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21.陆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母鸡炖的火候十足,汤汁粘稠,上面飘着一层黄澄澄的油。

    看起来油腻。

    但乡民村夫肚子里没有油水,就喜欢油腻。

    准备上菜的王七麟看看鸡汤又看看忙活的母亲和姐姐们,犹豫了。

    见此徐大接过汤盆倒了半盆汤出来,又把鸡腿捞出来放进盘子里说道:“给你娘她们吃。”

    王七麟的六姐王六巧小声说道:“没有多少汤了。”

    徐大顺手捞了个水壶往里倒了半盆水。

    炒的公鸡就没办法弄虚作假了,不过这公鸡里有芋头一起炒,于是徐大专门挑出来一些鸡块,又把王陆氏挑出来的鸡头和鸡屁股放回去。

    王七麟伸手搭在他肩膀笑,徐大又冲他挤眉弄眼。

    但村里人不傻,筷子往菜里一扒拉就清楚怎么回事了。

    有人想要抱怨,徐大那边却全力开动,筷子翻飞专挑鸡肉,鸡头、鸡屁股也不嫌弃,节奏带的飞起。

    见此其他人顾不上说什么,赶紧哄抢。

    第二天一早,王七麟先跟着王六五去祖坟烧纸上香,然后就要准备去陆家庄见姑娘了。

    王陆氏的娘家便是陆家庄,二十七年前被王六五用五斤稻米做嫁妆娶回家来。

    提到往事,王六五蹲在地上感叹:“你要娶人家陆小姐,怕是得用五斤铜铢。”

    王七麟端了一盆水放在地上准备洗脚,盆里清水恍惚的波动,他一时精神恍惚。

    盆中清水倒映出一张青年的脸庞,平平无奇。

    但他梦里去地球的时候在电视上、书报上见过几张相似的脸庞,那些脸的主人有的叫杨过、有的叫项少龙、有的叫古仔。

    这让他每次看见自己的样子便会陷入短暂的迷茫中。

    庄周梦蝶式迷茫。

    莫非那是自己的前生后世?

    徐大走过来抢走水盆胡乱抹了几把脸:“你们这里的水怎么有点味儿?”

    王七麟说道:“可能因为这是个洗脚盆。”

    正在漱口的谢蛤蟆一口盐水喷了出去。

    陆家庄跟大王村之间只隔着两个村子,不远。

    陆财主具体名字被人淡忘了,他们家祖上一直很阔,半个陆家庄的土地都是他们家的,所以他们家每一任当家的都叫陆财主。

    满村茅草屋中,财主家的青砖红瓦大院分外气派,他们家里还跟县城的大户人家一样养着管家

    王六五去敲开门,戴着四方巾的管家认出他来,然后从头到脚的打量王七麟,道:“你就是大王村那个进了听天监做游星的青年?”

    王七麟道:“小印。”

    管家没明白他的意思:“啊?”

    王六五习惯性的陪笑道:“我儿子现在不是游星,他升官当了小印!”

    最后语气要加重。

    游星和力士就跟衙门里的衙役一样,不算官,顶多算是胥吏。

    可小印往上就是正式官员了,其中小印是正九品,这官职听起来很小,却足够在县里横着走,更别说这乡村里头。

    新汉朝吏治严苛,敢冒顶官职者处以重刑。

    所以管家没疑问,赶忙弯腰屈膝请他们进门,自己快步跑着去通告自家主人。

    王七麟正要往里走。

    半开的门口嘎吱嘎吱的慢慢打开,门槛摇晃了一下。

    吹进来的风带着一路没有过的森寒之气。

    他立马警惕的回头。

    什么也没发现。

    这时候管家又哼哧哼哧跑回来了,很殷勤的伸手招呼:“官爷里面请,赶紧去坐下歇息,我们老爷正在劈柴,他擦把手就出来!”

    村里地主就这样,农忙时节还得自己下地干活。

    父子两人去了客厅,很快,个头不高但身板粗壮结实的陆财主风风火火的进来。

    他正要说话,身后响起一个妇女的声音:“王六五,你儿子当官啦?这是真的?你不是来寻我两口子开心吧?”

