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5.合半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不是张玉宁,这恐怕也不是什么生花楼弟子。

    这是个邪魔!

    谢蛤蟆凌空扑下,道袍迎风展开如同大鸟。

    一道火焰符拖着熊熊烈焰直飞而去,大鸟再振翅,又是几道火焰符飞出。

    顿时,半个房间上方烈焰滚滚!

    邪魔临危不惧,他仰头直面谢蛤蟆也挥动手臂。

    桌子上的画纸飞了起来,并且变长变宽变大。

    火焰冲撞画纸,画纸又迅速的变黑变硬。

    被烧焦了。

    但火焰终究被挡住了。

    邪魔又是挥手,墙上一张画纸飘动,一条吊睛猛虎从中奔袭而出,仰头就是一声虎啸!

    屋顶再度破碎,一道人影穿过熊熊火焰杀了下来,踏焰而至,声势骇如杀神。

    长刀劈出!

    猛虎抬头!

    虎头被从中劈成两截,这猛虎顿时消失,墙上的画也燃烧起来。

    可怜百兽之王,只来得及装个逼叫了一声就被人给劈了。

    王七麟落地翻滚,左手拍地面身躯打横着飞向前方,右手握住妖刀嗖嗖嗖三刀飞出!

    邪魔又是挥手,屏风爆裂,一张白纸飞出来化作一道白床单一般飞向谢蛤蟆。

    谢蛤蟆落地顺势后退,连连甩手放出符箓抵挡这白床单。

    王七麟直面邪魔,三刀斩落他站稳身改成双手握刀,一刀劈出,孔雀开屏!

    几十道刀影连绵成排的扫向邪魔,邪魔身影闪现竟然全数避开。

    王七麟心里一惊。

    邪魔身影再度闪现,一步到了他跟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

    森寒气息狂虐的顺着肌肤涌进他身躯,他的心里陡然出现一股残酷、暴虐、怨恨的情绪。

    双鱼玉佩中的太极鱼开始游动,邪魔掐在他脖子上的手一下子燃烧起来,他的身影再度闪现,急忙后退。

    火焰接着森寒气息涌入王七麟身躯,将冰冷感全给烧掉了。

    王七麟恢复正常,他知道这邪魔辣手,便迅速的运转内力逼出刀芒,身影旋转如流风,追着邪魔一刀接一刀的斩出。

    刀芒杀了邪魔一个措手不及,它身影后退避开了刀刃却差之毫厘被刀芒扫中。

    血一般的红锈在刀刃扭曲,邪魔身上顿时被划了一道口子,浓烈的红雾喷了出来。

    趁你病要你命!

    王七麟步步紧逼,邪魔身影一闪出现在一道屏风后面。

    谢蛤蟆一张椅子甩了上去。

    椅子要撞上屏风的瞬间化作一只山狸。

    山狸利爪撕开屏风,但屏风下是一道冰盖,顿时将山狸给冰封了起来。

    接着冰盖延伸要将他们给一起冰封。

    王七麟一刀斩出,冰盖出现裂纹但没有破碎。

    劲风扑面。

    他抬头一看,一个后脑勺隔空而至,苍白的大手冲他拍下。

    气焰嚣张。

    王七麟急忙后退。

    身后也出现了冰盖,大手已经挥到了面前,王七麟不得不调动十年内力全力冲邪魔劈出。

    刀刃劈中手掌。

    邪魔向后飞、王七麟往后退。

    接着邪魔身躯在空中诡异一晃,再度劈手冲他飞来。

    旧力枯竭,新力未生!

    王七麟暗暗叫苦翻滚躲避,怀里有东西在晃动,他迅速想到了先前炼化出来的天官赐福丹。

    这真是几颗懂事的灵丹!

    反应过来后他起身,同时抓出一枚药丸子塞进嘴里。

    入口即化。

    新生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他四肢百骸。

    邪魔紧追不舍,王七麟扭腰一记回马刀!

    更强劲的内力如岩浆般一飞冲天,涌入妖刀后刀芒如毒蛇吐信般闪烁不定,猛增一尺!

    这打了邪魔一个措手不及,它等于送上门来,刀芒从它头上划过,一蓬乱发被切断,化作满天血雾。

    邪魔后退,王七麟追逐,他一手持刀猛砍一手从怀里掏药丸子往嘴里塞。

    新力生出!

    新力生出!

    新力又出来了!

    妖刀化作无尽刀影将邪魔层层缠绕,它不管往哪转都有刀光在等候着!

    血雾冲霄。

    万家灯火!

    寒意凛然的刀芒猛然洞穿了邪魔,邪魔闪现的身影凝滞不动,随即化作一道粗大的红色烟柱。

    造化炉飞了出来……

    短短几个回合,王七麟感觉有些虚,他等造化炉出现后便拄着刀蹲在了地上猛吸气。

    与此同时,徐大一声厉喝在门口响起:“何方妖孽,让大爷来会会你!”

