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1.舅舅要奖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家屯孩童失踪案查清,轮到董季虎帮王七麟解决画中封人的难题。

    他主动说道:“王大人,这画中封物独有门道,我曾经听我二哥讲过,这每一幅画其实都是一个阵法,所以得有懂阵法的人进去并带上人出来,靠蛮力和修为是不行的。”

    “我天资不行,不懂进出这画的法子。但我二哥肯定可以,我愿意修书一封,您只要托人将书信和画交给他,我二哥一定会将画中人带出来。”

    王七麟很失望:“我们自己做不到?”

    董季虎坦诚的摇头:“就像侯大人所说,您的案子就是咱吉祥县的案子,如果咱能解决,石大人不会坐视不管,因为这事解决不了打的也是他的脸。众所周知,县里石大人修为第一,可他都没办法,其他人更没办法。”

    王七麟叹了口气,问道:“你二哥现在在哪里修行?”

    董季虎道:“北海有座山叫做神来山,生花楼在神来山上设了个分舵,我二哥便在那里修行,只要您托人找到神来山,一定能找到生花楼。”

    他已经写好了信,而且毫不避讳让王七麟观摩。

    信写的很实在,用重笔浓墨讲述了持信人对他的帮助,恳切请求他二哥出手相助。

    但王七麟不满意,他收好信说道:“当初我接下帮你的案子,说好的是你给我救出人来,现在你只是给我一封信,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董季虎无奈道:“大人,我确实竭尽所能了。”

    王七麟摆摆手:“听天监只要功劳不要苦劳,你确实没有按照预期那样帮到我。”

    董季虎问道:“那王大人您说吧,怎么办?”

    王七麟道:“补偿我一下,关于我那小印的诅咒案,到底怎么回事?”

    董季虎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无助的说道:“这案子我也不清楚,王大人,我真的不清楚,如果你要打听案情,我给你指一条路,你去找县衙捕头窦大春,他是吉祥县地头蛇,没有他不知道的案子!”

    徐大冷笑道:“去你娘,这条路还用你来指?”

    董季虎说道:“徐大人,这诅咒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们自己去找窦大春那肯定什么消息都得不到。我要告诉你们的是,窦大春手上也有一件重案,王大人以这案件切入,应该可以撬开他的嘴。”

    这桩重案也是一桩奇案,县里连续有儒生死亡。

    董季虎告诉他们,现在查出来的死者还不多,只有四个。

    可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读书人的事是大事。

    像周家屯有七个孩童失踪,这消息只限于屯子里,外界压根没多少人关注这事。

    书生就不一样了,现在死了四个书生已经闹的满城风雨,窦大春压力很大。

    他急于有人协助破案。

    带着这消息王七麟先返回伏龙乡,还没到驿所呢,他看见一个孩童正撅着腚在路边挖洞。

    见此他笑道:“黑豆,你又在挖老鼠窝吗?”

    黑豆听到声音打了个哆嗦,扭头看见王七麟后拔腿就跑。

    王七麟郁闷了,这傻孩子怎么就这么怕自己?

    等他回到驿所进门,黑豆端着一碗鱼汤小心翼翼给他送来:“舅舅喝汤,娘给舅舅留的鱼汤。”

    王七麟失笑:“你急着跑回来就是给我倒鱼汤?”

    黑豆咧开嘴傻呵呵的笑。

    王七麟打开包袱从中拿出一个糖人递给他:“喏,舅舅在县城给你买的三太子。”

    黑豆惊喜的举着糖人在院子里飞奔。

    徐大去看他的马,王七麟去看他的鱼。

    瓮里头没有鱼。

    他一下子懵了。

    然后看着碗里浓白的鱼汤和鱼肉块,他有不好的预感:“黑豆黑豆!”

    黑豆跑来:“舅舅舅舅!”

    王七麟问道:“这个瓮里有条鱼,你娘有没有给舅舅炖了?”

    黑豆摇头。

    王七麟松了口气,他又问道:“那这炖汤的鱼哪来的?”

    黑豆指着放瓮的桌子兴高采烈的说道:“我在这里捡的。”

    王七麟眼前一黑:“坏了!”

