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5.殓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医馆里没有人声,只有草木被吹拂发出的哗啦声,一个个红灯笼在夜风中摇晃,像一只只阴沉猩红的大眼珠子。

    试了几个方向,王七麟发现越往西北走嘴巴里越冰凉,徐大也发现了这点,两人猫着腰握着刀悄无声息的摸到了西北角的厢房门口。

    徐大低声道:“你知道这屋子干什么的吗?”

    王七麟面皮抖了抖,有些困难的说道:“医馆的殓房。”

    徐大又问道:“你白天进去看过了?”

    王七麟点头道:“看过,当时没有问题。”

    “现在有问题了。”

    徐大冷笑,抬脚将房门‘哗啦’一下给踹开了。

    殓房里面漆黑一片,进屋后徐大掏出火折子晃了晃,看见供桌上有猪脚粗细的白蜡烛。

    两人一人一根白蜡烛,屋子里头总算亮堂一些。

    王七麟举起蜡烛看向靠着南墙的两张矮床,他记得这两张矮床上各有一具盖在白布下的尸体。

    可是烛光照过去,只有一张矮床上还有隆起的白布,旁边矮床上空荡荡。

    王七麟握紧刀柄快步走过去仔细一看,这具本来该搁置在矮床上的尸体落在了地上,但依然盖着白布。

    徐大使了个眼色要他用腰刀去挑白布,他正要动手,却用眼角余光看见旁边矮床上盖着尸首的白布抖动了一下。

    见此他一把拉住徐大指向旁边矮床。

    不用他说什么,白布又抖动了一下。

    徐大有功夫在身,快刀闪过,刀尖挑起白布甩开半截。

    一条手臂露了出来。

    一只老鼠也露了出来。

    这老鼠下半截身子被死人抓在手里,上半截身子则伏在死人手背上啃咬人肉,白布就是被它带的抖动。

    见此徐大退回来沉声道:“玛德,还是这具尸体有鬼!”

    王七麟正要回身,却猛的反应过来:“不对!这人死了怎么能抓到老鼠?”

    ‘铮!’

    一声脆响,长刀出鞘!

    《太阴断魂刀》起手式,夜黑风高!

    刀尖扫过如长风吹起,白布一下子被卷飞出去,露出底下一张苍白清秀的少年面孔。

    王七麟回头看向徐大道:“食气鬼是不是——你怎么了?”

    徐大脸色难看,眉头紧皱、眼睛睁大,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这个人我见过,昨天刚见过,他是张家孙辈中最小的一个!”

    王七麟心里一沉:“他也是重病吗?”

    “身子骨比你还壮实!”

    徐大一句话粉碎了他心里的侥幸。

    这食气鬼,修为已成!

    早上他问张玉宁昨晚有没有死人,这小奶狗竟然骗了他!

    如果他们早知道食气鬼已经成了气候,那早跑了!

    还好食气鬼一直没有动作,于是徐大赶紧闷声道:“走!”

    他这声音像是个信号,话音一落被他踹开那木门无风自动,咣当一声给关上了!

    徐大懊恼,刚才怎么没把这门给踹下来呢?

    一道月光透过窗户飘飘渺渺的照了进来,矮床上少年就跟提线木偶一样诡异的站了起来。

    依然双眼紧闭。

    依然面无表情。

    事情不能善了,徐大当机立断抽刀开打,口中怒喝:“老七先走,我来灭它!”

    只见他双眸圆睁、快步上前,大手青筋暴起将长刀举起劈下。

    顿时,钢刀化作流星斩,一刀劈向少年尸体的脑袋!

    接着少年尸体抓起身边矮床将他砸翻在地。

    将他砸翻后食气鬼扔掉床闭着眼睛冲他的脸贴了上来:憋说话,吻我。

    徐大赶紧伸手捂住口鼻,这鬼是要吸他的阳气!

