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39.十级浮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过谢蛤蟆的话,黄化极缓缓坐下。

    一段秘辛娓娓道来。

    乡里人都说,狐死首丘、落叶归根,所以黄将军告老还乡后回到牌坊乡。

    其实并非如此,他回来是要看守一座邪塔!

    将军府是在三十多年前建起的。

    三十多年前新汉朝多地诡事频发,听天监总统领青龙王问天寻策,发现阳世出现了一条新阴路,地府诸多恶鬼正是顺着这条路逃脱出来,在各地作恶。

    这阴路的起点便在牌坊乡内!

    于是听天监监理、兵部调集一支边军在将军府的地址上建起了一座无极浮屠。

    但全乡没人见到这座塔,因为这塔是倒向地下建的,它的任务是朝向阴路起点,镇压住地下邪祟!

    就像谢蛤蟆说的那样,地数是阴数、是双数,所以这座塔一共是十层。

    并且为了镇压邪祟,塔里塞满了天师高僧施过法的道家神雕和佛雕。

    “从这座塔开始建起到结束,期间诡事频发,但有高人坐镇没出什么乱子,可到了最后一步,乱子还是来了!”

    塔是向着地下建的,塔尖在下、塔底在上,这点跟阳世的塔正好相反。

    所以阳世的塔最后一步是封顶,无极浮屠塔的最后一步却是封底。

    “塔底无论如何封不上,它是用一块块石板嵌合起来进行封堵的,本来这些石板尺寸都是算计好的,按理说正好能堵住塔底,可是偏偏却堵不上!”

    黄化极的脸色开始难看。

    “起初最后几块石板个头太大嵌不进去,工匠重新测算后切割了石板,结果这些石板又太小,全掉入了塔里!工匠多次测算,却怎么也测算不准!”

    听到这里谢蛤蟆沉声道:“阴路天成,哪有那么容易镇压?这是地下的鬼在作祟,它们好不容易找到一条来阳世间的通路,怎么甘心就此被封堵?”

    黄化极苦笑道:“谁说不是?谁说不是?嘿嘿,谁说不是?”

    连续三句‘谁说不是’,语调连续三变,最后一变竟带有哭腔。

    “你们猜,我们最后怎么压住的地下邪祟?”

    谢蛤蟆双手合十道:“无量寿尊,一定是哪位天师或者高僧舍身成道,坐化镇邪!”

    黄化极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阴鸷,他眼角下垂、嘴角上挑,连连冷笑:“嘿嘿,道长想的真好,什么天师高僧、什么大儒大能,到了生死关头都是假的!他们竟然将我偏将关入塔中,以他阴魂镇邪!”

    “可怜我那偏将忠君爱国、满腔热血,对朝廷赤胆忠心、对上司尊崇有加,一生为人更是坦坦荡荡,最终却落得横死阴路的下场!”

    看着他满腔悲愤的样子,王七麟轻轻摇头。

    徐大被老将军的满腔悲愤所感染,怒道:“玛德,这帮牛鼻老道、秃驴和尚真够缺德,他们是要打生桩啊。”

    黄化极怒道:“打生桩岂能跟封阴路相比?封阴路那是要跟恶鬼凶神朝夕相处,日夜战战兢兢,只有等上天封了这阴路,才能去阴司报道,落入轮回!”

    “可是上天什么时候会封这条阴路?即使封了阴路,这阴魂的身上沾满恶鬼凶神的孽障,还不是会被阴司当做恶贯满盈给送入地狱折磨?”

    王七麟悚然:“这么可怕?”

    黄化极点头。

    说出无极浮屠秘闻后,众人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黄轻云所去的鬼市便是无极塔下的阴路入口,那里聚集恶鬼众多,从而形成鬼市。

    真正纠缠她的不是苏氏小鬼,而是无极塔下镇压的大凶邪祟,所以要解救黄轻云,仅仅是斩杀苏氏小鬼没用,得去镇压塔下邪魔。

    到了这里,黄化极说道:“请大人出手,再去镇压邪魔!”

    王七麟还没说话,徐大先笑了:“开玩笑吗?我家大人哪有这个本领?来,道长,送客。”

    谢蛤蟆怒视他:“你是力士我为游星,殊途同归、官阶一致……”

    “一致对外!”

    谢蛤蟆一甩袖子,对黄化极说道:“老将军,请吧。”

    黄化极起身后满脸失望,道:“老夫还以为王大人少年英雄、一身正气。”

    徐大摆手道:“用不着拿话来压人,我家大人确实少年英雄、一身正气,但也不能去送死吧?”

    王七麟点头,知我者,徐大爷。

    黄化极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本金黄色经书道:“不是去送死,甚至不必跟妖魔打交道,只是去佛塔下送一本经书而已。”

    徐大斜睨他:“这么简单你怎么不去?你府上那么多亲兵,怎么不让他们去?”

    黄化极道:“因为我偏将的阴魂还被锁在塔中,进入塔中难免要跟它打交道,所以得仰仗王大人这般高手。不过偏将的阴魂没有大修为,不足为惧,如果三位大人有所顾虑,那老夫愿意一同前往。”

    王七麟沉默不语。

    谢蛤蟆挥袖子:“请吧,老将军。”

    黄化极陡然说道:“如果王大人愿意帮老夫这个忙,那老夫愿以千枚金铢相赠,府上宝马神兵,若有所需可以自取,更会上书朝廷表彰大人。”

    王七麟皱眉道:“黄将军这是把本官当成什么人了?”

    黄化极继续说:“另外,王大人,我听说你还是单身未娶之人,如果能把云儿救回来……”

    四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色胚们,我们见面了。

    王七麟起身道:“黄将军勿要多说,为官一任,庇佑一方,这件事我义不容辞。”

    黄化极此行是志在必得,他还带了随从带了马,一声令下有三名随从将马牵过来交给三人。

    王七麟无奈道:“我不会骑马啊。”

    徐大摁着马鞍翻身跳了上去,姿势豪迈潇洒:“大爷带你?”

    “我骑你脖子上吗?”

    “滚!”

    最终徐大在乡里找了一辆板车,套了一匹马,让马拉着板车、板车拉着王七麟,他们一起赶往将军府。

    没隔着几日,三人再度回到将军府。

    将军府面积广阔,其中后院占了一半。

    王七麟跟随丁管家走了进去,跨过后院门的时候他低声道:“道长待会随我入塔,老徐你在外面给我守住门,我不出来不准关门!”

    徐大道:“这你放心,你不出来我肯定不让他们关门啊。”

    王七麟一把拽住他的衣襟在他耳畔说道:“除了咱们自己人,你谁都不要信!一定给我把入塔的大门守好,一定要小心!”

    徐大看看左右低声道:“有鬼?”

    “大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