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32.侯门如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敲门声忽起!

    王七麟一个箭步到了门口要去开门。

    窗户纸半透明。

    他打眼一看没发现外面有什么踪影。

    起码不是人在敲门。

    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说道:“装神弄鬼罢了,真正凶的才不会搞这一套,都是推开门直接干!”

    有了这话垫底,王七麟便上去拉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寒风呼啸。

    一张张黄表纸像雪花般随着寒风飞了进来!

    谢蛤蟆双手捏法印,口中低喝:“疾!”

    翻飞的黄表纸顿时落在了地上。

    三人看向黄表纸,上面字迹猩红:

    都去死!

    谢蛤蟆拿起一张纸嗅了嗅,脸色顿时阴沉的厉害:“是人血!”

    王七麟扭头正要说话,打眼往后一看:

    闺房内室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口。

    双眼紧闭。

    嘴唇紧闭。

    黄轻云!

    见此他急忙给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扭头一看纷纷露出骇色。

    王七麟心里同样惊骇。

    开门没声音……

    走路没声音……

    太诡异了。

    而且对方竟然夜游?这点很重要,却没人跟他说!

    黄轻云在门口站了一会,然后如常的迈着脚步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外门哗啦一声自动关闭了起来。

    徐大恼怒:“又是这一招?”

    他上去拉门。

    果然,拉不开门了。

    屋子里的气温开始降低。

    但按理说屋门关闭,夜风吹不进来,屋子里不该这么冷。

    但偏偏屋内很冷。

    一种深入人骨子里的冷。

    阴森的冷!

    王七麟下意识要抽出斩马,谢蛤蟆却是面露喜色。

    徐大看的心里发毛给他一个眼神:“老道士不会是吓疯了吧?”

    谢蛤蟆瞪了他一眼道:“蠢材,是有鬼来了!”

    “鬼来了你高兴什么?”

    “这鬼是个小角色!”谢蛤蟆又是一笑,猛的从袖子里弹出来一张符箓。

    符箓飞出化作千百张符纸在屋子里乱飞,接着诸多符纸聚集于一处缠在一起,竟然缠出个人形。

    刀鞘落地,斩马出鞘!

    王七麟双腿开弓鞋底摩擦青砖发出‘嗤啦’一声响,长刀劈刺、人随刀走,瞬间冲到了符纸纠缠的鬼影跟前。

    鬼影不甘受制,猛的拉长化作巨蟒般形态扭转开来。

    王七麟迎头而上,斩马刀掠过,月光泼洒在刀刃上爆发出冰冷寒光——

    夜黑风高!

    至阴至柔至快的太阴断魂刀连环斩出,丹田内力迅疾的涌入四肢百骸,如大江洪流,源源不断、滔滔不绝!

    原本想伏击三人的鬼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它也算是个聪明鬼,吃了太阴断魂刀后知道可怕,竟然卷起桌子砸向王七麟!

    实木圆桌轰然飞起!

    王七麟面色坚毅、目光如铁,他不躲不避继续迎头冲上,双脚践踏地砖,力量从双腿延续全身——

    手中斩马妖刀挥舞,圆桌悄无声息化作四块飞往四方!

    但鬼影目的达到,它以此拖延时间,抓住机会带着符纸撞开窗户窜了出去。

    竟然就这么被打跑了!

    徐大往嘴里塞了一颗冰台珠:“跟我追!”

    他一脚踹在门上,两扇门飞了出去。

    听到喧闹声,等候在隔壁的黄将军和管家等人纷纷现身:“王大人,怎么回事?”

    王七麟厉声道:“随我抓鬼!”

    他一声吼出,双手持刀重重斩出!

    内力汹涌澎湃灌入妖刀,冰冷刀芒嗖然喷射出来。

    鬼影闪避不及被斩了一道,大蓬的血雾往外飞溅!

    鬼影奔逃速度猛增,王七麟又是一刀斩出,这一刀却是斩在一张石桌上。

    刀芒掠过,石桌轰然化作两截。

    见此黄化极目光一缩:“神兵!”

