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3.太阴断魂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乡里的医馆最近出了件怪事。

    死人有点多。

    这医馆归张家所有,而张家乃是伏龙乡圣手,据说他们祖上曾经在前朝皇宫当差——民间的医馆不说自己家祖上有个宫廷御医好像就没脸开店。

    不过张氏确实医术精湛,医馆从开门至今救治了不少乡民。

    名气大了,来医馆看诊的外地人就多了。

    其中有些病人不能舟车劳顿,来了后没治好不敢回去,他们便住在医馆里。

    当然,这样的病人都是重病号。

    最近死的就是重病号,一天死一个!

    其中前天有个重病号临死前回光返照醒了过来,说有鬼缠着他反复的问:“呵气如冰,视瞳无影,白日见星,抱阳不暖,此为何故?借吾一口气。”

    留下这么一句话,这人当天夜里便狗带了。

    见此其他病人当天夜里便跑路了,有个摔断腿的是让个瞎子背着跑的。

    他们都知道,医馆闹鬼了!

    杜操当时去医馆查看了一番但没看出什么问题,便留下一张听天监配制的辟邪符箓贴在了门口,如果是小鬼游魂之类,这张符箓足够将之赶走。

    昨天夜里医馆倒是没死人,张家人大为激动,醒来后顾不上撒晨尿先去祭拜大门口的符箓,然后去了一看这泡晨尿撒在裤裆里:符箓烧的只剩下个符根了……

    这鬼很凶!

    本来杜操今天想再去医馆查探一番,但县里临时发现怨煞,听天监的大印召集了全县四个小印去查杀这怨煞,于是他就让徐大代自己办案。

    徐大坐不住,在医馆里里待了半天跑了。

    杜操对此大为恼怒,于是当徐大腆着脸问晚上能不能吃个烧鸡的时候,杜操让他去吃烧鸡屎。

    徐大郁闷的跑去找乡里的狐朋狗友蹭饭,杜操等到夜色降临便闭门不出,这样王七麟懵了:他想要练《八卦归魂刀》,可没人指导他,他只有一本刀法秘籍。

    回到卧室之后他更懵了,秘籍不见了,现在他连秘籍都没有了。

    他明明记得白天把秘籍塞进怀里,可是这会他脱的赤条条了,连虱子都抓到两个,愣是没找到那秘籍!

    联想白天莫名打开的窗户,王七麟感觉浑身发冷。

    今天反常事太多!

    毕竟今天是清明!

    他又想起白天反常出现的造化炉,赶紧盘腿坐下闭上眼睛。

    随着他呼吸平静,识海之中出现了造化炉。

    与以往不同,这次造化炉不再是毫无动静,而是炉子底下出现通红烈火!

    火焰灼烧着炉子,一本册子在炉子口上缓缓转动。

    王七麟明白了,消失的秘籍也被炉子给吸进去了。

    炉下的火势逐渐变小,等到火焰熄灭的时候,炉子口上的秘籍消失了。

    见此他下意识睁开眼睛,秘籍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但不是《八卦归魂刀》,而是《太阴断魂刀》!

    他茫然的翻阅,发现书页的手感变了,由粗糙变得细致,里面绘制的练功图也变了,由简单变得详实。

    秘籍除了有练功图还有详细的介绍,之前徐大给他提过一嘴,说杜操给他的《八卦归魂刀法》是听天监最基本的刀法,一般是游星和力士修炼。

    这刀法本身简单,但听天监配备的腰刀比寻常刀具更长,控制范围大,这样和刀法配合起来杀伤力不差,足够应付普通鬼怪。

    而《太阴断魂刀法》可就不一样了!

    它以劈、扎、撩、砍、抹、带、摊、拉、截为主体,又有叼刀截斩、推刀转环、拉刀平扎、劈刀转进、撩尾换环、扎截削进、护腿剪腕、惊上取下等等无穷变化为后招,真是变幻莫测。

    这样不管受到什么样的攻击,这刀法都有招式可以应对,一旦接招成功,那整套刀法便能连绵施展,将敌方杀的魂飞魄散!

    简单来说,就是这刀法擅长将对手拖入自己的套路里,然后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打败对手。

    至于它有多少套路?那真是多了,用老话说就是:老母猪带胸罩,一套又一套。

    不止如此,这刀法最厉害的还是‘太阴’两字!

    日称太阳、月称太阴,《太阴断魂刀法》在夜间能暂借月华之力,使得刀法威力倍增,练到极致,鬼神也不敢轻攫其锋。

    看完介绍王七麟热血沸腾,他一把掀开被子跳起来,恨不能立马炼成这刀法去斩两个鬼来给职业生涯开个苞。

    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秘籍上说《太阴断魂刀》乃是夜战神刀,因为套路繁多极难学成,有天赋者得花费十年才能小成、一甲子才能大成,没有天赋者此生不能踏入门槛。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他准备连夜开始修炼。

    修炼之前他先虔诚的朝着家里祖坟方向叩拜一番,祖宗保佑啊!

    他刚入职官衣和佩刀还没有下发,于是叩拜之后他取徐大腰刀抽出,比对着秘籍练了起来。

    第一套刀法,夜黑风高,‘唰唰唰’,学会。

    第二套刀法,夜凉如水,‘嚓嚓嚓’,学会。

    第三套刀法,夜战八方,‘咣咣咣’,学会。

    ……

    最后一套刀法,万家灯火,‘啊啊啊’,结束。

    一本秘籍翻到尾页,王七麟瞅着手里狭长的腰刀发愣:是秘籍说的太夸张还是自己天赋太惊人?又或者自家祖宗很给力?

    就在他还难以置信的时候,秘籍猛的燃烧起来,迅速烧成灰烬、化作虚无!

    不久后徐大醉醺醺的回来,推开门他抽了抽鼻子:“怎么有烟熏火燎的味道?妈呀,你偷偷吃烧鸡了?”

    王七麟跳上床去盖上被子睡觉。

    第二天一早,杜操就让徐大去县里的衙门给他领了官衣、官靴、腰刀和游星的装备。

    至此他也算是个吃官家饭的人了,完成了家族的阶级跨越。

    等他换上衣服挂上腰刀,杜操说道:“我昨天在县里的时候将医馆的事说了出来,石大印见多识广,他说医馆里是来了个食气鬼。这食气鬼没成气候,只敢缠着将死之人,不足为惧,所以今天你们俩去医馆,把这食气鬼给我办了。”

    徐大猛的瞪大眼睛:“我们俩?”

    杜操面色不佳,他淡淡的说道:“怎么,怕了?”

    徐大哈哈大笑:“应该是那食气鬼怕了!”

    “那你们去吧,我身体有所不适,今天得休息一下。”杜操说到这里的时候面皮抽动了几下,确实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痛苦。

    徐大关切的问道:“操爷,你是不是昨天斩杀那怨煞的时候留下了暗伤?”

    杜操没回答,他仰头看着天说道:“徐大你在听天监当差也有快一年时间,是时候该自己办案了。小七入了咱听天监也得接受入行试炼,这次医馆里来了个食气鬼正好给你们两个练手。”

    两人点头:“明白。”

    “另外小七刚来,徐大你护着他点。”杜操面皮又是抖动了两下。

    徐大拍着大胸胸说道:“操爷你放心,有大爷我在,老七一根毛都掉不了!”

    杜操疲惫的挥挥手道:“那你们去医馆吧,记着,食气鬼多在夜里活动,你们今晚将它斩杀了再回来。”

    徐大豪迈的抱拳:“某定不负操爷所托,不斩鬼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