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1.阴路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谢蛤蟆长袖飘荡,一白一黑两道灵符飞了出去。

    灵符飞出相遇后如雌雄蝴蝶般互相吸引,贴在一起飞快转动,随即化作一个八卦。

    八卦比哪吒还厉害,不见风也能长,很快变成一把大伞挂在他们头顶。

    摇曳的人形黑雾样貌大变,竟然变成一个满脸凄凉的精瘦老头。

    跟旁边的黄化极一模一样!

    王七麟心里暗道一声:果然这样!

    黄化极被八卦大伞笼罩住后却猛的变得恍惚起来,他眼神呆滞的晃了晃,一道阴魂从身躯中走出。

    这阴魂长得剑眉入鬓、鼻如悬胆,面目英俊、虎背蜂腰,竟然是个外貌极为出色的中年人。

    只可惜这人眼睛狭长、嘴大唇薄,气质狠戾,让人看了心里难以生处好感。

    王七麟诧异,这人跟黄流风竟然有五六分的相像!

    一个猜测出现在他心里。

    黄将军只有一位儿子,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难怪副将发现黄轻云被苏贼纠缠后便怒不可遏的将他给斩了。

    起初王七麟以为是黄化极纵横沙场手腕冷酷,原来副将是在守卫自己孙女!

    这是亲孙女。

    副将阴魂现身后立马往后退去,他躲入一片黑暗中悲怆狂笑:“听天监名不虚传,我就不该让你们插手我家内事!只是没想到,一名小印竟然也有这番本领!”

    王七麟缓缓抽刀。

    斩马出鞘,血色锈迹挣扎扭曲。

    副将厉声道:“王大人,我自认对你不薄,你为何非要跟我作对?”

    王七麟道:“我说为了正义和公道,你信不信?”

    “正义?公道?我不信!不信!”

    “世间只有强权,哪有正义与公道?若有正义与公道,我为什么会被镇压在这邪塔之中?为什么?”

    副将阴魂厉声狂笑,塔里顿时掀起一阵阴风。

    若有若无的敲木鱼诵经声又开始响起。

    王七麟看向头顶诸多佛像,愕然发现他们的嘴巴竟然在眨动!

    好像真的在念经。

    太极图的光亮逐渐消弭,又化为一黑一白两道灵符并慢慢燃烧。

    谢蛤蟆肉疼的哆嗦:“两仪归真符啊,我师傅就给我留了这么一张!这可是价值万金的神符!”

    灵符消失,塔里又归于黑暗,只留下三朵昏暗的火苗。

    火苗猛的摇曳。

    一道阴风席卷而来。

    王七麟甩手将刀鞘向风卷来的方向扔去,却双手持刀拧腰反向劈了一刀!

    声东击西。

    叼虫小鸡!

    金石之声,其音铮铮!

    妖刀劈中一块寒冰,逼得王七麟后退两步。

    阴风同时消失。

    副将阴魂后退,尖利声再度响起:“王氏小儿,为何非要与我作对?如果你真要主持公道,那为何不予我公道?”

    王七麟暗道去你娘的公道吧,你还真信老子是这样的人?

    他之所以要揭穿副将阴谋,其实是怕他在无极塔里搞鬼!

    副将阴魂能抢占老将军身躯,便能抢占他的身躯。

    而老将军的身躯已经老化腐朽,他的身躯却是青春充满活力,并且还是一名听天监的小印,虽然自认长得平平无奇,但还是有几分小帅的。

    反正如果他是副将阴魂,肯定迟早选择他的身躯。

    整个牌坊乡和伏龙乡,没有人的身躯比他更完美!

    现实不给他自夸的时间。

    敌暗我明,情形危急。

    王七麟低声道:“道长,带老将军走,我断后!”

    “哪里走?”

    阴风嗖嗖的吹了过来,像数九寒天夜里拉开了窗户。

    这次王七麟不再防备左右,他双脚使劲蹭地,往后退的身影猛然改为向前。

    后军变前锋!

    后撤改前冲!

