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59.因果,如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家大门虚掩,里面有女人的哭喊声。

    王七麟推开门冲了进去,看见徐大在冷冷的看着院子。

    院子里一个穿着粗布衣裳、面目粗糙黝黑的妇女跪在地上,白天时候奄奄一息的周太爷站在内屋的门口,周福康夫妇站在两侧。

    周太爷面目狰狞,周福康一脸愤怒,周氏失魂落魄。

    妇女跪在地上冲周太爷爬了两步叫道:“老太爷、老太爷您行行好,让我见小妮儿一面,让我见她一面。”

    周太爷低下头说道:“你说什么呢?你要找小妮儿出去找,在我这里哭什么?她又没藏在我家里!”

    周福康甩手驱赶:“你赶紧回家,赖在我这里做什么?”

    妇女冲两人猛磕头:“老太爷、大爷您二位行行好,行行好,我都知道的,我知道的,您们放了小妮儿吧?这事与她无关的,她跟我说了,不是她让闵少爷爬树的,是闵少爷……”

    “闭嘴!”周太爷忍不住的吼道,“别说了,你回家去吧,别再提闵儿了!”

    “公爹,你不要跟这妇人一般见识,你先回去歇着,这三天来你也是累坏了。”周氏打断他的话说道。

    妇女猛的抬头看向三人,她哆嗦着嘴唇道:“太爷,太爷您让小妮儿给闵儿干啥了?太爷,太爷,太爷,您您没有,您没有对不对?”

    周太爷不说话。

    妇女像是散了架,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地上,她茫然的看着三人,手里握着一面洁白的纱巾捂在胸口上。

    门又一次被推开,满身尘土的周麻子跑进来跪下扶住了妇女:“你来这里干什么?”

    妇女摇摇头,喃喃道:“周金哥没听错,他没听错,我不该存着幻想,不该有幻想呀。”

    念叨了两句,她猛的抬头看向周太爷:“老太爷,一切都晚了,是吗?”

    周太爷沉默一下,道:“不晚,麻子正好也来了,我跟你们说个事,小妮儿找了三天也没找到个人影,那还是别找了,兴师动众的,现在春忙时节,大家都没空呢。”

    “这样,我给你们准备了一副棺材,你们俩就说她已经找到了,回去直接下葬吧。童子不用停灵,当天下葬,你俩把棺材带回去,再去坟山脚下挖个坑,让抬八仙抬去葬了。”

    他推开门,一副棺材出现在屋子里。

    周麻子大惊:“太爷,这、我,这,要不然我们夫妻自己找?”

    周太爷冷冷的说道:“有那功夫去耕两垄地多好?别找了,麻子,我知道你稀罕我家里的桌椅橱柜这套东西,正好我前些日子找木匠刚打了一套,这一套给你吧。”

    周麻子大喜:“真的吗?”

    他们说的热烈,妇女不言不语,只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在手心里划拉了起来。

    白纱巾沾染上鲜血,像是绣了朵朵红梅。

    在手心划了几道印记,妇女猛的将刀子刺进胸膛又拔出。

    鲜血往外喷!

    她用白纱巾捂住了胸口,冲着周太爷一行诡异一笑:“既然你想找人陪着你孙子,那我给你多找几个人。”

    看着白纱巾刹那间变成红纱巾,周麻子下意识惨叫着往后爬。

    周太爷也吓一跳,但他当家多年定力非凡,便故作威严的叫道:“慌什么?你个没种的,她愿意死就让她死!”

    “这是我老婆啊。”周麻子惊恐的叫道。

    周太爷冷冷的说道:“你换个老婆就是,我把巧莲许给你,你不是早就想这事了?别当我不知道,她晒的骑马布哪里去了?还不是让你偷去了?”

    妇女惨淡的笑着,她看向王七麟方向,一边绝望的笑一边冲他爬来,爬到近前她伸手叫道:“我不想死了,救我,救救我。”

    王七麟轻声叹道:“对不住,听天监来的太晚了。”

    话音落下,他伸手甩飞刀鞘。

    斩马妖刀,如龙出海!

