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35.外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六五正带着家人在地里忙活,得知将军府差人给他们家来送礼把他惊到了。

    他对来报信的汉子摆手道:“阿招,别来开我的玩笑,我儿当官了,你们不能再欺负我。”

    汉子赔笑:“六五叔,我哪敢开你玩笑?过去都是我不懂事,您是长辈,请万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如果我得罪过你,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掉。”

    王六五道:“那你不是开玩笑?”

    “真不是开玩笑,马车就停在你家门口,将军府的总管都来了!还有小七、王大人,他一起回来的!”

    王六五带着两脚泥要回家,昨天刚回门的大女儿直起身说道:“爹,你带黑豆一起回去吧,他、他也想他舅舅了。”

    一个三两岁的孩童抬起黑乎乎的小脸道:“娘,豆不想。”

    他说完又低下头抠起老鼠洞,妄图从里面抠出点老鼠冬粮。

    “不,你想。”

    “不,我怕舅舅。”

    “那你怕不怕娘的鞋底?”

    孩童垂头丧气的拽着王六五衣服往后走,看到门口大马车,他陡然欢呼雀跃起来:“外公,大马、大车、大马车!”

    街道两边站了不少人,有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的汉子、有洗着衣服出来后的妇人,最多的是孩童少年,众人脸上又是好奇又是敬畏,看见王六五出现纷纷行注目礼。

    王六五习惯性的谦卑,冲着周围点头哈腰。

    看见老爹带着外甥回来,王七麟甩手将妖刀插进地里笑道:“咦,爹你从哪里捡了个孩子?”

    幼童赶忙用王六五的衣服擦擦脸冲他讨好的笑:“舅、舅舅,是我呀,我是黑豆,过年的时候你还抱过的黑豆呀。”

    “九九九是谁?”王七麟问。

    幼童眨眨眼。

    “那我抱过你吗?”

    “抱过、抱过,当时你把我吓尿了,尿你一身。”

    王七麟叹道:“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记起来了。”

    孩童有些怕他,加上周围人多他害羞,便抱着王六五的大腿将脑袋塞进他衣服里。

    王六五跟管家见礼,然后把孩童拎出来说道:“黑豆你这是作什么?忘记你娘跟你说过什么了吗?”

    黑豆努力想了想,道:“忘、忘记了。”

    王六五咂嘴:“你这孩子,忘记你娘教你说,见到舅舅说什么吗?”

    黑豆赶紧点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说什么?”

    “你见了舅舅要有、有礼貌,要跟他亲热,要对他说好话。”

    徐大、谢蛤蟆哈哈大笑。

    王六五无奈道:“这傻孩子,唉,你赶紧说好听的话啊。”

    “舅舅,”幼童绞尽脑汁想了一番,道:“祝你寿比南山,早生贵子。”

    王六五要瞪眼,徐大上来笑道:“别再吓唬这娃了,嘿,小子,看看这是什么?”

    他张开手掌,里面是一把沾着盐粒子的炒蚕豆。

    幼童顿时咧嘴笑了。

    “你叫黑豆,这是蚕豆,喏,黑豆吃蚕豆。”徐大逗着他说道。

    幼童高兴不已,用衣服兜着蚕豆蹲在徐大脚边嘎嘣嘎嘣吃了起来。

    吃了两个想了想,又赶紧去给王六五和王七麟分一个。

    王七麟挽着袖子冲父亲说道:“爹,我去帮黄将军办了点小事,将军客气,一定要给你和娘亲姐姐他们带一些礼物来。”

    王六五小声问道:“你现在本事怎么这么大了?能给大将军办事?”

    王七麟道:“我去给他掘粪耕地来着,这点本事我总有吧?”

    王六五讪笑:“你别调笑你老子。”

    他开门去收拾厢房,王七麟带着徐大搬东西。

    谢蛤蟆坐在门口晒太阳:“老道手脚都不便利,就不去帮忙啦。”

    徐大道:“你就是懒。”

    谢蛤蟆甩出一张符来说道:“要不然这样,王大人,我折一个纸人来代劳,如何?”

    王七麟笑道:“免了,能吓死人。”

    徐大腆着脸道:“你折个女人出来呗?别照黄轻云和她二娘的样子折,兵家女眷我不碰。”

    “我给你折个母猪出来!”

    “能吃吗?要是能吃的话你折猪折牛羊也行,咱不开青楼咱开肉铺啊。”

    谢蛤蟆认输。

    他想自己余生不会再见到比徐大更贱更不要脸的人了。

    礼品搬下来,管家告辞。

    在王六五这等老农眼里,将军府的管家可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于是见人家要走就把家里男丁全叫过来送客:“黑豆,快过来。”

    王七麟介绍道:“丁叔,这是我外甥,别看他傻,其实他可聪明了,来黑豆,叫人。”

    黑豆努力装作聪明的样子:“丁叔。”

    王六五尴尬的笑道:“错了错了,黑豆,这是你丁家爷爷,给你丁家爷爷行个大礼。”

    黑豆立马跪下:“丁家爷爷好。”

    咣咣咣,三个响头!

    王七麟仰头闭上眼睛,不忍卒视:“用不着这么大的礼,你这是准备把你丁爷爷送走呢?”

    丁管家赶紧摸了摸怀里,摸出来一枚银铢递给他。

    王六五连连摇头:“使不得使不得。”

    丁管家道:“应该的,磕头钱。”

    黑豆拿到银铢惊喜,然后看向来看热闹的人,众人赶紧散去。

    中午头王陆氏和女儿们回来,看见厢房里又是盒子又是箱子的,女人们大喜过望。

    顾不上洗手王六巧先去摸梳妆台:“哎呀,娘快来看,这上面还有面铜镜哩,这台子真好看。”

    王六五喊道:“洗手,都快洗手,看看你们这一身泥,跟一群土猴子一样。”

    老大王巧娘给儿子收拾了一下,她问道:“给舅舅问好了吗?”

    王七麟笑道:“问了,差点祝我长生不老。”

    黑豆嘻嘻笑,偷偷把蚕豆塞进娘的怀里:“快吃,你快吃,别让爹看见。”

    王巧娘出嫁得早,跟他有些生分,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不知道说什么便去帮忙收拾东西。

    王陆氏看着一筐筐的绫罗绸缎满脸欣慰:“小七这一当官,钱也有了东西也有了,这下好了,咱家终于有嫁妆了,老三老四好好拾掇一下先嫁出去。”

    这话说的心酸。

    王家六个闺女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还有点诡异,弄的是家里又没钱又没地位。

    断断续续的,六个闺女只嫁出去两个,剩下四个没人家肯要。

    王六五骄傲的看了眼儿子说道:“你不用急,小七现在当官了,这媒婆子马上就要踢碎咱门槛了。来,今天将军府上给送了些鸡鸭猪羊肉,中午咱做一桌好菜。”

    黑豆急忙跑进厨房翘着脚尖用胳膊撑着灶台往上瞅,吞口水跟喝水似的。

    王七麟过来问道:“你想吃什么?”

    稚童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