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4.脸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食气鬼!

    诡画!

    失踪的傻大胆!

    丰神俊朗又神秘莫测的张玉宁!

    另外谢蛤蟆曾经说过,江湖上有个古怪门派叫生花楼,门内弟子妙笔生花,一支笔能画天下万物。

    从生花楼这名字和他们做的事就能判断出来,这个门派做的事跟绘画有关,门人中男子风流倜傥、女子妩媚可人,非常在意个人形象。

    那么把这些元素综合一下呢?一个推测出现在王七麟脑海中:

    张玉宁不知道怎么拜入了生花楼门下,在医馆中绘制鬼画。

    傻大胆因为性情憨傻,被他所利用,只是不知道他利用傻大胆做了什么、现在又把傻大胆怎么样了。

    谢蛤蟆给他一个推测:傻大胆可能已经被他绘入画中,做成了一幅诡画!

    当然这些还不是事实,实情如何他们得在今晚探知。

    先前王七麟说明日带人来医馆搜查是给张玉宁施加压力,让他赶紧转移有问题的东西。

    这叫打草惊蛇!

    不多会之后,几个泼皮捂着头、包着脸的来到医馆,他们进来后便开始嚷嚷,张神医出门一看他们全受了皮外伤,便赶紧带着徒弟处理。

    张玉宁没有出现。

    见此泼皮们便执行了B计划,他们在医馆里又打了起来。

    听到喧闹声,张玉宁终于从卧房急急的赶了出去。

    王七麟三人立马悄悄的翻墙而入。

    张玉宁的卧房就在前面不远处。

    房门半掩,门口挂着一盏灯笼。

    夜风吹的灯笼摇晃,里面的灯光也在晃。

    王七麟低头看自己的影子。

    他的影子拉长又缩短、往左又往右。

    第一次来医馆过夜时候的回忆涌上心头。

    他突然想到了那些无人点亮而自燃的灯笼,便拉了谢蛤蟆一下低声说了出来。

    谢蛤蟆想了想,拿出一张黄表纸折了个纸鹤,然后咬破中指在上面点了两个眼睛、潦草写了一个符。

    接着他手掐请神法印口中快速念道:“人手一张纸,鬼眼一座山,千山能飞过,百鸟自快活。疾!”

    黄纸鹤抖动翅膀飞了起来,先是高飞到灯笼上方,又徐徐降落下来。

    王七麟盯着灯笼看,灯笼中隐约伸出一支纤细的小手要去抓那黄纸鹤……

    “嘶,怎么回事?”

    谢蛤蟆正要解答,一阵夜风恰好吹了过来。

    灯笼摇晃,纸鹤燃烧,带着红灯笼一起燃烧。

    这下子谢蛤蟆顾不上回答,他低声道:“快点上房,机会!”

    王七麟压下心头疑问,借着徐大肩膀悄然而利索的跳上屋顶。

    谢蛤蟆腿脚不利索,结果爬墙倒是快,跟壁虎似的几下子蹬达上了屋顶。

    徐大则重新爬墙跳了出去。

    他今天是支援兵种。

    灯笼燃烧,张玉宁很快回来了。

    时值三月下旬,月亮弯如一道弓弦,夜色不甚清晰。

    他抬头扫视墙壁,月光照在他的脸上,秀气的面容有些阴鸷冷漠。

    后面有人跑来问道:“宁哥,怎么了?”

    张玉宁低头道:“没什么,灯笼烧了。”

    那人随意道:“刚才有一阵风吹的大,可能灯笼摇晃火烛倒了给引燃了,门口有一个灯笼也烧了。”

    张玉宁道:“是吗?我过去看看。”

    等两人身影消失,谢蛤蟆爬到王七麟跟前小声道:“他肯定跟生花楼有关系,医馆所用的都是纸灯笼,里面绘有小皮鬼,能点灯、能监视四周。”

    王七麟恍然:“今天发现我的不是张玉宁,是灯笼里的小鬼?”

