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60.我愿受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了避免屋内人跑路,衙役点了好几根粗如儿臂的蜡烛。

    反正烧的不是他们家东西。

    大亮的烛光中,周家太爷正骑在一个女人身上掐她脖子把她摁在地上。

    床头倒了一个人,胸口正往外冒血。

    是周福康。

    地上的女人是周氏。

    看到这一幕徐大惊了:“老头子为扒灰先把儿子给捅了?心情这么迫切吗?”

    他最痛恨周太爷此人,所以落井下石的很积极。

    王七麟道:“别胡扯,快去把人拖开。”

    徐大跟拖狗一样将周太爷拖开。

    下面的不是周氏,是周家的丫鬟、周俊现在的媳妇巧莲。

    巧莲胸口正在流血。

    还好她胸口厚实,周太爷一剪刀没有捅进心脏里。

    见此徐大感叹:“老祖宗说得好呀,丰胸化吉啊!”

    周太爷醒了过来,他看看瘫在床头的儿子又看看地上惨叫的巧莲,脸色灰白:“这是怎么了?我我,我,大人,这不是我干的……”

    徐大道:“就是你干的,我都看见了。”

    老太爷又惧又怒又急,徐大又安慰他:“我这人有个缺点,心直口快,所以说的不好听太爷你也呢往心里去。”

    “你想说什么?”周老头问。

    “我想说你现在啥也别怕,反正死罪难逃了。”

    董季虎推开一扇门,内室还躺着一个人,周氏。

    周氏不够凶,心脏中刀已经死了。

    这个真不是周太爷干的,一道身影正踉踉跄跄的从院子往外跑,被守门的衙役一脚踹翻了。

    周俊。

    王七麟沉声道:“这女鬼很厉害,她能制造幻境。”

    说到这里他看了徐大一眼。

    女鬼突然能进入这宅子里,肯定是这货捣鬼了。

    徐大明白他的意思,道:“从小我爹就教导我,犯错了受罚。但这次呢?罪魁祸首躲起来避难,无辜孩童受牵连而死,如果我们不给他们主持公道,谁能?去指望县衙?”

    说到这里他摇头:“我信不过那帮官老爷,他们还没有鬼来的公正。”

    王七麟沉默不语。

    他也想这么干。

    可惜周太爷没被鬼折磨死。

    一夜无话。

    早上吃了饭他们正要出发。

    几匹快马旋风般进村。

    “来者何人?”有衙役大喊。

    一枚比血木小印要大一倍的黑色木印扔了过来。

    衙役噤若寒蝉。

    吉祥县大印石周山来了。

    石周山风风火火的闯进屋子里,看到王七麟等人安然无恙他松了口气:“我来的还算及时,你们没事。”

    董季虎问道:“大人,怎么了?”

    石周山面目严肃的说道:“这屯里横行的妖邪不是童子煞,你个笨蛋还准备了虩砂,虩砂对它没用!”

    顿了顿,他抬起头傲然道:“你们三个都太粗心了,开棺后没有检验里面的女尸吗?她身上被下了锁天门符,天门既锁、魂魄不出,怎么可能会化为阴煞?”

    董季虎钦佩的说道:“大人高见,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即使我们查看了那尸体也看不出问题来,我们哪知道什么是锁天门符?只有大人这般见闻广阔才能有这般眼力劲。”

    石周山道:“你们认不出锁天门符很正常,这符是黑茅秘传符箓,寻常很少见。不过很可惜这下符的人碰见了本官,嘿嘿,本官要跟他好好斗上一斗!”

    他微微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董季虎也笑了:“那他可惨了,吉祥县内哪有大人的对手。”

    石周山摆摆手道:“这话我们可以说说,传出去就贻笑大方了,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王七麟懵了。

    大清早的就吹上了?

    吃饭了吗?

    喝汤了吗?

    徐大悄悄对董季虎说道:“老虎,你前天谦虚了,其实你能当游星靠的不是冲龙玉这种外物,你靠的是自己的本事。”

    董季虎不理他,继续仰慕的倾听石周山讲话。

    石周山说了一大通然后才切入主题:“将屯子里的案子再给我细细说一遍,你们碰到那鬼了没有?我怀疑这案子是有人做局。”

    “碰到那鬼了。”

    “说说,它什么样子?你们竟然能从它手中全身而退,看来王大人还是很有一手。”

    “王大人确实很有一手,他把那鬼斩杀了。”徐大笑呵呵的说道。

    石周山瞪大了眼睛。

    他是真诧异了。

    王七麟也很诧异,他以为这案子已经结清了,但联系周家贴的护宅符和石周山说的‘锁天门符’,这本来浮出水面的案情似乎又沉入了水中。

    他们都是局中棋子,执子下棋人还没有露面。

    石周山以欣赏的眼光看向王七麟,上去拍了拍他肩膀:“很好,王大人你很好。不过虽然鬼被斩杀了,这案子却不算完结,把涉案人员控制好,带回驿所,我还要继续查。”

    董季虎讪笑道:“回禀大人,相关人员死的差不多了。”

    石周山大怒:“什么?”

    董季虎硬着头皮道:“昨夜那鬼进入了这里,将主导案件的一家三口给杀了两口,只剩下一个老头还变得疯疯癫癫了……”

    石周山一甩手喝道:“不可能!这屯子里闹鬼的事已经有至少十日,那鬼一直进不了这宅院,肯定是宅院中有什么东西克制了它!那它昨晚怎么能进来?”

    他怒视三人,目光赫赫。

    王七麟心里暗叹,石周山能成为大印应该不是靠关系,这是个厉害人物,他甚至还没有了解案情,一句话就命中了案件要害。

    “你们,谁动了那东西?!”

    石周山面色阴沉的像是刷锅老抹布,掐一把能掐出水来。

    徐大昂头走出去,掏出一张符道:“回禀大人……”

    “是卑职让徐大人将这张护宅符揭下来的,卑职想引诱那鬼进院子来围杀它,没想到它的厉害超出我的预料。”王七麟说道。

    石周山一步迈到他跟前厉声道:“你想?你预料?王大人,涉案人因你而死,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错?”

    王七麟抱拳道:“卑职清楚,所以卑职愿意接受大人惩罚,请大人将我革职查办!”

    董季虎暗暗的竖起大拇指:妙啊,这王大人年纪轻轻,没想到是个非同一般的老阴比,竟然能阴石大人。

    石周山的嘴角抽了抽。

    他定定的直视着王七麟,然后一把拿走符箓说道:“王大人言重了,你虽然犯了大错,却也立了大功,这样功过相抵,没有奖赏了。”

    王七麟急忙道:“石大人,卑职觉得这案子的功劳是卑职和徐大人、董大人所属,而过错却是卑职一人造成,功不抵过……”

    “本官说功过相抵,那就是功过相抵!”石周山扶着他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门口的衙役和看热闹的百姓见此大为感动,有人赞叹道:“相敬如宾、鼓瑟和鸣,两位大人的感情真让我等百姓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