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58.童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出门直奔周俊家而去。

    今晚夜色很好,没什么云彩。

    但月色却不好,月亮周围有隐隐一圈白芒。

    这让本该皎洁的月亮有些朦朦胧胧的。

    周俊家漆黑一片,院子里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王七麟喊了两声,屋子里没人答应。

    他推开门闯入进去,门板晃悠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

    屋子里同样黑漆漆、静悄悄,只有供桌上一盏长明油灯在摇曳着细小的火光,照耀着一个小小的牌位。

    夫妇两人没在家。

    下午董季虎来拿供奉的小玩意儿时候应该碰倒了牌位,王七麟随手想摆正,他拿起牌位看了一眼,看到牌位背面的生卒日子。

    这个卒日不对,他暗暗的想。

    周俊当初刻的是小妮儿走丢后第三天用空棺下葬的日子,其实她走丢当天就已经被关入棺椁中去世了。

    这念头是他随意想到的,可是出现后却像一道雷一样击中了他!

    周小河的媳妇曾经说过,屯子里之所以怀疑丢失孩子是小妮儿捣鬼,原因便是从小妮儿下葬之日起,过了七日屯子里开始丢失孩子。

    也正是因此,董季虎猜她变成了童子煞!

    但实际上小妮儿如果变成了童子煞去迫害孩子,那不应该等空棺下葬七日,因为那已经是她去世的第十天了!

    一瞬间,王七麟浑身冰冷。

    他的想法有错误,可能不是周俊夫妇告诉了童子煞抬八仙的身份。

    而是不存在童子煞!

    是这个鬼自己亲眼看到过抬八仙抬着棺椁的场景,所以它才知道抬八仙的具体身份!

    他从头考虑,屯子第一次闹鬼、第一次丢了孩子是空棺下葬七日后,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空棺下葬那一日、小妮儿死后第三日,屯子里确实是死过人!

    正是这人死掉七天后回魂成鬼。

    而且死的人很关键,以至于周家不得不把小妮儿死亡消息放出来,用这消息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他猛的冲出去敲开邻居家的门,一个忠厚汉子畏畏缩缩的问道:“大人……”

    “小妮儿死讯出现的那天,就是给她空棺下葬那天,屯子里发生了什么事?大事!”王七麟急促的问道。

    汉子紧张的说道:“大、大事?没有大事呀。”

    王七麟微笑道:“大哥你别紧张,你仔细想想,特别是你家这邻居,那几天除了丢了孩子还有没有别的变故?”

    汉子道:“那是有的,周太爷说麻子丢了闺女以后还要再生娃,就把他身边的丫鬟巧莲赐给他做了妾,还给他一套家具陪嫁呢。然后这事把花娘给气坏了,气的她回了娘家一直到现在没回来。”

    “花娘?”

    “对,就是妮儿的亲娘……”

    剩下的话不用再听了,一首歌谣出现在他脑海中。

    “亲娘井,娘亲病,娘亲上来直挺挺。天上星月定,地上风声静,娃娃叫声轻,呀,娘亲没了命……”

    随着夜风,歌谣飘飘荡荡的进了董季虎的耳朵。

    董季虎心里暗骂,这它娘哪个狗透的孩子大晚上唱这东西?

    唱起歌谣的声音起初清脆,逐渐拉起了长调,这让声音显得很怪异,让人一听心里拔凉拔凉的。

    董季虎也是江湖老手,他迅速意识到了不对劲,这可能是童子煞的声音!

    可是这声音好像融入了夜风中,飘飘荡荡,摇摇晃晃,有时候从东边传过来,有时候从西边传过来。

    歌谣来自哪个方向,童子煞就在哪个方向!

    于是他掏了掏耳朵凝神倾听,想听出声音从哪里传来的。

    “咣当!”

    他身下猛的一声响,窗户突然开了。

    董季虎被吓得差点从茅草下窜出来!

    屋子里没人了啊!

    “喵呜!”一声凄厉的猫叫,周家的老猫炸着毛窜出来跳上墙头。

    它奶辣隔壁的,他看着猫消失的方向在心里忍不住的骂,忘记周小河家里还养着一只猫了。

    不过,这猫在怕什么?

    他惴惴不安的想着,扭头又看向门口。

    一张半红半白的脸探出门板,正打量着屋子门口的几样小玩意诡笑。

    董季虎又是猛的一惊,差点再一次从茅草下窜出来!

    童子煞来了!

    他怕童子煞察觉到自己的目光,赶紧先闭上眼睛,然后在心里默默祈祷:西天佛祖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十二金仙董家祖宗们保佑保佑保佑啊保佑弟子平安保佑这鬼怪赶紧中计……

    满天神佛和从高祖那一辈一直到他爷爷辈被他念叨了个遍,但他没听到预期中童子煞被虩砂所重创发出的凄厉叫声,于是他偷偷的睁开眼睛——

    屋檐上仰着一张脸,半边包着红纱半边惨白如石灰的鬼脸!

    两只漆黑的眼睛在直勾勾看着他。

    惨白的半边脸在对他邪邪的笑。

    这下子他忍不住了,终于从茅草下窜了起来:“听天……”

    一只手猛的伸出来掐住了他的脖子!

    听天由命吧!

    就像寒冬腊月被人往衣领里塞了一块冰。

    从脖子凉到了卵子。

    一瞬间的事!

    他眼前一黑,魂飞魄散。

    就在此时一声爆响出现:“徐大小心!”

    随着吼声响起,头包红纱的鬼猛的消失不见。

    “……监办案,妖魔退避!”董季虎哆嗦着嘴唇把剩下的字喊出来。

    这是规矩。

    王七麟推开门冲了进来,看到董季虎躺在屋顶上他松了口气:“那鬼还没有来吗?你怎么出来了?出来了你就下来,咱们推测有误,不是童子煞,是小妮儿的亲娘化为厉鬼了!”

    董季虎打了个哆嗦反应过来,赶紧从屋顶跳下来,他拉着王七麟的手几乎要哭了:“当然不是童子煞,那玩意儿这么高,快到我鼻梁骨了,什么童子能这么高啊?”

    王七麟心里一紧:“那鬼来过了?又去哪里了?徐大?徐大!他呢?”

    “你问我?他跟你跑了你问我?”董季虎这一刻无比委屈,“你们这俩不靠谱的玩意儿……”

    王七麟想起自己临走那句话,赶紧往周家大院狂奔。

    董季虎叫道:“你又要去哪里?我没骂完呢,让我发泄一下啊!”

    王七麟:“来不及解释了,快跟上!”

    小妮儿的死让徐大极为悲愤,他恐怕想破掉周家大院的庇护,让小妮儿的童子煞去复仇。

    童子煞去了执念,有可能会消弭煞气重新变为普通鬼魂被阴差带去阴间进轮回。

    可是来的不是童子煞!

    即使是童子煞那解除了执念也入不了轮回。

    它已经杀害了七个无辜孩童!

    进入阴间,等待它的是十八层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