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7.邀请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嗡班则尔萨垛吽……”

    心中默念金刚萨埵心咒,王七麟双手十指紧扣、食指伸出相接,接着双手内缚、两食指竖合,随即双手作金刚拳、右拳上仰、左拳覆其上……

    临字真言有大神通,但很难学。

    金刚萨埵心咒是梵语,照着念一遍都很难,更何况将整个法咒全背下来?

    而不动明王印更难,它不是一个手印,而是有十四个根本印:

    独钴印、宝山印、头印、眼印、口印、心印、甲印、狮子奋迅印、火焰印、火焰轮止印、商佉印、剑印、羂索印、三钴金刚印!

    这些根本印姿势迥异,毫无联系,但要发挥真言威力就得将之一一给施展出来。

    并且念咒、结印速度越快,真言威力越强。

    如果只是一字一顿的念咒或者一下一下的施展大手印,那临字真言没什么威力。

    但如果能激流般念咒和幻影般施展大手印,那临字真言的最大威力可以贯通天地、全借灵力!

    这和有些事一个道理,慢了不行,必须要快。

    王七麟读了一遍金刚萨埵心咒就记住了,练了一遍不动明王印便学会了。

    这堪称奇迹。

    不过他已经猜出来了,造化炉凝练出功法后会将之镌刻在识海中,所以不管是《太阴断魂刀》还是临字真言,他都是看一遍就学会了。

    造化炉牛逼!

    当然他只是学会了,距离精通还远得很呢。

    临字真言跟太阴断魂刀法不一样,这个真得熟练了才有用,所以他必须不断练习。

    练习大手印有个好处。

    手指变得很灵活,学乐器简单了。

    照例,他学会了临字真言后,金黄的佛经便化作一道烈焰灼灼燃烧。

    王七麟大步走出门。

    心头畅快,真想仰天长啸!

    但这真言对他以后应对诅咒有帮助,对于解救诡画中人毫无帮助,谢蛤蟆说要将里面的人救出来,除非有大神通,否则只能进去拉人。

    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进入画中,更不知道怎么往外救人。

    于是王七麟想去问问石周山,顺便打听一下自己身上的诅咒。

    他不能再犹豫了,得赶紧去调查诅咒、解决诅咒。

    就在他生出这想法后,石周山竟然当天派遣麾下游星向威给他送来了一张请帖。

    徐大拿到请帖对他笑道:“你莫非跟石大印心有灵犀?石大印要请你去县里一聚。”

    向威说道:“不错,黄化极将军亲自去找石大印为你请功了,他说你救了他们一家,除掉了一个很厉害的怨煞。这让石大印大为高兴,正好你成为小印后还没有跟同僚们见过,于是他召集咱们吉祥县五名小印一起吃个饭。”

    黑豆晃晃悠悠的上来送茶。

    大人的恶趣味发作,向威故意吓唬黑豆:“听天监还有童工?小孩,你娘不要你了?”

    黑豆眨眨眼,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见此他正要笑话两句,王七麟收起请帖道:“麻烦向大人了,帖子我收到,明天一定按时去县里拜访石大印。另外我有一件事想问问您,您是我在听天监的前辈,还望您能指点一二。”

    向威目光游移,问道:“什么事?”

    “关于我们这伏龙乡小印的职位,好像有个不太好的传闻?”

    一听这话向威仰头大笑:“哈哈,哪有什么传闻?即使有你也别放在心上,只是传闻而已嘛。”

    王七麟不死心,还想再问,但向威就是打哈哈,滴水不漏。

    他明白从这个老油子嘴里得不到内幕消息,就抱拳道:“行吧,看来大人很忙,那您忙,我不留您了,咱们明天见。”

    向威一怔,这小印挺尿性啊,不管饭?

    他只好抱拳离去,到了院子看见黑豆扒拉着门板看自己的马,于是又生出调侃之心:“你娘不要你了,你跟我走好不好?”

