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7.驿所寻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无需炼化,天官赐福丹化作真气流入他的奇经八脉中。

    王七麟顿时知道这丹药是好东西。

    他正享受内热,忽然有风吹了进来开始外寒。

    一扇窗户突兀的打开了。

    看着半开的窗子王七麟脸色凝重。

    这驿所有猫腻!

    于是他去找徐大想问问驿所的过去。

    徐大正在院子里撂石锁,一个得有四五十斤的石锁被他玩的团团转,跟骡子拉着个磨盘团团转一样,轻轻松松。

    王七麟忍不住鼓掌:“漂亮!”

    徐大是个人来疯,发现有了观众他表演的更来劲了,硕大的石锁从拳到肩、跃顶穿裆、忽而脑后、忽而眼前,被他玩出花来了。

    最后他将石锁高高抛起,接着一手掐腰、一手举过头顶去接住了落下的石锁,口中大喊:“天王托塔!”

    王七麟一直想看他失手,结果没看成。

    失望!

    徐大还要表演,王七麟拦住他道:“先别练了,我找你有事,这驿所里怕是有鬼……”

    “穷鬼?”

    “不是。”

    “色鬼?”徐大笑着对他挑挑眉。

    王七麟不耐道:“不开玩笑,真的有鬼,昨天案牍库和今天卧房的窗户都会自动打开,就像昨晚殓房的门自动关上一样。”

    徐大狐疑,道:“有吗?”

    王七麟用事实说话。

    他去把驿所里所有房子的门窗都关了起来,然后带上徐大躲在门楼上居高临下偷偷的看。

    但门楼顶上空间小,徐大又高大魁梧,两人只能挤做一团。

    逐渐的,徐大气息粗重起来,一阵阵热气喷到了王七麟脸上。

    王七麟扭头警惕的盯着他:“干什么?”

    徐大说道:“你弄得我喘不动气了。”

    王七麟往旁边挪,尽量拉开空间。

    徐大这人喜欢蹭鼻子上脸,他往旁边退让,这货便摊开身子抢占空间。

    王七麟无奈,只好曲起腿来顶住他的腰。

    徐大又不乐意了:“你顶的我很疼。”

    王七麟怒道:“你怎么这么多屁事?”

    徐大也怒了:“你把腿收回去我不就没事了?”

    两人眼看要打起来,案牍库的一扇窗户从里面被缓缓的推开了……

    他们极目眺望,却没有在窗后看见任何踪影!

    见此,王七麟倒吸一口凉气:“你看到了吗?”

    徐大不耍幺蛾子了,他张开大嘴一个劲的倒吸凉气,跟含着个换风扇似的。

    然后一只狸花猫从窗后轻巧的跳了出来。

    徐大一下子颓了,他叫道:“嗨,你看看你这胆量!这是操爷的爱宠,名叫虎皮,原来是它开窗。”

    王七麟也知道自己闹了乌龙,他埋怨道:“这能怪我胆小?你来驿所已经一年了,连虎皮会开窗都不知道?”

    徐大理直气壮的说道:“谁关心这些狗拉猫尿的事?让你一惊一乍的把我给吓饿了,午饭请我吃一碗焖羊肉?”

    “做梦!除非你把那颗九草大补丹给我,这样我请你去吃。”

    徐大看着他一脸惊骇:“你虚成什么样了得吃两颗大补丹?小心你补的捅碎被子,咱一人可就一床被褥。”

    “与你无关,你就说你想不想吃焖羊肉?”

    “想吃。”

    “想吃就交出大补丹!”

    “交不出来,只能拉出来。”

    “狗肚子存不住二两猪油,你吃的倒快!”

    一阵脚步声出现在街上,杜操的声音随即响起:“光天化日的,你们俩在上面干什么?”

    王七麟回头,看到杜操带着一个哭丧着脸的壮硕青年快步走到了驿所门口。

    他跳下去拱手道:“见过操爷。”

    杜操点点头:“我早上去过医馆了,你们两个做的不错。”

    三人打了个时间差,他去医馆的时候王七麟两人正好回来。

    王七麟想将昨晚详情讲给杜操,杜操却先说道:“你去打开大堂,这小兄弟有些事要与我说说。”

    粗壮青年皮肤黝黑,一身蓝色土布盘领衣,袖子窄小、裤子缺胯,尽管天气还冷脚上却只穿了麻鞋没有穿布袜,这一看便是刚从地里走出来的佃户。

    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与鬼神打交道的听天监可比官府更神秘恐怖,所以青年进了驿所后便弯腰缩起了脖子,畏畏缩缩的像大雨中的麻雀。

    进了堂屋坐下杜操抿了一口茶,他不言不语、面色阴郁,不怒而威。

    王七麟问话,青年绊绊磕磕的说道:“青、青天大老爷在上,小人贱名钟二牛,我爹名叫钟大牛,我爹没念过学、没有文化,便给俺哥起名钟小牛,给俺起名钟二牛,给俺妹妹起名叫……”

    在他颠三倒四、絮絮叨叨的诉说下,三人勉强听懂了怎么回事。

    这钟二牛来自下马岭钟氏,是钟家的佃户,这次来是因为钟家闹鬼了,他媳妇被鬼闹的要寻死,出于无奈他来听天监报官想让他们去救救自己媳妇。

    至于他媳妇被鬼闹成什么样,钟二牛倒是描述出来了,可他焦急紧张之下逻辑不清,王七麟最终也没听明白,只知道他媳妇时不时的变得跟个小孩一样。

    等他说完,杜操沉声问道:“下马岭钟氏我很熟悉,你们钟家家长钟有福曾经拜访过我几次,既然钟家闹鬼,钟有福为什么不来找我?”

    钟二牛‘噗通’一下子又跪下了,他磕着头叫道:“大老爷明鉴,俺们家长死了。”

    杜操皱眉道:“钟有福死了?他才刚进而立之年呀。真是可惜,这是个厉害人,他是怎么死的?”

    钟二牛道:“俺是种地的下宅,上宅的事不清楚,不过听人说是得了急病。”

    杜操又问道:“你媳妇被鬼缠上是什么时候?”

    钟二牛说道:“大约是三四天前。”

    杜操沉默了一下道:“我知道了,明日我会带人去钟氏看看。”

    钟二牛着急:“大老爷,你能不能今天去看看?”

    杜操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我去之前,你媳妇不会出事。”

    他伸手从袖子里弹出来一枚符箓:“回去把这个贴到她心口,我保她十二个时辰内鬼邪不侵!”

    看着钟二牛带着符箓欢天喜地的离开,徐大回过头来说道:“操爷,你身子还是不舒服?”

    杜操将一直板着的面皮放松下来,他咳嗽一声露出几分疲态,道:“无妨,只是有些精神不佳,再让我歇上一天就没事了。”

    徐大道:“要不然把这案子拖拖吧?这几天天气冷,我猜你是中了风寒。”

    杜操摇头道:“不是风寒,我有数。这案子不能拖,恐生变故。”

    然后他又古怪的笑了笑:“钟氏家长过世,我这个旧友却没有得到消息。嘿嘿,接着他们家里又开始闹鬼,那我必须得去看看他们这是搞的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