    鬼影被追的跟兔子一样狂奔,徐大甩开大腿跟鸵鸟似的狂追不舍,追着鬼影冲进一个院子又踹开门冲进一间屋子。

    屋子里猛的响起妇人尖叫声:“救命!救命!”

    王七麟紧随其后进屋,一个姿容秀丽、身段窈窕的妇人慌张的跑到了墙角瑟瑟发抖。

    衣衫不整,香肩半露。

    徐大急忙捂住眼睛,手指缝分开老大。

    王七麟进屋又赶紧退了出来,惊鸿一瞥他已经认了出来,妇人是黄化极儿媳黄姚氏。

    退出屋子他急忙扫视四方,叫道:“徐大,鬼呢?”

    徐大吞了口口水叫道:“就在这屋里,就逃进了这屋里!”

    黄化极等人随后赶到,管家大声道:“这是夫人的内院,你们赶紧出来。”

    王七麟双手拄刀插在地上,道:“我也想出去,但那鬼怎么办?不管了吗?”

    管家问道:“鬼逃进了这里?”

    徐大严肃的说道:“不错,正是逃进这里后不见的!”

    管家道:“大人,这可不能乱说。”

    这时候披着外衣的黄姚氏惊慌的跑了出来,她无助的看着众人道:“你们干什么?你们要、要干什么?”

    谢蛤蟆一瘸一拐的进了院子,他笑道:“夫人,养鬼为患啊。”

    黄姚氏颤栗着叫道:“他们说什么、他们这是做什么?公爹大人为我做主啊。”

    谢蛤蟆笑道:“夫人不必演戏啦,这一套在我们面前没有用,你竟然敢在我听天监面前御鬼?这是小瞧我们听天监的实力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管家低声道:“大人,这话不能乱说。”

    谢蛤蟆掐了个法印,一张张符纸从屋子里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就像铺了一条路。

    见此,黄姚氏一下子瘫坐在地。

    符纸从门口铺到梳妆台前。

    见此王七麟挥刀劈了上去!

    梳妆台分成两片,一道黑影嗖然扑了上来。

    王七麟举刀向前,步步为营、刀刀凶狠!

    黑影被砍得连连后退,它根本挡不住斩马妖刀的刀芒,身上血雾翻涌,几乎不见黑色。

    但它似乎知道穷途末路,并不逃跑,抓住机会又扑了上来。

    “好胆!”

    王七麟长啸向前,双手持刀劈出,一刀又一刀,没有技巧,只有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黑影再度幻化如巨蟒想要缠上王七麟,王七麟后退一步蓄力化招——万家灯火!

    诸多技巧融作一起,万家的光亮汇聚成一点寒芒!

    刀芒如蛇吐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嗖嗖的突刺在鬼影多处。

    鬼影抽搐化作红色烟柱。

    造化炉飞出,将之吸走。

    这时候谢蛤蟆慢慢悠悠的走到梳妆台旁伸手摸了摸,很快摸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人偶。

    他把人偶递给王七麟,王七麟又递给黄化极。

    这人偶雕琢的很精致,相貌活灵活现,正是海捕令上的苏氏贼子。

    见此黄化极看向管家,管家道:“夫人,你解释一下吧。”

    人赃并获,黄姚氏不做挣扎,她冷笑道:“我来解释?我解释什么?不错,苏新安的鬼魂是我操控的,黄轻云那小婊是我收拾的,但她罪有应得!”

    管家叹气道:“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有什么罪?你可是她的娘亲啊!”

    黄姚氏声音尖利:“她没有罪?她把我当过娘亲吗?我肚子里的孩子、真正要把我当娘亲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你们都忘记这些事了?”

    “是她毁了我一切啊!我若是能生下孩子、我若是还能生孩子,老爷他会把我丢在这穷乡僻壤之地吗?”

    “本来该留在京城伺候老爷的应该是我!现在呢?是一个青楼的贱婢占了我的位子!以后她生下个一儿半女,还要占我主母位子!”

    徐大一怔:“草,信息好多。”

    谢蛤蟆抚须长叹:“一入侯门深似海。”

    徐大点点头道:“你也见过这名器?喉门似海是真带劲,不过咱不是办公吗?不谈风月、不谈风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