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2.玄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成书于战国时期的《穆天子传》记述了周穆王姬满游历天下之事,此书以日月为序、写有七卷,其中为世人所知的是前四卷内容,它记载了周穆王驾八骏西巡天下会见西王母之事。

    罕有人知的是第七卷,这一卷穆天子记述了遇见过的奇花异草、珍禽异兽,最早关于玄猫的记述便来源于此,这玄猫是穆天子所属。

    想想,穆天子坐着马车撸着猫,一路西行去见美人——

    顶呱呱啊!

    谢蛤蟆给王七麟讲解关于玄猫的资料,说道:“从《穆天子传》开始,玄猫逐渐登上各种卷宗。其中有很多卷宗关于玄猫的记述都有这么一条,玄猫随大凶而现……”

    “大胸?哪里有大胸?”徐大兴冲冲的跑进来。

    玄猫长尾巴一甩轻巧的跳入门口旁边阴影中,它闭上眼睛,仿佛成了阴影的一部分。

    这是玄猫的能力之一:夜隐。

    谢蛤蟆怒道:“没有大胸!”

    徐大又骂骂咧咧的退了出去。

    进进出出,他两次从玄猫身边走过,却始终没有发现猫的存在。

    谢蛤蟆继续说道:“都说玄猫见之不吉,这其实是胡说。玄猫禳灾止恶,它们追逐凶兆而出现,所以总是跟凶邪灵异怪事扯上关系。但凡夫俗子本末倒置,以为它们是凶兽。”

    王七麟道:“你别说这些了,你就跟我说我怎么能收服它?”

    玄猫能感知凶邪、叫声能辟邪、利爪能撕鬼裂妖,乃是不可多得的瑞兽。

    如果他能收服一只玄猫为助手,那以后再去捉鬼驱邪可就轻松了,说不准这猫还可以帮他对付诅咒。

    禳灾止恶!

    谢蛤蟆摇头道:“老话说,神兵异兽唯有德者能之。王大人,你觉得你是有德者……”

    王七麟抽出了妖刀横在他面前。

    “你觉得你是有德者,我也觉得你是有德者,所以你确实是有德者。”谢蛤蟆继续说道。

    王七麟满意的收回刀。

    谢蛤蟆又说道:“你要想得到这玄猫的好感也不难,玄猫最好灵鱼,你这里就有一条,如果你喂它吃了,它应该会对你产生好感。”

    这可不行,王七麟摇头:“猫,我所欲也,鱼,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事在人为、人定胜天,我就想办法得兼!”

    这办法不好找。

    玄猫很机灵,人一靠近它就跑,人离开它再回来盯着风水鱼看。

    王七麟不敢冲它动粗,这跟追姑娘娶回家做媳妇一样,必须得得到它的心,光要它的身没用。

    见他不肯交出风水鱼,玄猫再次隐入阴影中,这次它消失了。

    王七麟大为沮丧:“它离开了吗?”

    谢蛤蟆安慰他道:“灵鱼可是稀罕物,它应该只是暂时离开,还会回来的。”

    果然,不到一刻钟这小黑猫又出现了。

    这次它嘴里叼着一条鲤鱼出现的!

    鲤鱼个头比它大,体重更是至少有它两三倍。

    玄猫力气不是很大,叼着这条鲤鱼颇为吃力,它顺着阴影走一会放下鲤鱼歇一歇,然后再重新叼起这鲤鱼走一会,就这样踉踉跄跄的来到了驿所。

    回到屋里它拿出吃奶的力气拖着大鲤鱼上了桌子,将鱼放在桌子上给了王七麟一个眼神:换个鱼?

    黑豆追着玄猫跑进来,鼓掌欢呼:“小猫好棒,它又送来一条鱼。”

    王七麟明白了:“你娘炖的鱼汤,就是用它拖来的鱼炖的?”

    黑豆点头:“对呀,小猫白天和晚上都会送来一条鱼。”

    王七麟哭笑不得,它送个屁,人家是来寻求交易的,结果你们黑吃黑!

    他为难的看向小黑猫摇头:“不行,不能换。”

    玄猫垂下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大饼脸上表情惆怅。

    王七麟没招,只能打感情牌。

    他用满含柔情的目光看着小黑猫,希望以此打动它。

    谢蛤蟆不想浪费时间,他起身道:“大人这样没用,老道不奉陪了。”

    这样确实没用,玄猫无聊了,就跳下桌子走出门去晒太阳,同时恋恋不舍的盯着风水鱼所在的瓷罐看。

    王七麟亦步亦趋,像极了舔狗。

    罐子口悄无声息的露出半个鱼头,这鱼鬼鬼祟祟张望了一下,发现玄猫后它又回去开始仰泳。

    我死了,你别想了!

    今日阳光很好、玄衣又吸热,王七麟很快出汗了,于是拉开衣领散热。

    他一拉开衣领,一直死死盯着罐子的玄猫突然扭头看向他胸口。

    王七麟惊喜:难道它被自己的美色给吸引了?

    玄猫事关重大,如果自己能魅惑这猫,他愿意为此牺牲色相!

    于是他把衣领开的更大了,玄猫眼睛也瞪得更大了。

    王七麟感觉很羞耻。

    但又感觉很庆幸。

    庆幸自己碰到的是一只不正经的猫。

    玄猫盯着他胸口看了一会,终于靠上前来冲他伸出爪子。

    王七麟身体微颤。

    但玄猫的目标是他胸口挂的双鱼玉佩,它用爪拨弄玉佩,口中发出欣喜的叫声:“喵呜。”

    王七麟这才反应过来,它不是被自己美色吸引,而是被这块双鱼玉佩吸引了!

    见此他就将挂在脖子上的双鱼玉佩拿了出来。

    玉佩摇曳,太极鱼活灵活现的游了起来。

    玄猫的眼睛亮了,伸出爪子去挠玉佩。

    王七麟斜躺着靠在门上举高了玉佩,玄猫跳到他身上去继续抢玉佩。

    他趁机轻轻去抚摸玄猫,玄猫有些警惕的往后退。

    王七麟把玉佩递到它跟前。

    玄猫眨眨眼、舔舔嘴唇,又向前去挠玉佩。

    这次王七麟再去抚摸它,它就不躲避了,抱住玉佩一阵猛舔。

    谢蛤蟆从门外走进来,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

    双鱼玉佩对玄猫的诱惑力要超过风水鱼,王七麟将玉佩挂回去又将玄猫塞入怀里,玄猫老老实实的待在里面舔玉佩。

    现在它变成舔狗了。

    但舔狗舔的值当,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谢蛤蟆愣愣的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王七麟一脸的高深莫测:“感情!”

    谢蛤蟆老江湖了,对此嗤之以鼻:“我信你个鬼哦!”

    王七麟不想暴露双鱼玉佩,便岔开话题说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谢蛤蟆面色一正,道:“我跟徐大人聊了案子,你们这次碰到朱颜煞了!石周山说的不错,这案子没那么简单,背后有推手,一个小小的屯里竟然出现了锁天门符和御征祥瑞符这两种邪符……”

    “什么御征祥瑞符?”王七麟诧异。

    谢蛤蟆说道:“就是徐大人从那周家地主屋子里揭下来的所谓‘护宅符’……”

    “你哪里看到的?”

    “徐大人拿给我看的……”

    王七麟猛的叫道:“徐大,滚进来!”

    谢蛤蟆也叫:“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