    他说要走是诱使副将阴魂来袭,果然,副将阴魂怕他们进入龙日垂髫过道中,立马着急的发动攻击。

    太阴断魂刀,晓行夜宿!

    他脚步极快将双方距离缩短,斩马妖刀横向劈出中途变招改为上撩,刀风如狂浪般逆转撞击上阴风!

    一人一阴魂,短兵相接!

    油灯火苗疯狂摇曳,火光闪烁,照出佛影在地上晃动。

    塔中没有月光,太阴断魂刀无法威力尽显。

    但王七麟觉得这阴魂不是很厉害,刀法连环绞杀,他能感觉到自己一刀又一刀的劈在了阴魂身上。

    副将阴魂凄厉惨叫起来,声音像一蓬钢针塞入耳中。

    王七麟感觉耳膜剧痛,眼前一黑。

    同时一记硬拳正中他胸口,冰冷的寒意像蛇一样钻进他胸膛灌入他全身,运转流畅的内力顿时凝滞了!

    紧随寒意之后是爆发的力量,这一拳将他打的倒飞起来,几乎失去反手之力!

    就在此时一道道梵音响起。

    他感受到的痛楚迅速消失,体内寒意如汤沃雪,内力再度运转起来,他的视野不再黑暗,头顶亮起朦胧柔和的光芒。

    佛雕的光头在发光?

    副将阴魂清晰起来,王七麟不再被动挨打,一个鱼跃跳起来拖着刀两个箭步冲上去便开劈。

    凌厉的刀锋从阴魂上划过,十年内力全力翻涌,王七麟一口气劈出十几刀。

    刀刀不留情!

    副将阴魂挥拳出招,一拳一拳正中妖刀,竟然正面扛住了刀锋!

    梵音越来越响亮,一些古梵字飘荡在黑暗中,将副将给包裹住了。

    副将阴魂的攻势一时停滞,王七麟抓住机会内力灌入刀中,寒冷清冽的刀芒冷飕飕的迸射出来,他以夜黑风高转万家灯火——

    杀招频发!

    底牌全出!

    副将阴魂被劈的全身扭曲,最终刀芒斩落,它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化作烟柱。

    梵音声调更高压住了啸声,造化炉随即飞出,将烟柱给吸入其中。

    王七麟松了口气,他想仔细打量塔中布局,结果恍惚朦胧的光芒消失了。

    塔里再度陷入黑暗。

    完全黑暗。

    油灯已经被阴风和刀风吹灭了。

    王七麟一边往外退一边感叹,厉害了,塔里的灯是智能化控制。

    社会社会!

    他退到龙日垂髫通道口后低声道:“道长,你们在哪里?咱们现在先撤出去……”

    “王大人,我们已经出来了。”谢蛤蟆的声音从塔外传了进来。

    王七麟差点气死。

    谢蛤蟆竟然没给他掠阵,而是自己先跑了!

    黄化极虚弱的坐在地上,他阴魂离体多日能保存下来全靠这无极塔的奇妙,但他终究没有什么大修为,失去无极塔的力量支撑,他便陷入虚弱状态。

    王七麟将他背了起来,三人赶紧爬了出去。

    看见黄化极满脸疲态,丁管家大吃一惊:“你们在地下遇到了什么事?”

    王七麟正要冷笑,黄化极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摇摇头:“我累了,需要休息。”

    丁管家往左右叫道:“还不去找架床?其他人把门关闭。”

    黄化极又是勉强的摇了摇头:“不必关上了,下面阴路十余日前关闭了。此道阴路关闭,不知哪里又有阴路洞开,我朝又要百鬼夜行了!”

    辨认着他说话的腔调,丁管家呆若木鸡,随即缓缓的跪在了地上。

    黄化极轻声道:“老丁,扶我回去吧。”

    丁管家老泪纵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辈,哪有脸面接触将军?只求将军好心,给老头子解答一个疑问。”

    “当年决定将我大兄的阴魂关入塔中的人里,有你吗?”

    黄化极轻声道:“老丁,我们是兵,军令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