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40.入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到他们停在门口,丁管家回头问道:“三位大人?”

    王七麟笑道:“我看你们门口这幅画有些意思,这是画的什么?”

    丁管家说道:“就是寻常的神荼和郁垒两位门神,王大人如果喜欢,等今天事了我送您几幅。”

    王七麟摆手道:“看看即可,送就免了,本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后院的四周高墙壁垒,地上铺着厚实的青砖,砖缝之中不知道浇灌了什么,修的简直是铁板一块。

    另有东南和西北两个角落用硬木修筑了两架风车,风车中心位置缠绕着一圈圈粗如儿臂的铁锁链,也不知道平时怎么保养的,竟没有一丝铁锈。

    黄化极指挥着几条大汉摇动了风车,有粗重的铁链从地里收回。

    后院中央位置的一片青砖地面从中间裂开,缓缓的立了起来。

    就像是有巨手从地下推开了两扇青砖拼接的大门!

    谢蛤蟆面色凝重,伸出手来掐指算了算。

    徐大问道:“算到什么了?”

    谢蛤蟆摇头:“我没算。”

    “你没算你掐手指干什么?”

    “缓解压力。”

    黄化极走向地宫入口冲他们招手,王七麟将妖刀交在左手道:“走!办正事!”

    地宫入口是长宽各有一丈余的方形,一排石阶螺旋通往下方,没入黑暗,不见终点。

    丁管家拍拍手,有汉子上来递给他们油灯。

    徐大道:“怎么不用火把?”

    黄化极道:“下面空气太稀薄,火把会与人争夺空气,还是油灯合适。”

    王七麟问道:“那我们不用等一会,让地宫换换气吗?”

    黄化极一怔,拍了拍额头道:“对,得让它换换气,老夫心急了,竟然差点误了大事。”

    风吹了一阵,三人估摸着差不多了,提灯走入黑暗。

    石板台阶僵硬冰冷。

    王七麟踩在上面走了几步,冷意便穿透鞋底。

    脚掌变得冰冷。

    他运转丹田中的内力,随着暖流涌入四肢百骸他才感觉舒服一些。

    这地宫很不正常!

    王七麟家有地下室,地下室应该冬暖夏凉,即使不暖也不会这么冷。

    油灯晃晃悠悠,灯火摇摇晃晃。

    离开地宫开口后,光芒迅速变得晦涩微弱,仅仅能照亮他们脚下的石板台阶。

    身后有人捅他。

    他回过头去,谢蛤蟆无声的指了指墙面。

    王七麟举起油灯看向墙壁。

    一张狰狞凶残的苍白人脸在冲他不怀好意的笑!

    整个墙壁上都是这样的石质人脸。

    很逼真。

    谢蛤蟆低声道:“钟馗像。”

    王七麟点点头。

    越往下走,地宫空间越大。

    而且地宫竟然挺深的,他们足足走下去一百道石阶才走上平地。

    前面带路的黄化极笑道:“你们要紧随我,咱们马上就要进塔里了。”

    顿了顿他又凝重说道:“当年我那副将的阴魂还在塔里,你们小心,他如今变得凶残成性,一旦发现有异常请二位大人不必留情!”

    王七麟意味深长的一笑,道:“放心,他跑不了。”

    可惜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到了这里他们已经是处于无极浮屠的底层,也是最接近地面的楼层,进去后有螺旋台阶,沿着台阶往下走,就是二层、三层直到顶层。

    顶层在地下最深处。

    黄化极就要把镇邪经书送到顶层去供奉。

    此时他们走到了无极浮屠跟前,王七麟举起油灯上前细看,发现这石塔表面没什么出奇的,就跟普通的塔一样,仅仅是石板、石块、青砖建成罢了。

    石塔的门很矮小,三人得弯腰钻进去,它实际上没有门板,只有一道黑色门帘。

    王七麟伸手一碰,发现这也不是一道门帘,而是无数垂下的细线。

    他下意识摸了摸这些线,却感觉手感像是——

    头发!

    这时候黄化极低声笑道:“王大人知道这是什么?”

    谢蛤蟆沉声道:“龙日垂髫!”

    龙日是端午节,一年中阳气最盛的一天。

    垂髫是对稚童头发的称呼,男童未曾破身,阳气旺盛。

    而头发是从人体最顶上长出来的,最近太阳,阳气更盛!

    黄化极说道:“我们在这里很安全,没有阴魂恶鬼敢靠近这里,龙日垂髫之于鬼,如同烈焰之于人。”

    进门后王七麟发现自己猜错了。

    这些头发不是做了个门帘,而是里面有个通道,通道上垂下来的全是这头发!

    干枯冰凉的头发扫在人的身上……

    王七麟感觉像是有无数小手在身上挠痒痒。

    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

    还好这通道只有两步远,王七麟感觉头顶一空后下意识松了口气,但随即这口气又硬生生憋在了喉咙里!

    他下意识想快步往前走以离开龙日垂髫通道,可是往前迈出一步,面前黑暗中突然模模糊糊出现一堆脑袋!

    油灯举起。

    全是佛像!

    一座座佛像倒垂在屋顶上——

    不对,王七麟随即反应过来,他们现在才是踩在屋顶上,无极塔是往下建的,地面在他们头顶,佛像是正常站在地上。

    诸多佛像或宝相庄严、或怒目金刚、或开怀大笑,不知道它们脸上涂抹了什么颜料,极其逼真。

    它们身上则写满了梵文,王七麟凝神看去,依稀听到耳边响起了念经声。

    抑扬顿挫……

    余音袅袅……

    恍恍惚惚……

    妖刀冰冷的让人握不住。

    王七麟下意识握紧刀柄,随即也回过神来。

    他扭头一看,谢蛤蟆在他身边半眯着眼睛咧嘴微笑,竟然沉醉其中。

    见此他急忙晃了晃谢蛤蟆,谢蛤蟆闷哼一声:“好厉害的佛陀阵!”

    黄化极举起油灯笑道:“王大人果然是高手啊!不过越往下阵势越厉害,大人们要更加小心!”

    昏黄的焰火半明半亮的照向周围,照得黄化极那苍老的面容有些死气沉沉。

    往后照的灯光受阻,一个黑影从黑暗中飘荡出来,出现在他身后。

    王七麟深吸一口气道:“我注意了一个细节,黄将军不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极为善谈,可是一旦跟家人在一起就不太说话了,怎么回事?”

    黄化极道:“什么怎么回事?老夫脾气如此。”

    王七麟又问:“你说你黑瑶族部下死于阴邪,可几日前他棺材被山傀给掀开了,我怎么发现他是死于中毒?”

    “还有,将军二品大员,要找人下这无极塔陪同,应该有的是人员可以调动,怎么非得来找我一介小印?是不是这黑瑶族部下发现了什么,让你不敢再去接触相熟的厉害人?”

    黄化极喝道:“你到底怎么回事?”

    “黄将军又是怎么回事?今天在我驿所时你表现的可真是激动,但此前哪怕你孙女要死了,你都没有这么激动过!”王七麟缓缓拔刀。

    黄化极面色难看:“我为我那偏将不值……”

    “我又没说你为什么而表现的激动,你怎么一下子就想到了你那偏将?”王七麟笑了起来。

    “看你身后!”

    黄化极转身。

    一道黑影在他身后缥缈的摇曳。

    “这才是真正的黄将军吧!”王七麟冷森森的说道,“偏将大人,你漏出的破绽太多了!”

    从上次被黄化极驱赶他就怀疑这老将军有问题,但这种事事关重大,他不敢随意提出。

    此时在地下只有他们三人,他就可以肆无忌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