    王六五急忙起身:“不敢不敢。”

    王七麟第一次见到陆财主,一看他那五短身材和小眼大嘴就失望了。

    当爹的这个丑样,女儿要想生的漂亮,那当娘的得多好看?

    他满怀希望的看向陆财主身后,然后一个人高马大的老娘们杀了出来。

    肩膀宽广、胸襟豪迈,腰粗腚大、五官狂野,王七麟真想当场站起来抱拳说一声:再见。

    难怪他爹刚才一听人家问话赶紧起来回应,怕是回答晚了惹人家不满,一拳头撸上来能把他小肠给撸成苦肠。

    王六五似乎知道儿子心里所想,他小声说道:“别急,我打听过了,陆家小姐是个大美人,而且喜欢舞弄笔墨,她今年元宵节去县里灯会一趟,然后迷了两个书生回来呢。”

    王七麟脸色一正:“爹你想哪里去了?儿子讨媳妇看中的是人品,相貌身段都是过眼云烟,红颜一瞬皆是枯骨,这道理我能不懂?”

    陆财主夫妇坐下,然后财主夫人俩眼睛就跟雷达似的开始扫起了王七麟。

    我要从南扫到北,我还要从白扫到黑。

    可能是错觉,王七麟觉得她眼神色眯眯的。

    介娘们可不像个好银呐!

    陆财主是见过世面的人,他没有直接提儿女婚事,而是先喝着茶跟王六五聊起了农活。

    氛围被他们聊轻松了,财主夫人作不满的样子甩了个白眼,用手帕捂着嘴嗔道:“你们两个光顾着聊地里的活,是不是也该聊聊孩子的终身大事?”

    王七麟依稀听到门外有一声干呕。

    他正要细细查看,陆财主招呼他说道:“夫人所言极是,我怠慢王大人了。这样,夫人你去带媛儿出来跟王大人见个面,让他们年轻人也聊聊。”

    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了。

    王七麟举起茶杯喝水,借助茶杯盖掩护眼神。

    财主夫人进了内宅很快出来,她身后跟着个身穿红白长裙的年轻姑娘。

    这姑娘算不上多美貌,但眉眼清秀、脸颊粉白,双眸流转之间带着羞赧浅笑,倒是有大家闺秀麻生希的味道。

    然后就在他深情的凝视中,姑娘垂手站在门口,一个矮胖姑娘蹭蹭蹭进来了。

    陆财主加上财主夫人再除以二,这就是王七麟对后面姑娘的印象。

    用不着介绍,谁是正主一目了然。

    王六五生吞了口唾沫,然后小声说道:“儿子呀,老祖宗说过,贱儿丑女好养,歪瓜裂枣好吃。这陆家小姐丑是丑点……”

    这时候陆小姐含羞带怯的坐在他们对面,王七麟急忙低声对父亲说:“爹,丑不丑无所谓,主要是我喜欢枯骨,这个肉太多了!”

    门口风吹,恍恍惚惚的飘进来两声笑。

    这笑声像是有人捏着嗓子发出的。

    但外面院子空空荡荡,绝对没人!

    但这不是王七麟的错觉,王六五、陆财主和俏丫鬟纷纷下意识的往外看。

    王七麟下意识往外走,财主夫人误会他意思了:“站住!你进了我家门还想往哪里跑?”

    几个人愕然,财主夫人急忙改口:“咋了,一句话不说就想跑?看不上我女儿?当官了就嫌弃我家女儿长得丑?呵,男人!”

    她一开口就停不下:“我能不了解你们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娘们嘛。是,我家女儿不漂亮,你想要漂亮的那去找黄将军的孙女!”

    “不过我提醒你,你要想娶黄家孙女得快点,她被鬼缠了,克死了家里好几个人,你去晚了怕是只能娶个鬼……”

    听到这里,陆财主面色大变:“闭嘴!你这婆娘怎么什么都敢说?快给我闭嘴!”

    母亲的话让陆小姐大惊,赶紧吃了两个苹果、一块甜饼来压惊:“娘,你别说了,人家害怕。”

    王七麟安慰她道:“陆小姐不必害怕,你这一身阳气浩浩如炉火,即使有鬼也近不了你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