

    老神医摇摇头道:“我孙儿如今栖息在一张画中,一点火、一碗水、一把力气就能毁了他,我怎么能放心将他交给别人呢?”

    徐大慨叹:“可怜天下爷爷心!”

    老爷子爱孙心切,当天下午便收拾包裹、带上张玉宁和傻大胆的画像上路了。

    经过驿所的时候他特意来拜别王七麟,并给了他一个锦盒。

    王七麟打开锦盒,里面是十枚妖娆可爱的九草大补丹。

    “这是?”

    张长庚道:“王大人对我医馆有大恩,若非您斩杀那妖邪,我医馆上下怕是要尽数被它所害。于情于理,我该向你表达谢意。”

    “我此去北海,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还能再与你相见,若是路上有所差池,怕是就不能再见你了,所以就在出行之前将这谢礼赠与你。”

    看着手中药匣子,王七麟沉思了一下去找谢蛤蟆:

    “你有什么辟邪的好东西,给我看看。”

    谢蛤蟆取出一个小葫芦说道:“这叫五瑞葫芦,它是葫芦藤攀附桃木所结出,老道在里面放入了天中五瑞的种子。大人知道,不管桃木、葫芦还是天中五瑞皆能驱魔辟邪,老道炼制之后将它们合为一体……”

    王七麟道:“好,征用了。”

    他拿走葫芦送给张长庚,告诉他葫芦的妙处,将他送出门去坐上驴子。

    张长庚大为感激,他在驴背上笑道:“大人无需担心,我少年时为学艺曾经东闯西走,壮年时要采集药草又走遍大江南北。如今鬓已星星,再去游历一番也是美事,总比终日枯坐茅庐中要逍遥自在。”

    “去也去也!”

    驴蹄踏地嘚嘚响,徐徐向前走去。

    春风吹起他满头华发,清瘦的背影渐行渐远。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看着这一幕,谢蛤蟆眼睛湿润了。

    徐大纳闷:“你跟他感情很深厚吗?”

    “没有啊。”

    “那你难受什么?”

    “我的五瑞葫芦让王大人抢走送给这老头了。”

    王七麟说道:“以后再炼一颗就是,葫芦、桃树、天中五瑞,这些东西还不有的是?”

    谢蛤蟆不舍得,还要哭诉。

    王七麟又用了切换话题大法:“那啥,玄猫一整天没吃东西,怎么回事?”

    谢蛤蟆下意识的说道:“因为你给它吃的是普通东西,而玄猫只吃灵鱼。”

    王七麟表情一下子扭曲了:“只吃灵鱼?”

    谢蛤蟆道:“放心,它不是只吃你屋里那条风水鱼一样的灵鱼,只要沾点灵气的鱼都算得上灵鱼,最常见的便是被每月十五的月光照耀过的鱼。”

    王七麟一拍手道:“那还愣着干嘛?趁着天还亮着咱去钓鱼!”

    谢蛤蟆说道:“其实你不用管的,这玄猫能活到现在,自然有办法解决吃喝。”

    王七麟严肃的说道:“它现在是我的爱宠,我现在是它的主人,就得给它解决吃喝,让它吃得饱住的暖玩的开心是我的责任,这是责任!”

    黑豆赶紧问道:“舅舅,你还缺爱宠吗?”

    王七麟摸了摸他的翘天辫说道:“人不能做人的爱宠。”

    黑豆:“汪汪汪?”

    谢蛤蟆不想去钓鱼,他跑去屋顶上逍遥自在了,于是王七麟带着一大一小俩活宝去往伏龙河。

    途经聚香楼,祝掌柜看见他们急忙跑出来招手道:“王大人,找你问点事。今天早上想去找你来着,让徐大人把我给赶走了。”

    徐大怒道:“你还敢告我状?”

    “对不住徐大人,草民错了,你息怒。”

    “要让我息怒,除非赔一只烧鸡。”

    祝掌柜哭丧着脸道:“陪陪陪。”

    徐大一瞪眼:“哟呵,你还骂我?那两只烧鸡……”

    王七麟踢了他一脚让他先走。

    黑豆小心翼翼的对祝掌柜说道:“我也怒了。”

    祝掌柜问他:“然后呢?”

    黑豆抬头仰望这个大个子,笑道:“没事。”

    撒腿就跑。

    祝掌柜这才说道:“大人啊,是不是那谢道长又偷鱼了?我家鲤鱼池最近两天丢了好几条大鱼!”

    王七麟衣襟里冒出个猫头,小猫看看祝掌柜的脸,又嗖的一下子缩了进去。

    见此,王七麟果断说道:“就是他干的,你记到他的欠账上,到时候一起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