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54.小鬼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风吹着树枝沙沙沙的响。

    王七麟和门口那鲜红的半张脸对视着,一时谁也没动。

    慢慢的,门口的头往外伸了出来。

    它露出了整张脸。

    可偏偏乌云飘荡,月亮被遮住了!

    黑暗之中王七麟看不清它的面目,只是隐约的发现这张脸半边鲜红另半边正常。

    在乡下,这种面容叫阴阳脸。

    太阴断魂刀隐隐颤动,吹进来的夜风冷的诡异。

    王七麟知道自己猜对了,这鬼先前派出小鬼只是想调虎离山。

    此次这鬼出现却不进院子,只是在门口逗留,显然想引他出去。

    但他就不出去!

    见他老是不动,一只手臂伸进来冲他招了招手。

    王七麟笑了,他还是不动。

    稳如老苟。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便伸出手指冲那鬼勾了勾:“你过来啊!”

    语气抑扬顿挫,态度睥睨嚣张。

    那鬼却慢慢的将脑袋收到了门后,逐渐消失。

    吹进来的夜风不再那么森寒。

    王七麟感叹:鬼怕恶人,古人诚不欺我。

    可是吓走鬼后他并不轻松。

    不管食气鬼还是婴灵都是没有面容,只是模糊的人形黑雾。

    这鬼有相貌,它跟普通的鬼不一样。

    抽出斩马妖刀,他小心翼翼的出门去看了看。

    门外夜风拂树晃晃悠悠,没了鬼的气息。

    他转身回院里,院墙阴影中站起来一个小孩冲他伸手说道:“哥哥一起来玩。”

    王七麟笑了。

    这鬼以为自己没脑子还是它没脑子?

    他握着妖刀走过去笑道:“好啊,哥哥陪你玩……”

    脚步迈近他丹田内力迸发,妖刀寒光闪烁便要劈上去。

    刀风带起夜风,森寒!

    小孩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王七麟收住了刀。

    刀刃已经挨到了小孩的手掌上,他手掌上是泥弹子。

    “六儿?”

    小孩点点头:“哥哥,给你玩。”

    王七麟以刀别住他的手臂快速伸手在小孩额头上抹了一把。

    温热!

    他身上一下子冒出冷汗!

    如果不是自己出刀快带起了刀风……

    他将铸成弥天大错!

    “你怎么在这里?”王七麟急忙抱起他进屋。

    屋里原本看孩子的周家夫妇面目呆滞的坐在床沿,双眼无神。

    这是被迷魂了。

    王七麟大声念金刚萨埵心咒。

    佛家法咒最能破迷幻。

    果然周家夫妇身子晃了晃清醒过来,王七麟问道:“你们怎么了?”

    夫妇两人满脸迷茫:“不知道啊,就是突然之间迷糊了。”

    六儿说道:“纱巾姐姐叫我出去玩呢。”

    王七麟想到了那鬼招手的一幕,或许它能制幻?

    幸好他没事的时候就会默念金刚萨埵心咒来练习,否则他可能也会陷入幻境中!

    周小河反应了过来,他颤抖的问道:“是不是小妮儿,她、她又来了?”

    王七麟回去道:“没看清是不是孩子,只看到是个阴阳脸。”

    周小河立即问道:“有半边是红的?”

    王七麟点头:“对。”

    周小河苦涩一笑:“是小妮儿,她那不是阴阳脸,她脸上有个胎记,不好看,于是从小就会带个红头巾挡住这边脸,所以屯子里的娃都叫她头巾姐姐。”

    两炷香时间,徐大和董季虎气喘吁吁的回来。

    王七麟没说话,又回到门口椅子上默念法咒、掐不动明王印。

    徐大忍不住说道:“你不问问我们经历?”

    王七麟道:“不用问,你们追丢了。”

    徐大讪笑:“你怎么知道?”

    王七麟哼道:“但凡有所收获,你们两个能是这熊样?”

    两人垂头丧气的站在一起。

    一个是熊包,另一个也是熊包。

    王七麟又说道:“明天去小妮儿的墓地看看。”

    小妮儿或许化成了童子煞。

    今夜来的不是普通的鬼。

    早上周氏夫妇起的很早,先给他们忙活早饭。

    徐大到厨房一看,乐了:“给我们下面吃吗?”

