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22.同人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婚事指定谈不成了。

    财主夫人一开口,王七麟就知道她是个老祖安人了。

    他才不想找个祖安人丈母娘。

    陆财主倒是明事理,一看事不可为便和和气气将他们送走了。

    出门的时候他还说道:“王大人,我家婆娘管不住嘴喜欢乱说,你别把她的话当真。”

    从他嘴里显然问不出将军府的内情,于是上路后王七麟问王六五。

    可惜他一介老农,跟将军府扯不上一点干系,并不知道这件秘闻。

    两人回到家里后,徐大和谢蛤蟆不见踪影。

    王六巧细声细气的说道:“你们走后两位大人便结伴出门追你们去了,他们没有追上你们吗?”

    王七麟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半晌之后,徐大和谢蛤蟆回来了。

    正在修理锄头的王六五抬头问道:“两位大人去哪里来着?”

    徐大要说话,谢蛤蟆抢着笑道:“我们在田野里随便转了转,欣赏了一下当地风景。”

    王六五继续修理锄头,同时说道:“今天不怨我儿子挑剔,陆家小姐实在生的不好看。”

    “何止不好看,简直是丑出了特点,哈哈。”徐大心直口快的笑道。

    谢蛤蟆也要笑,但随即反应过来。

    被套路了!

    窗口破烂窗纸后面,一张阴沉的脸在盯着他们。

    谢蛤蟆冷静的说道:“我如果说,我用奇门八卦术算到了陆家小姐的相貌,王大人你信不信?”

    “我说我信,你信不信?”

    徐大反应过来,对王六五叫道:“叔你算计我?”

    王六五没反应过来:“算计什么?刚才的话是我儿子让我对你们说的。”

    王七麟愤怒的走出来说道:“你们俩竟然跟踪我?当时陆小姐出来,在外面笑的是你们两个对不对?”

    徐大指着谢蛤蟆说道:“是这老蛤蟆笑了,我可没笑。”

    甩锅大会正式开幕。

    谢蛤蟆说道:“是徐力士逼着我用藏身符跟着你去看热闹的。”

    王七麟问道:“藏身符?你还有这样的宝贝?”

    谢蛤蟆哀叹一声,道:“这道符也是我机缘巧合下所得,结果今天被徐力士给逼着用了,可惜,真是可惜!”

    王七麟冷笑:“你猜我信不信你的鬼话?”

    谢蛤蟆干脆利索的伸出残存的左手指着天道:“我若是说了假话,让道祖放天雷劈了我!”

    修道者的誓言跳不出五行,不能乱发。

    王七麟要气死了:“就为了去看个地主女儿长什么样,你们竟然用了这么珍贵的道符?!我草,我要杀了你们两个!”

    徐大急忙道:“你先别生气,我们这趟可不是光偷看了,还得到了一样有用信息。”

    “将军府闹鬼!黄家的小姐黄轻云被个很厉害的鬼给缠住了,这鬼借她的手害死过人了,现在整个将军府愁云惨淡!”

    王七麟问道:“是那对财主夫妻说的?”

    徐大点头道:“对,你们走后财主就骂他婆娘管不住嘴什么都往外说。将军府闹鬼的事还一直在压着,财主家闺女跟黄家小姐是闺中密友,所以才探知到一些消息。”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谢蛤蟆正色道:“王大人,你以为我耗费一张藏身符仅仅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吗?”

    “难道不是?”

    “不仅仅是。早上时候我给你算过一卦,算到的是《周易-同人卦》,所以我才愿意答应徐力士要求,用藏身符来跟踪你,看看你怎么来应卦。”

    王七麟缓缓说道:“《周易-同人卦》,同人,同人于野,亨。利涉大川,利君子贞?”

    谢蛤蟆道:“不错!”

