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20.衣锦还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吃过饭,王六五喝的醉醺醺,回去倒头就睡,嘴里梦话连连:“真好啊,草他吗的。”

    王七麟伺候父亲躺好,出门看见徐大拦住谢蛤蟆推到墙边,伸出长满汗毛的长臂来了个壁咚。

    他默默的回到房间,耳朵贴在门口。

    “老道士,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

    “有一桩好买卖想跟你谈谈,嘿嘿,你上次做了个纸人来对付我俩,那纸人怎么做的?”

    “老道做那纸人可不是要对付你俩,只是想吓吓王小印而已。怎么,你想学纸扎人法术?”

    “你会就行,我看你扎的纸人跟真人一样,那你扎上几十个女人,然后我去县里开个窑子,咱联手赚他一笔!”

    空气忽然安静。

    王七麟探头往外看,看见谢蛤蟆目瞪狗呆。

    徐大得意:“怎么样,你是不是没想过还有这样的商机?”

    谢蛤蟆惊骇:“老道走过南闯过北,四海之滨喝过水,昆仑山巅断过腿。自诩也是老江湖,还以为走遍了山、看遍了贱人,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一人更比一人贱,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贱人?”

    徐大不满:“你这蛤蟆嘴里吐不出珍珠,我也是为你着想,你不想早日赚钱去给人家聚香楼还钱吗?”

    谢蛤蟆忍不住了:“你滚,好吗?麻溜的滚!”

    徐大不死心:“这真是个好生意啊,财源滚滚啊。”

    谢蛤蟆甩手,整个人遁地而去。

    听天监里没什么事,第二天他雇了一驾马车回村。

    正好他是清明入职的,这次回去一是探亲二是祭祖。

    相亲的事顺便看看。

    要是小娘子生的好看,嘿嘿嘿。

    徐大和谢蛤蟆要跟着。

    他们也想看小娘子。

    上午出发,中午赶到。

    牌坊乡是因为一个大贞节牌坊而得名,这牌坊出现于宋代,是当时朝廷为了褒奖他们乡里一位寡妇而建,历经蒙元,一直耸立到如今新汉朝。

    马蹄哒哒哒的在路上敲打着,徐大看见一溜高楼亭台后来了兴趣:“嘿,老七,那就是将军府?”

    神游天外的王七麟回过神来,道:“对。”

    牌坊乡出过一位勇将军,将军年迈后告老还乡,朝廷感其为国奉献,在乡里给他修了这座将军府。

    徐大问道:“我听说这黄将军有个孙女貌美赛天仙,你这次回来是不是要跟她相亲?”

    王七麟摇头:“我现在对女人没兴趣……”

    徐大立马说道:“黄将军好像还有个长的赛潘安、比宋玉的孙子?”

    王六五被这番话吓得差点尿车上,他急忙压低嗓音说道:“可不敢乱说,不敢乱说!徐力士,祸从口出!”

    他又对王七麟道:“忘记给你说,这次你去相亲的是陆家庄陆财主家的女儿。”

    徐大顿时对他挤眉弄眼。

    坐在车顶翘着瘸腿优哉了一路的谢蛤蟆好奇的说道:“按照规矩,王老丈你能相中他家女儿不就得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

    王六五小心的看了儿子一眼道:“小七从小有主意,这样的事还是让他自己决定为好。”

    王七麟笑了笑没说话。

    因为经常灵魂出窍去地球的缘故,他从小孤僻,跟家里人关系不是很密切,平时父母、姐姐见了他都有些心惊胆颤,不敢给他随便拿主意。

    下了乡里的官路不到两里地就是大王村,看到有马车进村,田里劳作的村民纷纷行注目礼。

    一些孩童追着马车唱童谣,村里人在街上碰见了就打招呼。

    王六五端正身子坐在车把式身边,他老实了一辈子,即使儿子做了官可依然老实。

    他们回家后热闹了,乡邻得知当官的王七麟回来,纷纷上门来看热闹。

    徐大本想来看热闹,结果被人当成了热闹:

    “看那黑脸膛的,真壮实啊,跟牛一样。”

    “你说他耕地的话是不是比牛还好使?”

