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9.我替陛下分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天监院子宽阔,地面半边青石半边泥土被用作演武场,石周山麾下几个游星和力士正在练功。

    看见他们两人到来,向威笑了:“王大人来的可真早,这是怕误了时辰吃不上饭,特意提前半天来吗?”

    王七麟一怔,半天?

    但他没有去问,他去搭腔掉价。

    徐大喝道:“提前半天?什么意思?你不是说……”

    “石大人请的是晚宴,你们不到中午就赶来,这不是提前了半天吗?”向威得意的笑。

    王七麟明白了,自己是被这人给坑了。

    请帖只写了赴宴日子,没写具体时间,但向威临走之前说过是午宴。

    这就是自古以来不能得罪领导身边人的原因。

    徐大愤怒,提着拳头就上去了:“你这贼皮子竟然敢戏耍大爷?”

    几个游星和力士停下手中的活,纷纷站到向威身后。

    目光挑衅。

    笑容轻蔑。

    徐大又走了回来。

    他为人粗鲁但不莽撞,面对肯定会吃亏的局自然不会出手。

    向威笑了起来,他得意洋洋的看向王七麟,笑容含义不言而喻:这是我的地盘!

    王七麟拖着刀往前走。

    石周山坑他,他没办法,这向威竟然也来坑他?

    那必须得用拳头好好说道说道!

    听天监是强者为尊的机构,他要是受人欺凌而不反抗,那只会让人看轻,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去欺凌他!

    这绝对不行!

    昨天向威见识过他的快刀,看他走近心里有些发毛便问道:“王大人,你要做什么?”

    王七麟道:“我看你们在这里练功很勤快,帮石大人考校一下你们的本事,看看你们是不是在装腔作势。”

    一名膀大腰圆的力士捏着拳头越众而出:“好,那洒家先来。”

    这力士自称洒家又头顶铮亮,王七麟以为他是佛家弟子。

    不过他不光没有头发,也没有胡须、没有眉毛,只有一脸横肉,所以看起来有些怪。

    徐大在后面叫道:“白虎,这里是大爷跟向威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叫爷什么?”力士大怒,他一记箭步跨出两三丈,下沉马步拳头开砸!

    风声呼啸,势大力沉!

    向威在后面提醒道:“小心他快刀……”

    王七麟压根没有拔刀,他左手结根本印、心里默念金刚萨埵心咒,同样一步向前挥臂直拳!

    十五年的内力,闹呢?

    狭路相逢,两拳相遇!

    没有技巧,强者为王!

    内力如江水般浩荡冲向右臂经脉,王七麟一拳撞上,内力顺势蓬勃放出!

    白虎力士只有几分蛮力,他跟王七麟一样都没有修习内家功法的机遇,所以他没有内力。

    天生蛮力哪扛得住十五年内力?

    力士袖子如遇劲风,呼的一下子往后刮,他整个人则被一拳打了个趔趄。

    “再来!”

    王七麟心如止水、面沉如老僧,右拳收回张开捏狮子奋迅印,左手又握拳轰了出去。

    院子里的天地灵气从全身每个毛孔往里钻,这让他气势更足!

    后面的力士看到白虎后退便知道不妙,急忙抢上来接应。

    四个游星对视一眼,有人想要抽刀,向威一把压住:“别动刀也别让他动,他快刀是我生平仅见!”

    王七麟听到这话感叹一声,这货不傻。

    但徐大更不傻。

    对同僚自然不能抽刀,可是演武场的兵器架上有竹刀!

    王七麟挥拳挫开冲到近前的力士,逼退他们后徐大一声叫:“七爷,接刀!”

    长刀在手,太阴断魂!

    王七麟冲几个人诡异一笑,向威脸色就变了。

    刀影幻化,他拧腰错步杀了上去。

    一把竹刀飞速转动如光轮,裹挟长风簌簌,冲进人群便四处劈砍。

    几个力士压根看不清长刀的套路,只能咬牙靠硬功夫来顶。

    刚上来的游星们就惨了,被竹刀砍的鸡飞狗跳。

    其中向威算是厉害的了,他也是拿着一把竹刀出手的,面对闪烁刀光他还能咬牙应付几下,挡住了砍到身上的竹片。

    但好戏不长,徐大浑水摸鱼上来一把从后面搂住他脖子给摁倒在地,然后两人在地上翻滚起来。

    侯德才回来后被这一幕给惊到了,他赶紧厉声道:“都给本官停下!”

    王七麟收刀后撤,他不想把场面弄的太难看。

    力士和游星们倒吸着凉气往后退,向威听到侯德才的命令后也停手了,可徐大没停手,趁机在他肋下掏了两拳,把他掏的裤裆里直哆嗦。

    这牲口下手贼狠!

    王七麟收刀在手挽了个刀花,面色阴沉、声音狠戾:“你们整天练的是什么玩意儿?花拳绣腿!朝廷用银铢养着你们整天吃干饭吗?”

    一个力士怒道:“你算老几,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们。”

    王七麟反手将竹刀往地上一戳,桐油浸泡又经过烈日炙烤的坚硬竹刀居中而断:“咔嚓!”

    一行人顿时眉头乱跳。

    扔掉竹刀,他向皇城方向双手抱拳:“本官当然不算什么,可朝廷呢?看到朝廷花费钱力物力竟然就培养你们这一群蛀虫,本官实在意气难平!”

    徐大补充:“王大人忠君爱国,一心想为圣上分忧解难、处处为圣上着想,咋滴,你们不满意啊?”

    日您亲娘,一群人在心底骂了起来。

    但王七麟官职比他们高,这话又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他们无话可说,只能满腔怨愤的暗自骂娘。

    向威反应很快,他冷笑道:“我们是蛀虫,那徐大算什么?刚才他偷袭我还被我打的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呢。”

    王七麟看向徐大,徐大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都是同僚,没好意思下狠手。”

    向威一口气憋在胸口,两眼发黑。

    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王七麟冲他说道:“向大人的本事不错,这点我非常佩服。”

    向威以为他要示好,便冷笑一声。

    结果他继续说道:“王某人自愧不如,所以不如这样,我这个小印让出来给你坐吧?”

    向威立马急眼了,他回身道:“看什么?大家伙继续练!王大人发话了,我们功夫不到家,加把劲继续练!”

    石周山没有在驿所内,据说县衙门最近有点诡异,他特意过去看看。

    王七麟拖了一张椅子监督向威一行人练功,徐大去街上买了蜜饯、糖冬瓜、瓜子、炒栗子之类零食,两人一边看一边吃。

    有人想歇息,王七麟就拎着刀过去问:“朝廷给你发银铢,是让你歇着玩吗?给我练!”

    “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

    吃过午饭后石周山才回来,看见手下人汗流浃背他满意的点头:“今天练得不错,晚上一起去鼎盛楼。”

    聚香楼是伏龙乡最好的酒楼,鼎盛楼则是吉祥县第一酒楼。

    二者之间的距离,比县和乡的距离更大。

    下午其他三个小印断断续续赶来,分别是管辖石山乡和狼山乡的常规之、管辖牌坊乡的孙缪、管辖七仗乡的崔旺。

    常规之和崔旺见了他都很热情的寒暄,毕竟听天监终日与鬼邪打交道,时不时就得互相助力,都乐于搞好关系。

    孙缪对他态度就不冷不淡了,王七麟对此没意见。

    黄化极来县里给自己请功相当于打了他的脸,自己越界去人家地头上办事,人家不爽也能理解。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

    万家灯火逐渐亮起,千百户民宅的烟囱开始飘荡起烟雾,吃饭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