    王七麟沉思。

    字面理解,周易的同人卦说的是一大群人一同出现在原野上,这样利于涉越大河巨流、利于君子守持正固。

    引申而言这一卦说的是借势,欲成就凡人不能之成就、解决凡人不能解决的麻烦,必须要借势。

    放到自己身上就是他要解决小印诅咒需要借势,而具体去哪里借势,他今天的遭遇可以给予提醒。

    联想在财主家里打探的消息,王七麟道:“看来我们应该去将军府走一趟?”

    谢蛤蟆点头。

    徐大一拍手道:“那犹豫什么?走,趁着还没到晌午我们赶紧去,说不准还能混一顿午饭呢!”

    “徐力士真是好出息!”

    “出席?什么席?”

    王七麟摆手道:“你们两个先别闹,将军府都治不了的妖邪肯定非同一般,我们得做好准备才行,起码得先回驿所拿刀。”

    徐大不屑道:“堂堂将军府,还能没有刀给咱用?”

    王七麟摇头道:“咱听天监的腰刀都是精铁锻造,将军府的刀未必有咱的刀好使。”

    徐大道:“这倒是,特别是你每次斩鬼都要毁去一把刀,普通刀还真不够你折腾。”

    谢蛤蟆抚须道:“王大人,你要斩鬼用普通刀可不行,说来也巧,老道恰好知道你们牌坊乡有一把好刀,你如果能拿到这把刀,嘿嘿,那定然是如虎添翼!”

    “什么好刀?”王七麟好奇起来。

    谢蛤蟆道:“你们乡上有个屠户叫牛二,他手里有一把屠刀。”

    王七麟摇头:“屠户用的刀子杀的是六畜,不沾怨气、不留煞气,没什么用。”

    谢蛤蟆抚须道:“牛二杀猪宰牛的屠刀当然没什么特殊的,可他家里还珍藏有一把刀,那刀是他祖上所留,你们知道他祖上是干什么的吗?”

    “前朝吉祥县的刽子手!他们家里珍藏的那把刀乃是断头刀!”

    王七麟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谢蛤蟆大笑道:“老道云游天下,还有什么是老道不知道的呢?”

    “我老婆姓甚名谁、现在哪里?”徐大问道。

    谢蛤蟆一怔:“我、我不知道。”

    牌坊乡是小地方,屠户只有这么一家,所以牛二在乡里也是个名人,到了乡上后王七麟很快便打听出来。

    不过他们运气不好,到了屠户家里后门上挂着铁将军。

    王七麟很失望,准备去找邻居问问怎么回事。

    徐大抽了抽鼻子说道:“里面家里有人,我闻见油渣出锅的味道了!”

    王七麟上去敲门,结果屋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徐大推开他道:“进个屋费这么些劲干什么?”

    他大脚开踹,大门顿开。

    听见门被踹开的声音,屋子里果然有人冲了出来。

    一个肥胖的汉子紧握着一把剔骨尖刀冲他们厉声道:“好一群强盗,竟敢强闯民宅,朗朗乾坤下这是没有王法了吗?不怕我报官吗?”

    徐大道:“王法?大爷我说的话就是王法!你要报官?官在这里。”

    他让开,王七麟露面。

    肥胖大汉愣了愣:“你们听天监的大人?”

    玄黑锦衣,上达天听!

    徐大傲然:“不错。”

    王七麟拱手道:“对不住,牛二哥,我这兄弟脾气火爆,一不小心踢坏了你家大门,不过请你放心,这朗朗乾坤之下当然有王法,我们肯定会给你赔偿修门的损失。”

    认出他们身份,牛二大感惶恐。

    他急忙扔掉剔骨刀说道:“大人客气了,不知道诸位大人来是为了什么事?”

    王七麟想了想,没想到什么好话题,便索性开门见山:“牛二哥,我听说您家里有一把祖传的好刀……”

    “没有,”牛二急忙打断他的话,“我哪有什么祖传好刀?”

    谢蛤蟆笑眯眯的说道:“别否认了,你藏着它不是什么好事,那是一把吃人血长大的刀,多年来你只给它吃猪血牛血,以为能喂饱它吗?”

    一听这话牛二慌了:“三位大人,咱们有话进屋说,请跟我进屋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