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30.跳塔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见弱柳扶风似的黄轻云,三人都以为她是个病美人。

    但她的言谈却有着不合气质的强硬:“爷爷,我梦见的是天将哥哥,不是鬼!我没事,这几天只是有些累罢了!”

    姑娘说话声音不大,语气却是斩钉截铁般的坚决。

    这点跟黄化极很像。

    站在她身边的黄流风哀叹一声道:“阿姊你什么都不知道!唉,爷爷,阿姊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我不许阿姊有事。爷爷你说句话,你快说句话呀……”

    “给我好好说话,”黄轻云脸色一板,“守着外人的面,你给我拿出黄家子弟的风骨来,娘们唧唧、哭哭啼啼,像个男人吗?”

    黄流风双臂抱胸转身嘟起嘴:“哼。”

    黄轻云一拍桌子道:“你再给我做这娘们样子我便打断你肋骨!”

    三人目瞪口呆。

    王七麟大开眼界,难怪说每一个姐都是弟弟的劫。

    这黄轻云看着打不开水瓶盖,其实掀得开弟弟的天灵盖!

    黄姚氏柔声道:“云儿,你先收起你的脾气,把梦中的事跟三位大人讲讲。”

    黄轻云娇喘两口气道:“有什么好讲的?我在梦里被一群鬼给缠住了,有个天将哥哥将我救出,送我回家,我不是讲过几十几百遍了?咳咳。”

    不过连续说了几句话,她的身子骨便有些受不住,脸上泛起红晕。

    谢蛤蟆站起来道:“黄将军、黄夫人,以老道观察,您这孙女现在邪气侵入、阳气大损,魂魄飘零,故而身子才会变得这么虚弱。”

    黄流风急忙点头:“对,我阿姊身子很虚弱,以前她很强壮的,五十斤的石锁……”

    “咳咳。”黄轻云咳嗽一声。

    黄流风急忙捂住嘴。

    谢蛤蟆拿出一张符箓甩进黄轻云的茶盏中。

    符箓无火自燃,进去后杯中清茶出现一个八卦。

    谢蛤蟆脸上露出一分傲然,道:“请小姐饮下这杯茶水,让老道来为小姐扶正去邪,暂补阳气!”

    黄轻云看了眼茶水摇摇头:“谁爱喝谁喝,我不喝这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正要装逼的谢蛤蟆傻眼了。

    王七麟笑道:“黄小姐是怕我们在茶里下毒,所以不敢喝吗?”

    黄轻云温婉一笑,拿起杯子便喝了下去。

    为了证明自己一无所惧,她连茶叶渣都给吞下去了!

    王七麟真想拱手说一句:是条好汉。

    茶水入肚,黄轻云苍白的脸色顿时重现血色,原本要依靠着椅背和桌子才能坐稳的她也能自己站起来了,她惊叹道:“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谢蛤蟆冷笑道:“谁爱说谁说,我不给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黄流风悄悄冲他伸出大拇指,满脸仰慕。

    汝甚迪奥!

    王七麟以为黄轻云会发怒,哪知她瞪了瞪眼睛却忍住了怒气,说道:“你先前说这茶水能扶正祛邪,那我真是邪气入体了?”

    谢蛤蟆抚须道:“入体?是入膏肓了!阳气不聚、阴气满身,你被鬼害了,若是没人来救你,你顶多还有几天可活!”

    黄轻云下意识的叫道:“那苏郎骗我?”

    黄化极猛的看向身边管家,那管家问道:“小姐,什么苏郎?”

    黄轻云沉默了一会,慢慢说道:“大约是半个月前我开始做一个古怪的梦,梦里起初我出现在一个到处黑暗的地方,然后我会向着一个方向不由自主的走……”

    “一连七天都是这样的梦,第七天我看到了一扇门,并推开了它。”

    “我不该推开那扇门!”

    “门后是一个我不该去的世界!”

    “我推开门走出去是一条街道,两边全是做生意的,这是鬼市。”

    “鬼市里有人卖糖葫芦,有人卖骨头汤泡饼,有人卖炒下水,有人杂耍……”

    “但糖葫芦是用人眼珠子串成的,骨头汤是用人骨头炖的,卖的下水是人的心肝脾肺肾,杂耍的人摘下自己的头换上了个狗头……”

    黄流风打了个哈哈道:“你们聊,我有事先走。”

    黄轻云跟捏小鸡仔一样捏着他脖子将他摁下,面色不变:“我进了鬼市起初没事,但逛了一会看见有两个大鬼在欺负一个衣衫褴褛的小鬼,见此我很生气,便去跟它们理论!”

    谢蛤蟆倒吸一口气:“你知道它们是鬼,还敢去招惹它们?”

    黄轻云淡淡说道:“鬼怎么了?我该怕它们?”

    “不该吗?”

    “当然,既然人死之后会化作鬼,那我顶多被他们害死也变成鬼,到时候我继续跟他们斗就是了!若我斗不过它们那还有我黄氏的满门忠烈呢,谁在九泉下还没有几个亲朋好友?到时候大家伙一起并肩子上,怕它几个野鬼?”

    黄流风鼓掌:“阿姊豪迈!”

    黄轻云瞥了他一眼道:“阿姊要是还敌不过它们,就上来拉你一起下去跟他们打!”

    黄流风眼含热泪。

    黄轻云一拍桌子道:“出息,阿姊肯定是化作鬼也会护着你!”

    黄流风:“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我提前感动的落泪了。”

    姐弟之间的小闹剧让王七麟三人失笑,黄化极却脸色铁青,他开口道:“苏郎?”

    管家点头道:“是苏新安吧?他又是怎么回事?”

    黄轻云道:“你们老打断我,我本来都要说到了!”

    “我跟两个大鬼打了起来,结果满街的鬼忽然全围了上来,这些混蛋竟然要拉偏架,一起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这时候苏郎出现,拉着我逃出鬼市,并焦急的问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哪知道我怎么出现在这里?苏郎说这是地府,人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于是他带我又跋涉了好长一段路……”

    “你没有问问他为什么出现在地府吗?”管家问道。

    黄轻云道:“问了,苏郎说他乃天将转世,受十殿阎王委托看护鬼市……”

    黄化极一拍桌子站起来:“一派胡言!”

    管家急忙上去给他顺气。

    王七麟看向他。

    老将军为何如此激动?

    黄轻云自顾自的说道:“苏郎还说我魂魄误进地府,时日长了就回不去了,于是他带我去了一座佛塔。”

    “这佛塔是地府和阳世的一个通道,他带我从佛塔跳下去,跳到底魂魄便会回到阳世。”

    “但古怪的是,我们从塔上跳下去后却不是一下子跌到底。”

    “而是慢慢的往下跌。”

    “一夜只能跌下去一层!”

    “下跌的过程像是爬楼,很难很累,我这些天气力越来越小,就是因为在跳塔途中太累!”

    “现在,我们已经从跌到第六层了。”

    “下面,还有五层……”

    听到这里黄化极冷哼一声,管家苦笑道:“小姐,这事你前几天怎么没说?”

    黄轻云道:“说这些做什么?反正我快落到底了,还有五天就要回来了。”

    谢蛤蟆冷冷一笑:“还有五天你就要死了!而且死后——”

    “不得超生!”

    黄流风哇的一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