    “这块头,饭量能顶十个人,拉一次屎能喂饱全村的狗!”

    成为村里同族的焦点,王六五骄傲。

    他从怀里掏出两个铜铢,递给车把式当赏钱。

    面子必须撑起来。

    纵览王家族谱,他们这一支迁徙到当地后还没有出过官呢。

    王七麟的母亲王陆氏和四个没出嫁的姐姐闻讯赶忙出来接他们,徐大诧异:“你家人丁挺旺啊。”

    谢蛤蟆道:“不是一般的旺,王小印还有两个出嫁的姐姐不在家吧?”

    王七麟钦佩:“厉害,你算出来的?”

    谢蛤蟆道:“你爹路上说的。”

    村里的族老和大户们纷纷上门,王陆氏将他们带回来的蜜饯干果一一摆放好又赶紧泡了茶,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喝茶言欢、其乐融融。

    王七麟在旁边冷眼旁观。

    谢蛤蟆问道:“王小印怎么不去搭话?”

    王七麟道:“无话可说,以前我们家穷,孩子太多,村里人看了我们当看见瘟神,过年拜年的都要绕着走,农忙时节我爹娘去给人家帮忙,回过头来却没有个给我们帮忙的。”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听见这话众人尴尬。

    族老咳嗽一声道:“小七,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你现在当了官,为人要大度,宰相肚里能撑船嘛。”

    徐大回过头来说道:“我家乡有句俗话,叫劝人大度遭狗骑。”

    几个大户脸色大变,徐大一拳敲在身边木墩上,结实的木墩裂作碎块。

    王七麟哈哈大笑,捡起木墩进厨房:“娘,我帮你烧火。”

    晚上少不了一顿招待,他们家养的鸡倒霉了,一共喂养了十五只鸡,有一半亡命刀下。

    徐大被叫来杀鸡,他捏着鸡脖子让鸡头对准族老和大户:“别恨我啊,你记住他们,是他们想吃了你们,以后要报仇别来找我。”

    族老手一抖,茶水撒了。

    他们这些人只能欺负老实人,一个横行乡里的混子就能让他们噤若寒蝉,而乡里混子被徐大吓得恨不得将鸡儿缩进前列腺,徐大面对村里人简直是血脉压制。

    不光要杀鸡,积攒的鸡蛋、过年好不容易省下的咸肉、缸里养的几条鲫鱼和草鱼全拿了出来。

    很快,半个村子弥漫着让人嘴馋的香气。

    十多个孩子扒拉在门口垂涎,徐大拿了干果零食去分给他们,照例以极快速度赢得了孩子们的欢心。

    老母鸡炖汤、小公鸡炒来吃,咸肉炒去年秋天晒的干野菜,今春的新鲜野菜拌凉菜,鲫鱼红烧、草鱼用老汤卤来吃,还有用猪油炒成油汪汪的过冬大白菜……

    王陆氏绞尽脑汁凑齐了一桌子能过得去的菜肴。

    她和丈夫一样都是本分人,把家里存货都用上了却还是觉得难为情,绞着手说道:“家里光景不好,给你办个宴席都办不了,爹娘没啥用,小七,你只能靠自己。”

    王七麟将刚领的五十个银铢里数出四十个塞给她,笑道:“娘很厉害了。”

    在听天监当差面对的是妖魔鬼怪,环境险恶,朝不保夕。

    所以朝廷给他们待遇很好,俸禄都是提前发放,像王七麟连着领了游星和小印两份俸禄,一共有七十个银铢。

    四十个银铢是王陆氏这辈子接触的最多钱,粗糙的手里抓着这么些钱一时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