    鱼跳出来被炖了。

    黑豆努力给他解释:“没有坏,舅舅,豆捡鱼还活着呢。”

    他挠挠头做出聪明小孩的样子,用了刚学的一个词来形容:“栩栩如生!”

    王七麟坐下沉思。

    他怎么才能胖揍这小兔崽子一顿然后还能不让他恐惧害怕恨自己呢?

    薛定谔之鱼绝不是凡鱼,他那是准备养了做风水鱼的。

    风水鱼养的好了能改命!

    结果如今成了一碗鱼汤。

    他喝了一口,还怪好喝的,于是又喝了一口,再来一口,最终一碗鱼汤喝完了。

    黑豆扒拉着门板偷偷看他,小声问道:“舅舅,你生气了吗?”

    王七麟摇头道:“我不生气。”

    黑豆努力皱起眉头瞪着他:“那你的眼睛怎么这样?还能这样。”

    王七麟微笑道:“舅舅在想事呢。”

    黑豆松了口气,问道:“你在想什么呀?”

    “我在想怎么揍你会比较心安理得。”王七麟亲切的告诉他。

    黑豆扭头看看左右,小黑脸上一时茫然。

    王七麟问道:“你不懂舅舅的意思?”

    黑豆点点头:“不懂,但豆知道要挨揍了。”

    他想了想又说道:“舅舅,豆把前天捡的小猫给你玩,你不揍豆了好不好?你等着。”

    不等王七麟反应,他飞奔而去。

    不多会他又回来,招手喊道:“道士爷爷,你快点呀。”

    谢蛤蟆一瘸一拐的走在后面,他笑呵呵的说道:“好、好,王大人回来啦?”

    他跨进门来,王七麟看到他怀里抱着个大瓷罐:“你抱着什么?”

    谢蛤蟆说道:“风水鱼呀,我将它藏在了这里面。”

    风水鱼没被炖了?

    王七麟大喜,这时候黑豆指着门口喊道:“舅舅,快看,小黑猫!”

    一只全身黝黑的小猫蹲在门口警惕的看着他,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耳朵竖得象天线,能听到一切可疑的声音。

    王七麟先去看风水鱼,看到草鱼在里面正常游动他松了口气:“你们怎么把鱼放入这罐中了?还有这猫怎么回事?”

    谢蛤蟆笑道:“若不是将这鱼藏入瓶子中,它早被这、这小猫给叼走吃了!王大人我考考你,这小黑猫是什么?”

    王七麟本想说小黑猫就是猫还能是什么,可是他看谢蛤蟆一脸得意,便明白他这问题肯定非同小可。

    于是他再打量这黑猫,正巧小黑猫站起来在门口溜达,甩动的尾巴比寻常的毛更长,像是屁股上长了个黑鞭子。

    黑猫,长尾,谢蛤蟆的问题……

    他震惊的说道:“这不会是一只玄猫吧?”

    谢蛤蟆抚须笑道:“然也,王大人好见识!”

    得到他的附和,王七麟更是震惊。

    地有异兽,天狗玄猫。

    他听说过玄猫的传闻,但没想到这异兽真的存在。

    故老相传,玄猫毛色为黑中透赤,意思是它的毛发看起来是黑色的,但如果在日月光辉下看能看到红晕。

    门口正好有阳光照耀而下,王七麟想过去看看,但他一靠近,这小猫便嗖的一下子窜没了。

    速度超快。

    王七麟退回来,小黑猫又甩着尾巴窜了回来。

    谢蛤蟆笑道:“玄猫最爱的便是风水灵鱼,它是被大人这条鱼给吸引来的。幸好当时它出现的时候碰到了黑豆,黑豆护住了风水鱼,然后把老道喊了过来,老道为了避免玄猫偷走风水鱼,便将它从瓮中取出换到了罐子里。”

    王七麟愕然看向黑豆:“原来你小子立功了。”

    黑豆只关心一件事:“还揍我吗?”

    “不揍你,反而奖你。”

    黑豆很惶恐:“不要奖不要奖。”

    王七麟更愕然:“为什么不要奖?”

    黑豆弱弱的说道:“奖不好,娘有时候奖我一巴掌,有时候奖我一脚,有时候奖我一扫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