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6.真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果然,他们继续在画卷中翻阅,找到了封印了傻大胆的画。

    张长庚绝望的问道:“王大人,这怎么办?”

    王七麟安慰他道:“你先别怕,小郎君在画里性命无虞,我会尽快想办法把他带出来。”

    张长庚紧紧抓住他手腕道:“王大人,您一定要费心呀,我、我现在就六个孙子啦……”

    “这么多?还以为你就一个了呢。”徐大道。

    张长庚剜了他一眼:“张某人孙子虽多,却没有一个是多余的,一个不能少。”

    王七麟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他给救出来。”

    张长庚哆嗦着手说道:“王大人,你一定要想办法呀。那个、那个老夫无以为报,家里还有几枚九草大补丹……”

    王七麟一甩手道:“张神医把本官当什么人了?”

    张长庚反应过来,猛点头:“对对,两袖清风,一琴一鹤。”

    除了将张玉宁画像留下,其他画卷都被搜罗起来带回了驿所。

    谢蛤蟆特意将屏风夹层中一张纸给抽了出来,他说这是异兽皮硝制而成,具体什么兽不好说,肯定是好东西。

    于是王七麟就将这张纸给收了起来。

    徐大道:“刚才老头要给你大补丹,你怎么不要?”

    王七麟摇头道:“那岂不是索贿?我不干那种事。”

    老神医又没坑过他,这时候他怎么能要人家的九草大补丹?否则岂不成了趁火打劫?

    王大人是个有底线的人。

    他要是需要大补丹,那他宁愿写一张欠条去赊也不会收人贿赂。

    原则!

    造化炉炼化了五枚丹药后还留有一道火焰,今晚他又得到一道火焰,所以此时有两道火焰。

    回到驿所,王七麟将孙禅师手抄的《抱朴子》贴身放好,他想了想,又把新得到的这张不知道什么异兽的皮所硝制而成的纸给一起放入怀里。

    他想看看能不能一次炼两样不同的东西。

    造化炉干活,他去睡觉了。

    自动化的炉子就是得劲。

    清晨起床他听见院子里响起姐姐的叱责声,便推开窗户打着哈欠往外看。

    一轮朝阳升起,柔和的霞光照耀着老娘打儿子的场景,很温馨,很柔和。

    王巧娘握着扫帚敲在地上吓唬黑豆,黑豆一个劲抹眼泪。

    王七麟拿着牙缸去水缸里舀了一杯水漱了漱口,道:“大姐,教育孩子要有耐心,你不能老是揍他。”

    黑豆狂点头。

    王七麟好笑的看向他问道:“你小子又犯什么错了?是不是尿床了?”

    黑豆使劲摇头:“没有,舅舅,没有,豆昨晚出来尿的。”

    王七麟问王巧娘:“那你为什么揍他?”

    王巧娘欲言又止。

    王七麟皱眉:“咱们一家人,有话直说。”

    王巧娘说道:“昨晚他出来撒尿,是在水缸里尿的。”

    王七麟看看牙缸又看看水缸:“这个吗?”

    黑豆皱巴着小脸辩解道:“我睡迷糊啦,以为这是尿桶。”

    王七麟摸了摸他的翘天辫说道:“不用多说,舅舅都懂。走,咱先吃早饭。”

    黑豆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王七麟又对王巧娘说道:“吃完饭再揍他,那时候有劲!”

    笑容逐渐凝固。

    早饭是水饺,荠菜猪肉水饺。

    现在这节气荠菜蓬勃,绿油油、嫩乎乎的很惹人爱,此时的荠菜也是最好吃的,滋味清香鲜美。

    农家女儿谁没有一手操持厨房的好手艺?掺了高粱面和地瓜面的水饺不甚白,但形状饱满滚圆,盛在盘子里像是一个个小黑胖子。

    王七麟先虔诚的去供了供:“保佑弟子破解身上诅咒啊,要不然以后你们没有饺子吃了。”

    他回来后,黑豆迫不及待塞了个水饺在嘴里,小黑脸上顿时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王七麟问道:“好吃吗?”

