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38.意外来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

    谢蛤蟆沉吟一声道:“大人为什么问画的背景?”

    王七麟道:“我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个书生得到一幅画,画的是个倾国倾城的女人。每到夜里这女人便出来与他同床共枕。”

    “后来这书生不见了,家里人怎么都找不到,偶然情况下有人注意到他挂在家里这幅画,发现这幅画不光画了一个女人,还画了一群男人,只是用作背景,很难发现。”

    “其中,失踪书生的画像就在这群男人里面!”

    “栩栩如生!”

    一群泼皮颤颤发抖。

    谢蛤蟆道:“江湖上有个门派叫生花楼,据传他们一支妙笔能画尽苍生,能把人画进画中也能把妖魔鬼怪画进去,我想大人说的那幅画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王七麟道:“去傻大胆家里看看。”

    傻大胆是个绰号,他本名叫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他姓沙,天生胆子大加上有点憨乎乎的,于是得了个傻大胆的绰号。

    有个叫侯俊的青年跟傻大胆从小一起长大,他说道:“这傻大胆从小就什么都敢干,小时候夏天晚上我们躲迷藏,他带着一把铁锨,你们猜是干什么?”

    “玛德大人是来查案的,不是来猜谜的,你有屁快放!”徐大瞪眼。

    “是、是,这小子用铁锨挖开半个坟躲进去!”

    又有人点头:“这种事他后来也干过,有次他躲债便是躲在个坟堆里,还从坟里摸了人家牌位。”

    王七麟道:“这样的人倒是适合到咱听天监当差。”

    谢蛤蟆说道:“有一个就够了,那不就是吗?”

    徐大在左张有望。

    傻大胆住在乡里一处老宅里,宅子破破烂烂,厢房塌了半边,墙壁东倒西歪,如同废墟。

    时值傍晚,夕阳西下。

    余晖照在破残老宅上有种阴暗的荒凉。

    谢蛤蟆进门后抽了抽鼻子:“不对,院子里有古怪的臭味!”

    “尸臭味?”王七麟问道。

    侯俊讪笑道:“傻大胆家茅房塌了,他平时就在院子里方便。”

    谢蛤蟆嘴角一抽,想吐。

    徐大很关切的给他拍背:“怎么干呕成这样?有了?谁的?男娃女娃?不对,刚才吃焖羊肉你又加辣椒又加醋,这是儿女双全啊!”

    他刚才听见谢蛤蟆埋汰他的话了。

    大爷报仇不隔夜。

    屋子里乱七八糟,破衣服、破鞋子随处扔,用完没刷的碗筷堆在个盆子里,床上几床又破又脏的被褥互相纠缠,王七麟也是在穷人家长大,可还没见过破落成这样的人家。

    但这家里虽然脏乱差,却有几分烟火气。

    他掀开锅子,锅里有冷粥,徐大让他看窗台,窗台上放着半只啃得凌乱的烧鸡。

    侯俊拿起搭在床脚的青布衣裳给他看:“王大人,这就是傻大胆平时所穿的衣裳,你看他衣裳在这里、吃的烧鸡也放在家里,说明这个人没远走,对吧?他要是远行,肯定得收拾一下吧?”

    徐大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子:“你他么把能说的都说了,让王大人说什么?”

    侯俊委屈道:“小人心急了。”

    “光凭这些还不能断定他有没有出行,”王七麟扫视周围:“傻大胆家里有没有钱粮?”

    “粮食有点,都在瓮里,钱没有,他倒是做梦都想有钱,但他整天游手好闲,哪里能有钱?”泼皮们笑道。

    王七麟惊呆了,你们好意思笑话自己伙计游手好闲?

    不过照目前分析,傻大胆确实不像是离家远行了,所以难怪混混们见他和画都没了,就急着去找徐大。

    徐大含上冰台珠摇摇头,屋子里没有阴气。

    谢蛤蟆凝重道:“这房子里面有古怪,让我感觉很别扭,但具体是哪里古怪,我还说不上来。”

    “反正,闲杂人不要再轻易进来了!”

    屋子漏风,阴风嗖嗖。

    泼皮们争先恐后的跑了。

    回了驿所王七麟问道:“你说他那房子古怪,大概是哪方面古怪?咱们一起琢磨一下。”

    谢蛤蟆道:“我是糊弄那些泼皮而已,不能让他们感觉咱没有本事。”

    王七麟:┓(′?`)┏

    这事也是怪了,后面三四天他带着徐大、谢蛤蟆发动了乡里泼皮去寻找傻大胆,但一点消息都没有找到。

    倒是有人来上门找他了。

    当时王七麟在屋子里喂草鱼吃草,然后看见外甥迈着小短腿飞奔进来,激动的黑脸更黑,话说不利索:“有有有人……”

    “有人怎么了?”

    黑豆冲他伸手比划,双臂使劲张开。

    “有人在天上飞?”

    黑豆摇头,拉起扫帚跨在上面开始跑。

    “有人骑着扫帚在天上飞?”

    徐大道:“有人骑大马!”

    黑豆使劲点头。

    骑马到来的人出乎王七麟的预料,但又在情理之中。

    黄化极。

    他胯下的战马长得高大,一身黑毛油光发亮,四个蹄子有碗口那么大小,跑起来鬃毛舞动、声势骇人,一看便是一匹千里良驹。

    黑豆扒拉着门板伸出一只眼睛偷偷看它,然后慢慢收回脑袋,闭着眼睛双腿夹着扫帚在院子里跑。

    想象自己骑马啸傲疆场。

    迎面而来的风,甚为喧嚣啊。

    跑了几步他撞到了一座山,睁开眼睛一看。

    是他亲娘。

    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的敌人。

    黑豆扔下扫帚狂奔,跑的比马还快:“舅舅与天同寿!”

    “大姐,上茶。”

    老将军拦住他道:“不必上茶了,王大人,老夫有事相求。”

    王七麟道:“将军言重了,有什么话您但讲无妨。”

    老将军叹了口气,说道:“云儿昨晚一直睡到先前才醒来,醒来她说,她到二楼了,明晚就要落到地上。”

    王七麟问道:“落到地上会怎么样?”

    老将军苦笑道:“我不知道,但我不能让她落到地上,我不能让她冒这个险。”

    “所以?”

    “所以我要你去那座塔里瞧瞧,如果还有鬼缠着云儿,那鬼应该是藏在塔里。”

    王七麟惊喜的问道:“那你知道那座塔在哪里吗?我也猜测过那座塔有问题,但我回来后查过典籍,没有查到过有十层的塔。打听过一些人,也打听不到那塔的位置。”

    黄化极颓然,几次欲言又止。

    见此谢蛤蟆一甩道袍道:“王大人,你当然没查到那座塔、也打听不到它的位置,因为寻常来说没人能见到一座倒向地里建的塔!”

    黄化极猛的瞪着他厉声道:“你知道什么?”

    谢蛤蟆缓缓的说道:“黄将军莫怕,我不知道你在保守的秘密,不过我知道十层无极塔是怎么回事。”

    “正所谓数有单双、有阴阳。天数为单数、为阳数;地数为双数、为阴数。天在上,向天发展要用单数,所以佛塔都是单数层,三层、五层、七层、九层。”

    “以此类推,那十层的双数塔是怎么建的呢?”

    “它是向着地下建的!”

    听到这里,黄化极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无量道尊。”谢蛤蟆手掐道印唱喏,脸上挂着深藏不露、神秘莫测的微笑。

    你以为你看到了第二层,你把我想在第一层。

    实际上我在第五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