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23.我答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屋里香味飘荡,很纯粹的猪油香味。

    徐大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

    牛二立马钻进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大海碗,里面是满满一碗油渣。

    这油渣刚刚出锅,色泽金黄,还带着亮闪闪的油星子。

    牛二递给他们说道:“大人们如果不嫌弃就吃两口,不过这会有点腻,等它愣了撒点盐巴味道才好!”

    徐大心都化了:“这样就行,大爷不挑。”

    王七麟捻了一块油渣进嘴里。

    喷香!

    不过正事是买刀,他正色道:“牛二哥,本官是听天监小印王七麟,这次来找您的目的您已经清楚了,不知道您能否将您的祖传宝刀割爱?”

    牛二苦着脸道:“哪有什么宝刀……”

    “那当然不是一把宝刀,那是一把破刀、妖刀!”一个妇女走出来大声说道,“什么时候了你还藏着掖着?我跟你说,家里这么多事就是因为那把刀!今天听天监的大人来了,我无论如何都要说道说道!”

    王七麟心里暗喜,急忙冲妇女拱手:“这位是二嫂?见过二嫂。”

    妇女对自己丈夫泼辣,但见了官也慌张:“不敢当,大人言重了,我一个只会拔猪毛、炸猪油的妇道人家哪当得大人称呼为二嫂?”

    牛二瞪眼如牛眼,冲她吼道:“你也知道你是个啥都不懂的妇道人家?给我滚回……”

    “要滚你滚!”妇女比他脾气还大,“我要是真滚了,你自己陪着那把破刀过日子吗?等你病了老了,让那把破刀来给你煮药给你收拾?”

    这话把牛二给噎住了。

    妇女对王七麟道:“这件事我做主了,王大人,我刚才听见你们在外面的话了。你们里面有高人,知道那把妖刀的古怪,如果你们真心想要,那只要帮我个忙,我能做主把刀送你们!”

    “请说!”

    “我要你毁了我们乡里的一个赌坊,把聚赌的人都给抓了,救出我家幺儿!”

    事情很简单,牛二一共有二子一女,其中大女儿出嫁、大儿子夭折,如今就剩下一个宝贝似的幺儿。

    可这幺儿不学好,竟然好赌!

    牛二家里祖上三代操持屠户生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家底在乡里算是丰厚的了。

    但自从牛家幺儿接触牌九、骰子,他们家的钱便跟流水一样流进了赌坊。

    到了今天不但家里没了存款,反而欠了赌坊好些债务。赌坊的泼皮为了讨债使尽了下流手段,牛二不得不关停摊子甚至大白天给锁了家里大门,以此来避祸。

    等妇女说完,王七麟背着手去院子里转了转,然后回来说道:“给我们准备两件寻常衣裳。”

    来时谢蛤蟆就把利害给他说过了,牛二家这把刀对于普通人没什么用处甚至有害处,可是对要跟妖魔鬼怪打交道的人来说却是神兵利刃。

    所以如果仅仅是毁掉一个赌坊就能得到这么一把刀,这真是无本万利的好生意。

    徐大问道:“咱们怎么操作?换了衣服去了直接砸?”

    谢蛤蟆笑道:“不得如此,这样会惹上麻烦,你们听我安排,这赌坊我恰好了解内情……”

    “你了解内情?”王七麟猛的看向他:“你怎么这么了解牌坊乡?”

    谢蛤蟆哈哈大笑:“老道在这里混过,自然了解。”

    新汉朝禁赌,乡里治安管理松弛,牌坊乡的赌档赫然就在一座茶馆里头。

    茶馆门口聚集着几个泼皮,看见三个陌生面孔,他们便堵住了门口。

    徐大冷脸道:“好狗不挡道,给大爷滚一边!”

    领头的泼皮吊着眼睛道:“诸位来我们茶馆是有何贵干?”

    王七麟淡淡的说道:“玩博戏。”

    那泼皮跟着问道:“玩几把?”

    徐大猛的伸出大手掐着他脖子拖到跟前,挥拳就开始揍:“你它娘好贼胆!竟敢骂我家大哥?嗯?你让我家大哥玩什么?好胆再给我说一遍!”

    他们本来就是来找麻烦的,这方面徐大是行家,泼皮一个口误被他逮住结果就给揍了。

    徐大出手狠辣,几个横行乡里的泼皮很没种的跑了,泼皮头子惨叫:“摇人!”

    赌坊养着打手,打手不比泼皮,这是真能下狠手的!

    一条精瘦的汉子从二楼冒头,看见徐大在操练泼皮头子便跳下来一刀砍上去!

    王七麟没有刀在手,无法施展《太阴断魂刀》,但他有十年功力,眼力劲、速度和力量远超常人,当打手凌空扑下他拧腰一拳轰出!

    这打手是个高手,身在空中如游鱼般滑动,手中快刀闪烁连劈他三刀。

    谢蛤蟆正要出手相助,徐大拎着泼皮头子当棒槌砸向死士,两下给砸翻在地。

    见此谢蛤蟆收回手道:“老道倒是小看徐力士了。”

    王七麟则去抢刀。

    快刀在手,天下我有!

    打手让人砸成猪蹄,赌坊老板藏不住了。

    一个打扮光鲜的中年人堆着笑脸出来打招呼:“这位兄弟饶命、饶了这小子的贱命,小人马秋,道上兄弟都喜欢叫我诨号麻球,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诸位兄弟呀?”

    谢蛤蟆扫视中年人,看见他手上的一个玉扳指后笑了。

    王七麟道:“你没得罪我,是你这兄弟得罪了我,我想进去玩玩,你这兄弟却辱骂我。”

    “这瞎了眼的杂种!”马秋咬牙切齿的拉起那软在地上的泼皮头子,给了他两巴掌后将他送进了茶馆中。

    王七麟没多看,他拎着刀悠悠然走进茶馆。

    里面泼皮横眉怒目,敢怒不敢言。

    一群赌徒上来看热闹,不怕死。

    马秋陪笑:“大爷,您想玩点什么?想怎么发财?”

    王七麟道:“靠博戏还能发财?”

    马秋笑道:“这是当然,老话说,小赌养家糊口,大赌发家致富!”

    王七麟又问道:“我可没听说过有谁靠博戏发家致富,倒是听说有人输的倾家荡产。”

    “兄弟此话差矣,”马秋又笑了起来:“谁家小孩夜夜哭,哪里有人天天输?是不是这个道理?有人输有人赢,这博戏自古就是有去有回的活计嘛。”

    有人叫道:“一点没错,吃喝玩乐都是赔,只有博戏有来回。”

    茶馆赌坊里花样众多,死物局有意钱、关扑、骰子戏、打骨牌,活物局有斗草、斗蟋蟀、斗鸡等等。

    谢蛤蟆冲西北角一张桌子点点头,王七麟走了过去。

    “官爷要玩骰子戏?”马秋笑问道:“那不知要玩投琼还是彩战?”

    琼是骰子的古语称呼,投琼就是扔出骰子然后赌大小、猜数字。

    彩战的“彩”来源于骰子上的赤、黑二色,这个玩法就比较复杂了。

    王七麟也笑了起来:“我不玩这个,我玩鬼!”

    马秋一怔,习惯性堆笑。

    徐大撸起袖子坐下:“大爷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