    黑豆习惯性使劲点头:“娘包的饺子,好香。”

    “那你就多吃点,吃饱了抗揍。”

    他惊恐的想放下碗不吃了,可饺子太香,他光是这么想想就有泪水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算了,挨揍就挨揍,先吃饱再说。”

    四月初的荠菜水饺有着春天的味道。

    清新。

    王巧娘包水饺的时候往里加了铁锅炼出来的板油,加上荠菜出水,饺子里有汤汁,这汤汁最是鲜美,鲜的人舌头都麻酥酥的。

    吃完早饭他回到房间闭目看向识海。

    造化炉真是夺天地之造化,不光自动化,还能多线化:

    炉口上有一本金灿灿的佛家经书和一张图画在飘荡。

    之所以能确定这次的经书是佛家的,因为经书上有个霸道威猛的佛像,这是明王像。

    明王像左边竖排写了一行字:降三世三昧耶会。

    右边则是一个大字:临。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拿出经书后打开,里面出现了一幅幅图像:不动明王大手印!

    图像之后是一段繁杂的佛家咒语:金刚萨埵心咒!

    看完经书王七麟明白了,这经书中记载的是佛道两家修行之精华。

    ‘临’字真言!

    道家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中的‘临’字真言。

    本来这九字真言是道家秘术,孙禅师却以通天大能将道佛两宗的秘法结合,九字真言每一个字结合一个佛家大手印和一段佛家法咒,它们融合在一起拥有了无上大威力。

    拿‘临’字真言来说,它结合的手印是不动明王印,结合的法咒是金刚萨埵心咒,一旦使用能让人定力无穷、不动不惑,任何妖邪不能侵蚀其心与意志。

    另外,它一旦施展,使用者可以暂借天地灵力。

    这就很霸道了。

    如果使用者所处之地灵力充沛,那临字真言将能使他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震惊,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宝贝?王七麟看完后眼眶都红了!

    放下佛经,他又拿起了那张图。

    图上画的是一个面目身形极尽狰狞、极尽彪悍的佛。

    只见这尊佛头戴白马头,满头长发蓬乱如狮鬃,他颈挂骷髅头,腰围虎皮裙,面有三眼,三眼怒睁,生有八条手,每条手臂分别持骷髅碗、绳索、大蛇、骷髅杖等。

    王七麟见过类似的画像,那就是杜操背上的凶神。

    他凝神看向这幅画,依稀有一尊怒佛大踏步而出,冲他做忿怒咆哮:“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救苦救难,若有违本心,本金刚定斩不饶!”

    王七麟急忙甩甩头从幻象中走出来,这不是凶神,这是佛教护教大金刚,马头明王!

    马头明王的忿怒形相是为降魔除障所生,是为了利益众生而现,其背后是对众生之悲心,而并非忿怒与嗔恨心。

    这也不是一幅佛图,它是一张镂神图。

    镂神图是一样神物,新汉朝把纹身和刺青称为镂身,镂神的名字由此而来。

    这种图上真有一缕神念,贴到背上后顺着纸上图像纹下来就会将神念藏于身体中。

    杜操背上的凶神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王七麟手中的镂神图可比杜操用的珍贵许多,杜操背的是邪神,这可是佛教大金刚,乃是正神。

    可是要背马头明王比背凶神还要危险,马头明王嫉恶如仇、光明磊落,背着他的人若是一生所行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那马头明王能庇佑他万邪不侵。

    不过若是这人做了坏事,那马头明王会亲自将他送入地狱!

    比如刚才马头明王一出现,就喝令王七麟去将困于图中的张玉宁解救出来,因为他已经承诺人家了。

    所以有好东西在手里,他也用不了。

    他这辈子不可能无愧于心。

    徐大和谢蛤蟆更用不了,这两个货指不定干了多少亏心事。

    这样他只能将镂神图先收拾起来,然后准备练临字真言。

    开练之前,他照例朝着祖坟方向跪拜:“祖宗保佑,保佑不孝子孙练成临字真言,只要我能练成,那以后你们的香烛我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