    “对。”

    “但那天我们含着冰台珠,怎么没有发现这些小鬼?”

    “小皮鬼算不上鬼,是小孩走丢的魂所化,能力很弱,鸡鸭都不惧怕它,更没什么阴气。”

    王七麟点头。

    家有一老,真的很叼。

    他找了个位置藏好,掀开瓦片抠开封泥弄了个缺口,一只眼睛贴上去后——

    下面一盏油灯在飘忽飘忽的闪烁。

    张玉宁这卧房很宽敞,用屏风隔成几个区域。

    王七麟记得张玉宁走之前在书桌位置来着,于是他找到书桌爬了过去。

    从上俯瞰,他能看到书桌上有一张画,上面画的是一只狸猫,这狸猫眼睛大张、前爪翘起,好像要扑抓什么东西。

    极为逼真,栩栩如生。

    前院的喧嚣声渐渐平息,外面响起轻盈的脚步声,张玉宁回到屋子里。

    他进屋后先挨个去窗口拿下一张小纸片,看到纸片的位置都没有变化,这才松了口气。

    屋顶上的王七麟暗暗心惊,这小奶狗很谨慎啊。

    接下来张玉宁掀开床板开始捣鼓起来,从中拿出了一卷又一卷的画。

    显然,王七麟的小计谋得逞了,这货准备连夜转移。

    将画卷全搬出来后,张玉宁打开一卷挂在了墙上。

    王七麟定睛看去,这是他的自画像,上面的张玉宁白衫飘飘、握着折扇在踏青。

    画像更是逼真,画纸上的他抬腿要踩到草地上,仿佛下一步能从画里走出来。

    收拾出东西张玉宁站在书桌前拿起笔又开始泼墨,他继续在猫扑图上绘制,绘制完后拿起来欣赏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就给撕碎了。

    图纸撕碎的时候,王七麟隐隐听见下面传来一声猫叫。

    邪门!

    屋子里张玉宁坐了下来,看着书桌开始发呆。

    这样就无聊起来,王七麟没事干看向识海,造化炉已经将五枚九草大补丹炼成了天官赐福丹,他取出来放入怀中。

    可惜现在不是服用良机,否则又可以多几年内力了。

    发了一会呆,张玉宁起身去打开了屏风,屏风有夹层,里面还有画。

    他拿出一幅画来看了一会,叹了口气:“得快点动手了,要来不及了!”

    喃喃了几句他将画放到了书桌上,王七麟定睛看去,结果这不是一幅画,而是一张空白的纸!

    张玉宁又拿从墙上挂的画里摘下两幅在上面涂抹起来,但涂抹之后就会不满意的摇头去撕掉。

    其中一幅山水画撕碎后,王七麟看见有一道流水落在地上。

    快到午夜时分了,张玉宁看看天色站到了书桌前,拿起一支笔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空旷的房间里没什么家具,夜风透过窗缝吹进来在屋子里回旋,呜呜有声。

    豆苗大的烛光不住的跳动。

    王七麟偶然间瞥了眼墙壁上的张玉宁自画像,图像中他踩在草地上要往前走。

    不对!

    刚才图中人迈出了一步,那一步没有踩在草地上!

    这时候一直静默的张玉宁开始持笔挥毫,笔走龙蛇在图上画出了一张浓眉大眼、咧嘴憨笑的面容。

    画好后他拿起来看了看,又放下图像并随手放下一样东西。

    王七麟下意识以为他放下的是笔。

    可他随后一看——

    是一张脸!

    赫然就是张玉宁的脸!

    王七麟全身汗毛一下子炸了起来,食气鬼、张玉宁自画像、白天时候他控制不住的面部表情……

    真相浮出水面……

    就在他弄清真相的瞬间,屋顶震动、瓦片碎裂,谢蛤蟆猛然的动手了:“妖孽敢尔!”

    声音响起之前,一道火符飞了出去。

    张玉宁听到响动一边伸手去摸那张脸一边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预料中的白板脸没有出现。

    王七麟看到了一个仰起来的后脑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