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52.童子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吉祥县全境多有丘陵,平原比较少,其中最大一块平原建成了县城。

    为保障民生,新汉朝立国之初鼓励农民在丘陵、高山、荒漠地带深耕细作,并且太祖皇帝还下了诏令,荒地开垦出的耕地隶属于劳作者。

    周家便是以此发家,他们家族是外地迁来的,但没有躲在县城给人打散工,而是倾家而出在县城外的丘陵地带开垦荒地,筚路蓝缕,最终挣下了这偌大基业。

    后面又有逃难的人来到这片地方,或者卖身给周家、或者租田地做了佃户,他们围绕周家建起茅屋草房,就这样周家屯就出现了。

    王七麟追出屯子后看到几座小山丘彼此依偎,董季虎抽了抽鼻子指着西方道:“这边,快!”

    两人踩着农田翻过一座山丘,下面出现一个快速移动的稚童。

    古怪的是,这稚童虽然在移动却不是在跑,他双腿笔直的耷拉着,脚踮起只用脚尖着地,然后双臂张开,就像是一个纸人似的被风吹着移动。

    王七麟在梦里看电影时候见过这场景,有个鬼婆子就在一艘大船上摆过这样的造型。

    另一边董季虎却是一惊:“鬼抬人?不是一个鬼?!”

    所谓鬼抬人就是说两个鬼从人的两边架住其身躯带人飞奔,有古籍记载这种事,曰:鬼抬人,涉水则身不沉,履水如地。翻山则舁行如飞,履参差乱石如平路。

    既然要抬起人,自然就不是一个鬼能做到的,所以他们面对的至少两个鬼。

    徐大面色如常,他不屑的说道:“看这鬼抬人的速度,顶多是两个孤魂野鬼,不足为惧!”

    越是厉害的鬼,抬人的速度越快,横死的厉鬼抬人飞奔能须臾百步,像这种被普通人奔跑追上的鬼确实没什么好怕的。

    徐大往下冲。

    董季虎急忙道:“不要莽撞,那是至少两个鬼!”

    王七麟道:“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

    “所以!”

    “妖魔哪里走!”

    气沉丹田内力冲出化作一声厉喝,他转身抽出斩马挥臂甩了出去。

    妖刀像一支标枪般飞射。

    阳光照耀在刀刃上有寒芒闪耀,如同晴空一霹雳!

    长刀落下,正好插入孩童前面不足两尺。

    刀光凛然!

    孩童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董季虎一边往下跑一边诧异的说道:“王大人这把刀非同一般呀,竟然能威慑鬼邪。”

    王七麟道:“你的冲龙玉也非同一般。”

    说到这个董季虎有些得意:“这是我家二哥特意向一位道爷求的,实不相瞒,我能谋得这份差事全靠我这宝贝儿。”

    孩童落地后醒了过来,看见率先赶来的王七麟和董季虎他吓得赶紧往后爬,结果面黑脸凶的徐大出现后他却不怕了,冲着徐大伸手。

    徐大手里有一把烤到焦香的蚕蛹。

    他们回到屯子里,看到失而复得的儿子后周小河夫妇大喜,先是猛磕头又赶紧泡茶迎客。

    王七麟道:“不用忙,我有事问你们。”

    周小河挨个给他们上茶,道:“大人问,小人一定什么都说。”

    王七麟先问稚童:“小六,刚才是谁带走你的?”

    稚童不说话,躲在母亲身后吃蚕蛹。

    徐大出面,稚童说道:“是头巾姐姐呀,头巾姐姐从窗户伸手拉我出去,说带我去一个能吃饱饭、有许多伙伴的地方……”

    “头巾姐姐?”没等他说完周汪氏一下子瘫在地上:“是小妮儿,就是小妮儿,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就是小妮儿啊!”

    周小河哭丧着脸道:“怎么能是她?就算是她,可咱没对不住她的地方,那天出殡,还是我给她抬的棺呀!”

    王七麟看向董季虎:“这小妮儿是谁?”

    董季虎苦笑道:“我不清楚,周金,你来说。”

    身板魁梧的周金抱拳道:“遵命,这小妮儿是周麻子的闺女,生的乖巧又懂事,平时我们大人下地,她就给我们看娃,所以屯子里大人小孩都稀罕她。可是,唉!”

    “这娃命不好,生下来脸上有个胎记,不好看,她爹不稀罕她,说她以后嫁不出去是个赔钱货。然后十几天前她又丢了,被狼还是什么畜生给叼走了……”

    “是二十天前,二十天了。”周汪氏纠正道,“小妮儿丢的那天周太爷孙儿正出殡,现在马上要烧三七了,我昨天才去宅子里给帮忙置办了行头。”

    听到这里,王七麟笑了,有人家出殡,孩子恰好丢了?这么巧吗?

    周金又说道:“对,这苦命的孩子丢了三天,后来被找到已经死了,尸首都让畜生啃了,只能草草下葬。”

    听到这里董季虎说道:“童男童女冤死或者横死以后会化作童子煞,难道这次兴风作浪的是个童子煞?”

    王七麟没回答,他反问道:“这么大的事,之前你不知道?”

    董季虎苦笑道:“王大人,这不是我的责任,没人跟我说这回事!”

    王七麟又问道:“还有周太爷孙子烧三七,也就是说这小少爷也是近期刚死?他跟案子有没有关系?”

    董季虎尴尬的搓了搓手:“我、我,这也没人跟我说,而且,应该没关系吧?周太爷孙子都死了二十天了,是吧?”

    一问三不知!

    王七麟脸色一沉,董季虎只敢赔笑。

    他又问周氏夫妇:“周氏,你刚才说你猜到这作祟的是小妮儿?为什么?”

    周氏道:“大人,我们屯不是丢了七个孩子吗?我们算过的,就是从小妮儿死了七天后,第八天开始丢孩子,一天丢一个,丢了七个,所以屯里猜跟小妮儿有关。”

    王七麟点点头,童子横死七天,若是阴差没能拉走阴魂,那就会化作童子煞。

    但他不信几个人的话。

    董季虎在屯子里调查多日都没查到关于小妮儿的信息,要么是大家在掩饰什么,要么是他很蠢。

    他感觉这周家屯有古怪。

    如果今天不是恰好碰到稚童六子被鬼带走,关于小妮儿的信息还会被继续掩饰下去。

    显然,小妮儿是个关键点。

    喝了两碗茶,他挥挥手道:“我要四处看看,先去小妮儿家里,再去周太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