    周小河憨笑:“家里没啥能招待大人的,正好剩下点豆面,给大人们做个面。”

    面条出锅,徐大要去抢,董季虎拦住他对王七麟客气的说道:“大人您先请。”

    王七麟摇摇头:“你们先吃,我等你们吃饱再说。”

    董季虎冲他拱手:“王大人高洁。”

    等他们吃饱放下碗筷,王七麟揭开一个倒扣的瓮,下面是个海碗,里面有昨晚他克扣的鸡汤,然后他愉快的吃上了鸡汤面……

    吃过早饭,一行人出了屯子走进农田,但绕过了祖坟。

    周小河解释道:“大人,周太爷怎么会允许一个凶死的女娃子进祖坟?自然是找个腌臜地方挖个坑草草埋掉。”

    徐大问道:“那你能找到?”

    周小河说道:“我是屯子里的抬八仙,村里就是埋条狗我也了如指掌。”

    徐大肃然起敬,原来还是个人物。

    抬八仙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必须要八字过硬,有些地方将之称为八大金刚。

    不过小妮儿的墓隔着祖坟不远,倒不是周太爷大发慈悲,而是屯子周边的地多开垦为了农田,只剩下一块好风水的荒地做坟地,小妮儿也只能葬在周围。

    这墓地在一座土丘的脚下,它的背阴面墓碑林立,有几十座坟头高低起伏的散布在上面。

    此时祖坟里正有人家在烧纸,王七麟认出周太爷和周家夫人的身影,周小河也说道:“是太爷在给小少爷烧三七。”

    小少爷的坟茔周围有一圈大墓拱卫,如七星拱月,墓前有贡品、有纸人纸马,还有人在烧纸钱,人气十足。

    小妮儿的墓则孤零零的待在个荒丘脚下,只是一座小小的坟茔。

    风吹过,到了坟茔前突然来了个回旋。

    像是被什么挡住了。

    本来被风吹动贴着地面的干草枯叶猛的飞了起来,绕着坟茔开始打圈。

    灰黑的草叶轻飘飘的,像是纸钱。

    徐大沉声道:“小鬼风!”

    坟地和终年阴森之地若是平白无故出现旋风,这是有小鬼在御风拦路。

    它带起沙土草叶这是在讨上路钱,要是带起石头蛇鼠之类,那就是讨命!

    董季虎立马掏出冲龙玉。

    王七麟拦住他道:“先上冰台珠。”

    徐大含住冰台珠后走向前去,打旋的小鬼风消失,枯草败叶落回地上。

    他绕着坟茔转了一圈迷惑的摇头:“没有阴气。”

    董季虎摇头道:“不对,如果是童子煞,那她尸首处一定有阴煞气。莫非咱们猜错了,不是童子煞?”

    说着他又摇头:“可刚才有小鬼风拦路,说明这坟茔不干净啊,怪了!”

    王七麟看向周小河道:“你确定小妮儿埋在这里?”

    周小河使劲点头:“大人你信我,就是埋在这里,那天我亲自下的棺材埋得土。”

    “小妮儿有棺材?”

    “对。”

    王七麟冷笑一声,不对劲。

    农村情况他清楚,普通人家孩子死了都是用草席一卷埋入地下,条件好点的就用木板钉个薄板箱子,只有像周家少爷这样的大户人家孩子死了才会有棺材。

    因为一口棺材可不便宜!

    周麻子普通一个佃户哪有闲钱给孩子打棺材?

    而且周汪氏说过了,小妮儿面有胎记为他不喜,他会为这样一个闺女浪费钱?

    想到这里他又问道:“那你见着小妮儿尸首了吗?”

    周小河摇头:“没见着,我只见着她棺材。”

    “她棺材哪来的?”王七麟立马问道。

    周小河想了想说道:“周家给的?据说周太爷刚死了孙子,见不得屯子里再死孩子,他可怜小妮儿死无全尸,特意恩赐麻子一口童棺。”

    王七麟笑容更冷。

    这是鬼话,他既然这么好心,怎么不让小妮儿葬入坟场?

    徐大也想到了:“有古怪,嘿嘿,你们说过这周家小少爷平时很喜欢跟小妮儿一起玩是不是?那要是周家怕他们小少爷到了阴间孤单,没有玩伴……”

    剩下的话不必多说!

    董季虎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周家不会让小妮儿给他孙子殉葬吧?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王七麟道:“不必枉测,开棺看看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