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53.守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家屯只有四五十户人家,四五十座简陋房屋凑在一起,面积很小。

    一路走来王七麟问周金:“你们屯子下地干活的劳力不少,怎么没见着女人和孩子?”

    这不正常,佃户家里多有孩子,特别是男孩多,这代表着劳动力。

    周金道:“屯子里这来了个拐孩子的鬼,谁家还敢把娃留在屯里?都让婆娘带着投奔亲戚了。小河家是逃难来的,一直人丁不旺,在外没有亲戚,所以逃不了。”

    小妮儿的家跟周小河家只隔着一条巷子,很快就到了。

    大门反锁,徐大又要抬脚。

    王七麟赶紧拦住他:“没钱赔人家的门了!”

    周金上去敲门,很快屋子里响起一声干脆利索的回应:“来了,别敲了。”

    门板吱嘎一声打开,淡淡的脂粉味伴随着一个梳着倾髻的少妇一起出现。

    少妇不算漂亮,只能说清秀,长得娥眉上挑、鼻梁高悬,看起来有股乡村妇女的泼辣劲。

    周金将王七麟三人给介绍出来,王七麟问:“周麻子呢?”

    少妇施了个礼说道:“回禀大人,我男人他地里找草去了,您要是有什么事我去把他喊回来。”

    王七麟道:“周金你去喊他,你留下,我有话问你。”

    周麻子家比周小河家要富庶许多,草屋虽然外面看起来破残,里面家具却还算齐全。

    客厅正北有一张供桌,供奉着一套孩童衣裳和几样粗糙简陋的小玩意儿。

    香炉里炊烟渺渺,长明灯烛火微弱,另外还有一盘苹果和几块面饼。

    看到王七麟目光注视供桌,少妇眼圈慢慢的便红了,她惨然一笑道:“我家妮子刚过世不些日子,家里头没什么好东西供她,只能不断了她的香火。”

    王七麟问道:“她怎么过世的?”

    少妇抹了抹眼睛道:“都说是让山里的畜生叼去了,可我们屯四周都是耕地,隔着县城没几里地,哪里来的大畜生?”

    他们没问几句话,一个麻脸汉子急匆匆跑了进来。

    汉子面皮黝黑、脸上麻子更黑,偏生长了一张马脸,着实是丑。

    看见自家婆娘跪在地上,麻脸汉子也赶忙下跪,满脸慌张:“大人在上,草民周俊拜见大人。”

    “你叫周俊?”董季虎笑了,“这名字起的好。”

    王七麟摇头,什么时候还去嘲笑人家相貌?

    自己能成为小印不光是石周山要找替死鬼,其实也是实力使然。

    石周山麾下小印力士不少,但除了向威还有点脑子,其他几人长着脑袋都是为了看起来更高一些罢了。

    这样来看,董季虎没查到关于小妮儿的消息,还真可能是因为他太蠢。

    但他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讯息。

    周俊夫妻说他们闺女平时很喜欢周家小少爷,前些日子小少爷爬高不小心摔死,闺女从姥姥家回来后得知了这消息极为伤心,就跑了出去。

    当时周家两口以为闺女是去找地方哭了,便没有在意,可是到了晚上还没有回来,他们害怕了。

    当天晚上全屯子出去也没找到小妮儿,后面又找了两三日,最后在一处去年冬天新挖的引水渠里找到了她的尸首。

    “你们确定找到的是女儿尸首?”他狐疑问道。

    周俊笃定:“是的,自家女儿能不认得?”

