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3.再查医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大骑着一匹黄骠马回来。

    春风得意,一脸浪荡。

    黑豆躲在门口悄悄往外看,然后回过头来先确认了一下娘没在院子里,再然后他骑着扫帚闭上了眼睛——

    沙场的风儿,依然喧嚣!

    王七麟把玩着妖刀问道:“你怎么把马骑回来了?没顺路给人家将军府送回去?”

    徐大理直气壮的说道:“不顺路啊,而且老将军不是说办完事奖你一匹马、一千金铢吗?”

    “奖励的事不要再提,回头我告诉你原因,”王七麟摇头,“反正你该把马给人送回去。”

    徐大分析:“就算我们不要奖励,那你看,我们帮了将军府大忙吧?大爷把马送回去再回咱们伏龙乡,将军府不能让大爷走着回来吧?他们会让大爷骑着马回来,这样大爷骑马回到乡里,到时候再送回去、再骑回来……”

    说到这里他一拍手:“死循环!”

    王七麟道:“也有可能人家弄个马车把你拉回来。”

    “爷们只骑马,不坐车!”徐大义正言辞的说道,“不过我这次去县里也干了正事,我托我县里的朋友打听了一下傻大胆,没有他的消息,你说他到底去哪里了?”

    王七麟也觉得古怪,只能摇头。

    他问道:“我让你盘查他的人际关系,你有没有安排人去做事?”

    这一招是从地球上学的。

    徐大愁眉苦脸的说道:“盘查了,但傻大胆没有什么古怪的关系。他就跟那几个怂货混在一起,偶尔去聚香楼混点剩饭剩菜、去寡妇门口偷瞄两眼,哦,俊哥儿说他前些日子时不时去医馆。”

    “去医馆?”

    “对!”

    桌子上还有黑豆没舍得吃的芝麻饼,徐大鼻子好使,嗅到后捞出来开始啃。

    黑豆耳朵好使,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急忙惊恐的跑回来。

    徐大满脸无辜:“我本来不想吃的,可是这饼太香了。”

    黑豆露出弱者的假笑:“我不爱吃,大爷吃。”

    一些漫不经心的说话,将我疑惑解开……

    王七麟脑海中灵光一闪,猛的想到了医馆里的食气鬼……

    食气鬼能嗅妖鬼,在阴间专门给阎王守关。它们来到阳世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有一个原因便是阴间发现有鬼邪作恶,食气鬼来寻找它们。

    那么,如果那个食气鬼来到医馆的原因,并非是简单的想来吸食病人阳气进行修炼呢?

    或者,它可能犯了全天下食气鬼都会犯的错误:本来不是想来吸人阳气修炼,只是碰到了一群重病人,忍不住就吸了他们最后一口阳气……

    王七麟猛的站了起来,他说道:“医馆可能有问题,我得再去探探!”

    他等待太阳下山后才出发,从医馆卧室方向爬墙跳了进去。

    今夜他是搜查官。

    一身黑色紧身衣。

    下场也和搜查官一样——

    王七麟落地后前面就是卧房,他小心往前走了几步,门口灯笼摇晃,一间房子里猛的响起一个声音:“谁?”

    被人发现了!

    一道身影潇洒的伸手往窗户上一撑便跳了出来,夜风吹动他两鬓的发丝,雪亮的月光照在他的白色长袍上,当真是翩翩美公子。

    不过他五官死气沉沉的耷拉着,看起来没什么生机,这很减分。

    张玉宁!

    王七麟心里一动,他想到了当初被坑的经历。

    那会他怀疑过这张玉宁有问题,怀疑过他故意骗自己说不知道有健康人被食气鬼给吸了阳气而死的事。

    可是后来看对方得知弟弟死讯后的痛苦悲怆不像作假,他也就没怀疑。

    说时迟那时快,脑海中回忆起这段经历仅仅是一瞬间,随即他快步向张玉宁冲去,作歹徒架势持刀像他劈去。

    张玉宁冷笑,他脚步如踩滑轮,身姿一晃避开了这一刀,白袍在夜色中飘荡,自有一股风流倜傥的味道。

    两人近距离交错而过,互相看清了彼此样貌。

    张玉宁的俏脸上五官古怪的扭曲了一下,随即他连退几步冷静的说道:“啊,是王大人?我还以为是哪个小毛贼想进来偷东西呢。”

    王七麟没有追击,他微笑道:“张公子,好身手啊。”

    张玉宁道:“什么身手?你是说我刚才避开的那一下?哦,草民自幼跟随爷爷和爹爹修习五禽戏,身手还算敏捷。”

    刚才那一下可不只是敏捷,王七麟已经确定这小奶狗有问题。

    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是点点头道:“这样最好,你们医馆最近可不安稳,刚才本官巡街的时候看见有人在墙头鬼鬼祟祟,所以才爬墙进来看看。”

    张玉宁冲他抖了抖眉毛问道:“有吗?”

    “本官还能骗你不成?”王七麟不悦,“还有你冲我抖眉毛干什么?”

    勾引本官?

    这有点不尊重人,他王七麟像是好男风的人吗?

    张玉宁急忙拱手:“王大人息怒,我不是要质疑您,只是、只是这太可怕了。”

    王七麟道:“也没什么可怕的,现在天色黑了,有可能我眼花了。不过今晚你们小心点,尽量不要住在医馆里了,我明天带人进来搜查一下,看看是否藏着歹人。”

    张玉宁又拱手:“多谢王大人,王大人恪尽职守、揽辔中原,伏龙乡有您管制,真乃百姓之幸!”

    王七麟得意的摆摆手:“都是本官该做的,另外本官最近遭受了一些跌打伤害,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治跌打损伤的药?”

    张玉宁道:“当然有,跌打酒、七厘散、正骨水……”

    王七麟摇头道:“我这人碰不得酒,也不想用散药,有没有药丸?”

    张玉宁微笑道:“当然有,百宝丹、舒筋丸。”

    王七麟还是摇头:“这些我知道,见效太慢了,有没有见效快的?”

    张玉宁道:“我家另有祖传神药,九草大补丹……”

    “那就这个吧,给我弄几个用用。”王七麟说道。

    张玉宁暗骂一声狗官,脸上陪着笑去给他拿药。

    但他一笑,眉头带着眼角一下子耷拉下来。

    王七麟惊讶的指向他的脸。

    他赶紧捂住眼睛郁闷道:“抱歉,王大人,近来春风料峭,我的床头靠着窗户,晚上被吹了几次,好像得了吊线风。”

    王七麟叮嘱:“那你好好治啊,另外多拿几颗大补丹,徐大人最近肾虚,我顺便拿两粒回去给他吃。”

    他已经确定了,张玉宁这小奶狗上次绝对坑了他。

    所以这次他要坑回来。

    我王七麟做官光明磊落,绝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但也不能被人白坑了!

    张玉宁拿出了五粒大补丹,王七麟失望:“就这些?徐大人肾比较虚啊。”

    “这已经是我手头上所有存货了。”张玉宁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七麟收下药盒笑道:“行吧,那我先走了。”

    他又爬墙跳了出去。

    张玉宁阴沉着脸离开。

    王七麟出去后便给徐大和谢蛤蟆使了个眼色,离开医馆后他说道:“里面绝对有鬼……”

    “又有鬼?这到底是个医馆还是个坟场?”徐大惊呆了。

    王七麟改口:“里面有问题,老徐你弄几个人去惹事把人都引出去,咱们趁机上屋顶,看看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