    “破!”

    一刀劈出血锈浮现,依稀有鬼脸要从刀刃上钻出来,它们呲牙咧嘴就去撕咬那妇女。

    妇女忽然化作一块块碎片,就像打碎的瓷人!

    王七麟不管不顾,冷脸继续飞刀狂舞。

    ‘咔嚓咔嚓’、‘咔嚓嚓’!

    刀刃明明扫的是风,却像是打破了一个水晶世界!

    光明远去。

    黑暗降临。

    一个半边脸蒙着血红纱巾的鬼影腾身后退,像是有人牵动的风筝。

    王七麟没去追击,而是反手将斩马插在地上,双手快速幻化掐不动明王根本印,双眼凝视女鬼心中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嗡班则尔萨垛吽,玛奴巴拿呀,班喳萨埵低罗巴……”

    心境清明,并有灵气绵延如雾水般附着他全身缓慢流淌。

    鬼影张开嘴发出幽然刺耳的诡笑声,它落地后晃了晃,突兀的出现在王七麟背后!

    左手继续掐根本印,王七麟单手握刀凭空劈出,刀影幻化作一道寒光撕裂了夜色。

    太阴断魂刀,唯快不破!

    血雾喷出,鬼影惨叫一声加速后退。

    灵气涌入体内、内力运转流经四肢百骸,此时王七麟浑身上下战意高昂、血脉贲张。

    看到鬼影想跑,他手中所掐根本印越发的快,右手握刀转身追击横劈而去。

    妖魔哪里走!

    灵气翻涌,王七麟身影越追越快,脚下气流滚滚像踏云而行,一步冲出、快刀化长虹,当真是神挡杀神!

    血纱女鬼双手挥出,夜风鼓荡、煞气澎湃,吹来的夜风像是夹带着冰雪,寒意森森!

    王七麟丝毫不惧,借着灵气灌体正面杀入,瞬间数十记长刀席卷四方,夜风发出哨声般锐鸣,仿佛被刀刃撕裂!

    女鬼不料他能勇猛如斯,一招错、招招错,一步失、步步失!

    刀芒连环闪烁,她的肩头、小腹和大腿全有血雾喷涌。

    女鬼转身,四周全是刀影!

    它咬牙正面搏杀,却正好落入太阴断魂刀的套路中!

    王七麟手掐法印速度有多快,他的心就有多冷静。

    面对女鬼他双眼一眨不眨,快刀毫不留情撕扯而过,女鬼身上血雾不断喷涌!

    又是一记夜黑风高扫过,又是一道血雾喷出。

    女鬼清晰的身影开始模糊,它口中不断发出凄厉怨毒的嚎叫声,最终一下子撕掉头上的血纱扔了出来。

    血纱迎风而涨,王七麟左手放弃掐根本印,改成两手握刀全力猛劈!

    吸入体内的灵气与丹田涌出的内力兵合一处,透过他双臂灌入刀中,一道雪亮悠长的刀芒如怪蟒般探身冲出!

    刀芒硬撼血纱!

    只听电锯切割冰块般的嗤啦声响起,血纱居中被切开。

    女鬼又是一声惨叫,身躯猛的碎裂开来……

    造化炉出现,随后王七麟识海中又是烈焰滚滚。

    让他失望的是这女鬼看起来很猛,竟然只供应了一道赤焰,他还以为能得到一道青焰呢!

    徐大叹气道:“这个当娘的,太惨了。”

    王七麟道:“最惨的难道不是那些无辜的孩子?”

    若是丢失的孩子活着,那他必然对花娘手下留情。

    可那些孩子死的那么凄惨,那他就得辣手无情!

    花娘鬼魂化作朱颜煞后就没有理智了,只有报复的执念和暴虐嗜杀的本能。

    他斩杀了朱颜煞,幻境逐渐破碎,随即屋子里传出来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