    周氏抹眼泪:“我倒情愿不是。”

    问过周家夫妇,王七麟又去了找屯子的地主家。

    地主家孙子出殡,小妮儿丢失,说二者没有关系他是不信的。

    周家能养得起四五十家佃户,这绝对是大地主了。

    但他们家宅子却极为简朴,仅仅是一座青砖红瓦平房。

    屋子里家具倒是成色崭新,王七麟进屋后扫了一眼,发现这里的家具跟周麻子家的样式、木材差不多,应该都是便宜货,这地主家里很节俭。

    周家老太爷接待了他们,这是个身体高大魁梧的白须老头,粗手大脚、脸上肌肤被风吹日晒的糙如粝石。

    他的精神很不好,嘴唇干裂、双眼无神,一开口嗓音沙哑,几乎说不出话来。

    一个妇女哀愁道:“自从我家闵儿走了,我公爹的魂也被带走了,他这几天茶饭不下,精神状态很差,若有招待不周还请各位大人海涵。”

    王七麟拱手道:“夫人客气了,你家几位少爷?”

    周太爷悲恸的苦笑道:“庄户人家算什么少爷?我有四个儿子、有两个孙子,但现在只有一个儿子了,嘿嘿。”

    王七麟动容:“怎么回事?”

    周太爷悲怆的说道:“四个儿子有两个出去经商闯荡没了,一个去赶考没了,剩下一个在家种地的总算保住了。两个孙子,都没了!”

    他的大孙子已经过世五年,小孙子闵儿二十日前调皮爬上了屋顶,结果失足落下也没了。

    问了一番,王七麟一样没有问出什么消息。

    没辙,他只能说道:“今晚我们留宿在屯里,那鬼既然缠上了小六,必然不会轻易罢手,我们等它露面,直接拿下它。”

    徐大摩拳擦掌:“大爷打头阵!”

    气势汹汹的样子很吓人。

    一行人待在了周小河家里,周家特地杀鸡待客。

    董季虎当做理所当然,王七麟私下里给了五十个铜铢。

    这让他很心疼。

    所以开吃之前他想先去捞个鸡腿出来回回本,结果去了厨房一看,徐大和六儿一人一根鸡腿正吃的嘴角流油……

    王七麟: ̄へ ̄

    晚上草草吃过饭,夜幕降临。

    今晚风大,云彩过境,月影时不时被遮蔽。

    于是,院墙的影子、门外的树影乃至墙边农具的影子时隐时现。

    王七麟坐在院子里安静的擦刀。

    斩马刀上红锈隐去。

    似乎是怕被擦掉。

    又是一团阴云被吹的罩住了月亮。

    天地之间,漆黑。

    夜风吹的屋顶茅草沙沙作响。

    风声与草叶声中,屋后隐隐传来小孩阴阴沉沉的嬉笑声:

    “亲娘井,娘亲病,娘亲上来直挺挺。天上闪星星,地上风声定,娃娃叫声轻,呀,娘亲没了命!嘻嘻!”

    “六儿出来一起玩,嘻嘻!”

    周氏夫妻哆嗦着将儿子搂进怀里,王七麟快步翻墙而出冲到屋后。

    几个白晃晃的小影子一闪而逝。

    徐大道:“老董,冲龙玉!”

    董季虎尴尬:“我、我的功力一日只能用一次。”

    徐大一脸鄙夷的含上冰台珠。

    王七麟道:“你们去追,我留守,得小心调虎离山。”

    他目送两人离开,先进屋去安慰周家三人。

    屋子外荒凉孤寂。

    屋子里冷冷清清。

    过了一会六儿缩在母亲怀里说道:“娘,我冷。”

    王七麟也感觉到了这股独特的寒意。

    这是阴气的阴冷。

    蹲在地上的周小河忽然哆嗦起来。

    王七麟问道:“这么冷?”

    周小河偷偷指向地上。

    月光透过窗棱纸照在地上呈斑驳的光影,光影中有个清晰的影子。

    像小孩脑袋的阴影!

    王七麟手掐根本印、默念金刚萨埵心咒,然后猛的跨步冲出门外。

    一只猫头鹰受惊,迅速飞走。

    见此他松了口气:“没事,一只夜猫子。”

    说着话他转身扫了眼大门口。

    有个东西躲在门外,露出半边脸阴嗖嗖的偷偷看他!

    这半边脸。

    鲜红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