    黑豆咬咬嘴不说话。

    王七麟低声道:“别怕,骂他,舅舅给你撑腰。”

    黑豆便探出头去说道:“你媳妇儿也不要你了,她要徐大爷。”

    乡下孩子都知道,骂小孩要骂爹娘、骂大人就骂丈夫媳妇。

    这就是所谓的,打人专打脸,揭人就揭短。

    向威的妻子是个美少妇,徐大听了这话感觉美滋滋:“算大爷没白疼你。”

    误打误撞,这话碰到了向威的逆鳞。

    他媳妇年轻靓丽,听天监一群大老粗总想占点便宜,所以他一向很反感被人拿媳妇说事。

    黑豆的话让他脸色一沉:“你这小孩好没礼貌,竟敢辱骂官员?”

    黑豆怯怯道:“我没有骂你,要是骂你我就不这么说了。”

    向威怒笑:“还狡辩?那你骂我你会怎么说?”

    黑豆想了想跳出来说道:“你娘不要你啦,她要道长爷爷,然后你多了个爹爹。”

    向威真被这话给气到了,挥舞马鞭竟然要抽下来。

    但马鞭一挥出,一道寒光嗖然闪过。

    两截马鞭落在了地上。

    向威惊骇的看向正在徐徐收刀入鞘的王七麟,忍不住失声:“好快的刀。”

    王七麟沉声道:“向大人怎么不讲理?大家都听到了,是你让他骂、他才骂的。”

    说完他又摇摇头:“像你这样的要求,我这辈子没听过。”

    向威见他出头,知道讨不到好处,便一夹马腹悻悻然离开,临走前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句:“明日午宴或许开席很早,请王大人莫要迟到。”

    看着他背影远去,谢蛤蟆摇头:“王大人,这向威不知道黑豆身份,所以才欺负他,你怎么不解释两句,反而直接拔刀?”

    王七麟道:“我不是冲他拔刀,是冲他主子拔刀。我之所以还剩下三个月的命,全是他主子坑害!”

    恨屋及乌。

    谢蛤蟆明白过来,道:“那你应该抽刀砍他的鞭而不是他的鞭子!”

    农历四月,万物欣欣向荣,草木逐渐茂盛,春风习习。

    一条宽阔的大河横亘在大地上,湍流滚滚但还算清澈。

    王七麟跳上一块石头看向河底,飘摇的水草也长出了新叶,河中出现了嫩绿色。

    他脚下的石头摇晃,几尾小草鱼慌张的窜了出来,看到王七麟的倒影后又受惊的钻了回去。

    这让他想到了驿所那条有些修为的草鱼,它的胆子也这么小。

    一艘渡船划了过来,船上老汉乐呵呵的笑道:“一人一枚铜铢就能舒舒服服的过河,大家伙还不快来?”

    这里是伏龙河,王七麟带着徐大前往县里去应约参加宴请。

    他上船递给老汉两个铜铢,老汉看了眼他的官服急忙堆笑:“不敢不敢,听天监的大人坐船不用给钱,老汉能给你们撑船是三生有幸。”

    徐大粗鲁的摆手道:“收着,我们是清官,不干欺侮百姓的事。”

    王七麟在船头坐下,他将妖刀插进板缝里当靠背倚靠上去,悠悠然的看着河中风景。

    徐大也在看,他看了一会失望了:“没有看见大金鲤,要不然咱就有口福了。”

    王七麟道:“石周山有钱,他请客你还担心没有好菜?”

    徐大想想道:“也是,唉,那我早上不应该吃饭的。”

    因为占便宜少了,他很懊恼。

    老汉舞篙,渡船缓缓离开码头。

    一名挎着包袱拎着竹篮做探亲打扮的妇女问道:“船家,你终年在河上往来,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说来听听?”

    老汉笑道:“有趣的事不多,吓人的事不少。”

    “说来听听。”有人起哄。

    老汉说道:“伏龙乡的事大家都了解我就不多说了,我说说小水乡的一件事。”

    “前些日子小水乡淹死一个妇女,可这妇女的浮尸却是趴在水面上!”

    “老话说得好,伦理正常、女下男上,乱了纲常、男下女上。放在河里这句话通用,若是女人浮尸脸朝下男人浮尸朝上就是正常,女人浮尸脸朝上,那就是被水鬼给害了,这样的浮尸不能捞,得让河里鱼虾鳖将它吃了。”

    “妇女的家里人明白这道理,不敢去碰那女尸,只能准备立一座衣冠冢。可在头七那天准备封棺了,有人往棺材里一看……”

    “这妇女躺在了棺材里!”

    “睁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