    卧房外面人声鼎沸,张神医的惊恐叫声、泼皮们兴奋的讨论声,当然还有徐大威风赫赫的咆哮声。

    内力运转一个小周天,王七麟站起身走出去说道:“肃静!”

    张神医踉跄着冲他跑来,叫道:“王大人,这是做什么?”

    王七麟道:“捉鬼!”

    “不是鬼,是精怪,这是个合半颅!”谢蛤蟆一瘸一拐的走出来说道。

    张神医期盼的看着两人道:“那我孙儿……”

    谢蛤蟆轻声道:“节哀顺变。”

    张神医两眼一翻就要倒地。

    王七麟想到了墙上那幅诡画,道:“应该没死。”

    张神医踉跄一步赶紧往屋子里冲:“没没死?宁儿?宁儿!”

    屋子里一片凌乱,到处是碎裂的桌椅纸片,但没有人。

    没有活人也没有死人。

    张神医祈求的看着他问道:“我家宁儿没有在屋里,对不对?”

    王七麟带他走到张玉宁的画像前道:“你孙儿应该被封印于此了。”

    张神医以为他在胡言乱语,正要绝望的叫,结果画像中的张玉宁很慢的眨了眨眼睛。

    这把老神医吓一跳,赶紧往后退:“这这这,这怎么回事?”

    谢蛤蟆道:“你孙子在这两个月有没有去什么古怪的地方?”

    老神医连连摇头:“顶多去乡下村里看诊,绝没去古怪地方呀。”

    谢蛤蟆问道:“没有去乱葬岗、老坟地、杀人场这些地方?”

    张神医说道:“没有,他没去。”

    谢蛤蟆抚须皱眉:“怪了。”

    王七麟也觉得古怪。

    他知道合半颅,这妖邪乃是被斩落的首级或者被敲碎脑壳所化,当人的首级、碎裂的脑壳带着怨念聚集在一起,又有小鬼附着于上,合半颅就出现了。

    按字面理解,这妖邪就是两个一半的脑袋合在一起,其实也可能是好几块脑袋合在一起,所以有时候一个头上没有脸,有时候有好几张脸。

    这是比较少见的妖邪,所以王七麟猜测它可能是从新阴路跑出来的。

    他又问谢蛤蟆道:“道长,这合半颅怎么会生花楼的法术?”

    谢蛤蟆摇头:“不晓得。不过或许这不是生花楼的法术,只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怕妖邪难对付,就怕妖邪会法术。

    这时候正在屋子里收拾画的徐大忽然叫道:“傻大胆?”

    泼皮们要往里挤,王七麟知道情况不会很好,便对徐大说道:“维持秩序。”

    徐大将一幅画递给他,然后一步冲到门口抓住挤的最积极那泼皮,一把给掼在地上!

    简单粗暴,有效。

    王七麟看这幅画,正是先前合半颅在桌子上画的那张脸。

    他说道:“我知道了,这合半颅想用傻大胆的脸。”

    徐大挠挠头道:“那它是瞎了眼吗?能看中这么一张脸?张家少爷的脸不好吗?除了老七,伏龙乡里就他长得帅气。”

    张神医怒视他!

    王七麟想到了傍晚见面时候张玉宁那无法控制的面容,道:“张少爷的脸应该是用不了多久了,如果我猜测不错,一张人脸它不能用很久。”

    “一张脸不能用很久,但他可以再画一张,”谢蛤蟆摇头:“所以它看中的不是傻大胆的脸,而是傻大胆的身子。”

    徐大更疑惑了:“馋他身子?”

    说完他笑了起来:“唉呀妈,这口味也太独特了。”

    “蠢材,”谢蛤蟆沉声道,“前些日子你那弟兄说过,这傻大胆天生憨傻,他可能是生来就魂魄不全,这种人很容易鬼上身、妖邪附体。”

    “但又听你弟兄说他从小敢去荒坟并且没事,那他应该是阳气重、火气旺,所以妖鬼不能近身。”

    “可是这傻大胆前些日子却得到了一张能出来妖女的诡画,王大人将这画烧掉后,他家里又出现了一张,怎么回事?”

    王七麟也分析出来:“合半颅一直给他这种诡画。”

    谢蛤蟆点头:“不错,不光给画还给他补药,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王七麟道:“肯定不是房事扶贫。”

    “对,是为了榨取他阳气、浇灭他阳火!”

    王七麟道:“我明白了,他只是暂用张玉宁的身份,因为不能占用张玉宁的身躯,他只能不断给自己画脸。而一劳永逸解决这问题的办法就是,去侵占傻大胆的身躯!”

    谢蛤蟆看向画像:“这也是他一直将张玉宁封锁在画里而不是杀了他的缘故,要使用画脸秘术需要人的血气。”

    “同样道理,傻大胆也活着,也被封进画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