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2.双鱼玉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得知又有新阴路出现,王七麟皱眉。

    难怪这段时间区区一个乡里头都有这么多诡事连续出现!

    阴路。

    只是这么个称呼。

    其实这并非是具体的一条路,而是代表阴间与阳世之间又开了一条通道。

    阴邪鬼怪只要进入这通道,它们具体去往哪里不好说,可能与执念相关、可能是随机出现,正所谓通幽曲径、百鬼夜行,人有人道、鬼有鬼路。

    所以要想堵住阴路,就得在根源位置下功夫。

    王七麟让徐大去通知石周山。

    他不去了。

    因为这货坑了他,他怕见面后忍不住拔刀砍他。

    这还无所谓,他怕砍不过人家,那样岂不是尴尬了?

    当初在医馆时候,石周山对他的试探一拳让他记忆犹新。

    自己不是石周山的对手,这点他清楚。

    这次将军府的事彻底解决了,王七麟要去告辞。

    黄化极倚在床头问道:“王大人这么着急要回去吗?不如在府中歇息一晚,好歹让老夫招待一二。”

    但他身体虚弱,多说两句话便忍不住咳嗽起来,就在他弯腰咳嗽的时候,一本金黄色佛经掉落出来。

    看到佛经,黄化极愣了一下。

    王七麟以为他不知道这佛经来源,便解释道:“这是那位……”

    黄化极举手示意他不必多说,道:“我都明白。”

    轻轻抚摸经书,他递了上来:“王大人,这经书是你们听天监交由我的,乃是佛道名师孙禅师所留,有辟邪戮魔之功效。”

    “本来这经书是要放入塔顶,这样当阴路断绝,经书可以将留在塔内的阴魂鬼邪给诛杀。只是我没放,我不想让他魂飞魄散,所以这次阴路关闭,他便跑了出来。”

    “现在塔内阴魂已经被你斩杀,它已经无用,正好我苦恼于该送你什么礼物来表达谢意,这样我就将它赠予你吧。”

    王七麟沉默了。

    苦恼于该送什么礼物?千枚金铢、宝马神兵,还有大长腿孙女,这些都可以啊。

    当然他最想要的还是关于伏龙乡小印诅咒的真相和破解方式。

    现在老将军给他这本经书很可能就跟破解诅咒有关,因为这经书出自孙禅师之手。

    孙禅师是个有通天大能的异人,他是新汉朝少有的道佛双修名家,当年一朝悟道便以绝伦风姿踏海去了东瀛。

    毫无疑问,这种人身上的虱子都比人多一分仙气,更何况遗留的经书?

    随后黄化极也给他介绍道:“据当时将经书交给我的玉帅所言,此书内藏有一招大威能功法,只是要想参透得需要机缘和悟性,希望你能参透它。”

    王七麟心头大喜,接过经书连连道谢,转身离去。

    黄化极又叫住他:“王大人,你没有疑问吗?”

    王七麟有很多疑问,比如他的阴魂怎么被替换、比如他的阴魂怎么会去了无极塔、比如他怎么把黄轻云的阴魂带入阴间、比如黄轻云为什么一夜只能从无极塔跌落一层。

    但他没问,只是摇头道:“好奇心能害死鬼。”

    黄化极失笑:“你是个聪明人,王大人,我想你以后能在听天监立下一番功业。”

    他带着经书离开,徐大已经借了将军府一匹快马赶往县城了,这样他和谢蛤蟆坐着板车返程。

    路上他把经书拿给谢蛤蟆看:“黄化极说这本佛经是孙禅师留下的,里面藏着非常厉害的一招,你看看是什么?”

    谢蛤蟆随便掀开一看,指着里面的图像笑了:“这不是佛经,这是一本道经,《抱朴子》!”

    王七麟诧异:“这是用梵文写的吧?用梵文写的道经?”