    他的阳气只能给倚翠楼相好的,别人休想!

    一道削瘦矫健梧的身影从后面冒出来将食气鬼撞成滚地葫芦,并顺手拉起徐大往后退。

    徐大叫道:“门口在前面!”

    王七麟叫道:“后面墙上也有!”

    他白天的功课可不是白做的!

    被撞翻的食气鬼却以为他们无处可逃,并没有急着站起来,而是又跟提线木偶似的缓缓起身。

    趁着这空隙、借着招进来的月光,王七麟找到内室的门将徐大推了上去,将没有上锁的门一把撞开。

    门后有门栓,王七麟眼疾手快,徐大关门他便将门栓给插上了。

    接着食气鬼从外撞了上来:“咣!”

    张家行医多年赚了不少钱,家具很讲究,死人用的矮床都是实木的,这门自然也是实木。

    人的身体哪有实木结实?

    食气鬼力气大,可是附着的尸体脆弱,撞了好几下并没有撞开门。

    见此两人松了口气,王七麟拿出火折子一甩:

    红光亮起,满屋都是森森牌位!

    这些牌位颜色漆黑、用白漆写字,高低起伏放置在供桌上,打眼一看密密麻麻!

    徐大骂骂咧咧的说道:“别怕,这是张家祠堂。踏马的,祠堂靠殓房,寿星嫌命长?”

    王七麟冷静的说道:“不对劲,这祠堂外面是殓房,殓房里都是死人,那这祠堂的门板怎么会有门栓?张家人在防着什么人进来呢?”

    他们正要思索,这会外面突然安静下来。

    莫名其妙的,王七麟想起一句话: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他示意徐大点燃蜡烛,自己则偷偷的顺着门缝往外看。

    一个灰白的眼珠!

    没有瞳孔的死人眼珠!

    食气鬼终于睁开了眼睛,它也在另一头贴着门缝往里看!

    真-门缝窥人!

    王七麟倒吸一口凉气,连退两步。

    听天监这碗饭不好吃啊!

    但食气鬼只是顺着门缝往里看,并没有再撞门。

    被一个鬼盯着的滋味不好受,两人心里沉甸甸的。

    良久,王七麟问道:“你有没有能报信的法宝?”

    徐大断然起身道:“不用报信求救,这食气鬼只是劲大而已,不过是个寻常小鬼,你看咱用一张房门不就堵住它了?没什么好害怕的!”

    王七麟不说话,你在人家面前一招没走完就被撂翻了,这叫寻常小鬼?那不寻常的得什么样?

    徐大信心又来了,他说道:“众所周知鬼怕恶人,咱俩只要比它更凶、更狠、更恶,不怕吓不走它!”

    说完他猛的扯着嗓子冲门外吼叫起来:“草你吗的小鬼崽子爷爷就在这里你来啊有种来吃了爷爷啊草你吗的草你吗的有能耐来啊你给我进来啊……”

    不光咆哮,他还伸脚冲门板踢了起来,看起来确实极为凶恶。

    但他大脚实在有劲,两脚上去半边门板塌了!

    王七麟惊呆了!

    你要请鬼吃自助餐吗?

    食气鬼的脑袋从洞开门框钻了进来,他的半边脸已经撞碎了,另半边脸死气沉沉,整个脑袋就这么一点点冒了出来……

    徐大赶紧堵住门叫道:“快用供桌来挡住门板!”

    王七麟用最快速度将供桌给拖了过来,他怒吼道:“你怎么不恶了?”

    还好只是半边门板塌落,食气鬼仅仅能钻进个头来,用供桌挡住后这鬼便被卡住了,欲进不能。

    见此徐大冲王七麟讪笑:“没、没事,你看它还是进不来……”

    王七麟喃喃道:“乌鸦嘴!”

    少年尸体忽然无力的耷拉在门板上,一道恍惚的灰色踪影从中冒了出来。

    食气鬼,是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