    谢蛤蟆大笑着将道经归还给他:“孙禅师此人,放荡不羁、天真烂漫,或许是他开的小玩笑吧。”

    两人都不认识梵文,他把道经收了起来,然后闭目看向识海。

    造化炉将能将《八卦归魂刀法》炼为《太阴断魂刀法》,他猜也能炼化这本道经。

    出乎他的预料,此时造化炉已经火力全开了,只见炉子下火焰熊熊,但燃烧的不是红色火焰,而是一道赤青色烈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火焰。

    不用说,这火焰是斩杀了副将阴魂所成,这阴魂比他以往碰到的鬼怪都要厉害许多。

    如果不是无极塔中满天神佛相助,他这会已经躺在棺材里等待黑龙抬棺了。

    炉子上炼制的正是前段时间得到的六步气玉,玉片在炉口上缓缓的翻滚,本来晶莹剔透的玉片如今出现了一道道鱼纹。

    等到车子走到半路,他的怀里多了一枚玉佩。

    一黑一白两条鱼口尾相衔,太极鱼,双鱼玉佩!

    高级鬼魂炼化出来的先天玉,王七麟知道它肯定有大威力,但具体有什么威力他还不清楚,反正佩戴了这块玉佩后他感觉身上暖洋洋的。

    初春的寒风,变得如娇媚少妇般温柔。

    此次在无极塔内与阴魂交锋让他进一步意识到了自己水平的不足,他决定再去买几枚九草大补丹练一练。

    之前他斩杀了五个山傀和一个苏氏小鬼,已经积攒了六道赤红火焰,可以炼六颗天官赐福丹。

    于是他先把《抱朴子》道经放到一边去,打算先用造化炉炼天官赐福丹。

    回到驿所他看到黑豆孤零零的蹲在门口柳树下玩泥土,地上掏了两个洞,掏出许多土来。

    小盆友在伏龙乡没有伙伴,只能自己玩泥巴。

    王七麟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心里一软:“黑豆,你在做什么?”

    黑豆回头,灰头土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在挖老鼠窝。”

    “小心被老鼠咬了。”

    “才不会,我又不是一两岁的小娃娃。”

    他说完失望的站了起来:“舅舅,你们这里怎么那么穷呀,老鼠窝里一点粮食都没有,跟我家一样穷。”

    王七麟笑道:“我们这里不是穷,而是老鼠不存粮食,它们存钱。”

    黑豆震惊,随即飞一样冲进院子去找了个烧火用的小铁铲,激动的又跑回来准备开挖。

    王七麟拎着他衣领把他拎走,他大叫:“放开我,我还能挖……”

    抽了抽鼻子,他又好奇的问:“什么味道?我闻见芝麻的香气啦。”

    王七麟服了,他们离开将军府的时候厨房正在烙芝麻饼,于是他要了几张用包袱给裹了起来。

    将外甥拎进屋后他打开包袱,烙的焦黄酥脆的芝麻饼露出面容。

    一张张饼还温乎乎的,薄薄的饼子上撒了芝麻粒和红糖,麦香味、芝麻香味和甜甜的滋味融合在一起,黑豆张开嘴要欢呼,结果流出口水来。

    “洗手,回来吃。”

    黑豆飞奔出去,又飞奔回来。

    “脸呢?”

    黑豆急忙指着腮:“在这里,舅舅在这里。”

    王七麟翻白眼:“我是说,脸怎么没洗?”

    二话不说,孩童又飞奔出去。

    终于拿到芝麻饼,黑豆赶紧掰下一点边放进嘴里,然后再度飞奔出去。

    很快他又飞奔回来:“娘说,先给舅舅吃。”

    王七麟摇头:“舅舅不爱吃,你吃吧。”

    黑豆再度飞奔出去。

    王七麟也饿了,闻见饼的香味更饿,他对谢蛤蟆招招手说道:“趁着徐大不在,走,出去吃。”

    卧房里头,正在缝补衣服的王巧娘看着儿子举起来的芝麻饼问道:“不是让你先给舅舅吃吗?”

    黑豆认真的说道:“舅舅不爱吃,豆先给娘吃。”

    王巧娘抚摸着他的冲天辫说道:“舅舅怎么会不爱吃呢?他是舍不得吃,去,豆要懂事哟,还是先去让舅舅吃。”

    黑豆使劲点点头:“先给舅舅吃,豆懂事。”

    他跑回去一看,屋子里没人了,然后挠着头跑出门去,看见王七麟和谢蛤蟆的身影消失在街头拐角。

    见此他急忙追去,等他拐过街头看见了一家铺子,他舅舅正坐在八仙桌旁夹起一块软颤颤、香喷喷的大羊肉……

    烙饼一下子不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