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76.大人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衙门的事与听天监无关,听天监的手不能伸得太长。

    窦大春来找王七麟,并不是想让他帮忙解决章如晦取代李英成为知县一事,他只是来做个咨询。

    王七麟坦白的告诉他:“这事我也觉得蹊跷,但我不便调查,所以把你从一望乡给找了回来。”

    窦大春道:“那我今晚先去探探章大人的底,看看他有没有公文或者朝廷的补充委任。”

    王七麟道:“这个可以,另外你帮我个忙,全县做个仔细调查,查查侯德才那狗官,他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一直没有找到他。”

    他现在虽然官拜大印,可是人脉关系根基太差。

    相比之下侯德才在县城经营的人脉要远远强于他,自从县衙一战他消失不见,王七麟一直没有找到他。

    阴囹圄同样不见了,这东西是个祸害,必须得赶紧找出来。

    窦大春抱拳领命,王七麟对他有救命之恩,且抓着窦氏把柄,所以他现在对王七麟马首是瞻。

    从实权来说,王七麟入职县城不过十日,却已经牢牢掌控了县城武力大权。

    要是李英真的被朝廷拿入大牢、章如晦成为新知县,那只要他交好章如晦,简直可以成为吉祥县的土皇帝。

    不过王七麟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个有追求、有良心、有道德的好青年。

    除了远嫁的二姐,他们一家八口团聚在了驿所,这下子驿所可热闹了。

    晚饭是绥绥娘子亲自烹饪的拿手菜,她很懂王家人的心思,菜肴做的并不精美,可是量大味道香,王六五夫妻吃的赞不绝口。

    酒是桃花酿,用今年落下的桃花和去年收来的高梁酿造而成,里面加了冰糖,酒水倒出来粉红、喝起来酸甜可口,驿所的女人也都能来两杯。

    八喵喝了一杯被王七麟给塞进了怀里,小朋友不能养成酗酒的坏习惯。

    王六五不知不觉又喝高了,他脸色酡红的说道:“真好,草他娘,真好啊!”

    王六巧和姐姐王五巧娴熟的上来拖走老爹,王七麟看她们姿势粗鲁,无奈道:“五姐、六姐,还是我送爹回房间吧。”

    王五巧不像妹妹那么粗枝大叶,她问道:“小七,我们做的不好吗?”

    王七麟比划了一下说道:“你们拖爹的这个姿势……”

    后半句话不太好说。

    于是黑豆帮他说了:“就像拖猪。”

    王巧娘脸色一沉,道:“别乱说。”

    黑豆委屈:“我没有乱说,你看五姑和幺姑就这样拖外公……”

    他为了洗清冤屈,特意跳下椅子去模仿起来:“就是这样、再这样,我看过杀猪的,他们拖猪就是这样呀。”

    王巧娘冷静的抄起了鞋子。

    黑豆赶紧跑路:“娘,饶命!”

    王巧娘冷哼一声收起鞋子穿回脚上,道:“不行,这是双新鞋,打坏了怎么办?”

    黑豆松了口气。

    然后他看见亲娘去抓起了一条扫帚。

    扫帚柄油光发亮,这是抽他抽出包浆来了。

    黑豆冲王七麟大叫:“祝舅舅寿与天齐!”

    王七麟不悦:“每次都是这个词?没有新词吗?”

    “祝舅舅闭月羞花、祝舅舅永远二八!”黑豆急忙改口。

    王七麟回头冲王巧娘笑:“大姐,使劲揍他。”

    他扶着老爹出门,一股夜风吹来,王六五立马蹲下要吐。

    王七麟给他拍背,他摆摆手示意不用动:“不不不能,你别别拍,我不能吐。”

    “什么意思?”

    王六五指了指肚子说道:“烧鸡、酱牛肉、炖肘子,都是好菜,不能吐,舍不得。”

    王七麟笑得很无奈。

    爹娘受了半辈子穷,节俭的近乎抠门。

    但老百姓能怎么办?他们要养家糊口就得从牙缝里省下粮食、省下钱啊。

    他扶着王六五回了房间,王六五不肯上床。

    他先挨个摸了摸窗户,又去摸了摸八仙桌和实木椅,再去摸了摸镂空雕花的衣柜,最后坐到床上摸了摸围栏和立柱,突然讪笑了起来:

    “这里就咱爷俩,我不怕你笑话,你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的房间,更遑论住了。要不是喝了酒,今晚我在这床上都睡不着踏实。”

    王七麟给他收拾好被褥道:“爹,这就是普通的架子床,有什么睡不踏实的?又不是龙床……”

    “别别乱说!”王六五吓得几乎醒了酒,“你现在是官大人,怎么还敢胡乱说话?”

    王七麟道:“这屋子里就咱爷俩,怕什么?”

    王六五握住他手腕谆谆叮嘱道:“小七,你爹是个泥腿子,却也知道祸从口出、隔墙有耳的道理,你以后混迹官场,可一定要小心啊。多做事少说话,能不说话就不说。”

    王七麟点头答应,扶着他躺下准备离开。

    王六五又拉住他手腕,王七麟问道:“爹,你还有什么教诲吗?”

    “没有了,”王六五踌躇,“就是、就是我想问你一件事。”

    王七麟道:“爹你问好了,咱爷俩不是外人,你还有什么顾虑?”

    王六五道:“小七,爹知道城里头青楼多,官老爷们都喜欢去喝个花酒、听个小曲,你去过吗?”

    王七麟摇头道:“从未去过。”

    王六五欣慰的松了口气:“好好,咱是庄稼人,不能去那些地方,那里都是些坏女人,你可不能去呀。”

    王七麟笑道:“放心,我不会去的。”

    王六五闭上眼睛,睡的很安详。

    爹娘姐姐们都来到身边,王七麟没有了顾虑,睡的也很是安详。

    第二天一早,王七麟习惯性早起练刀,一把妖刀虎虎生风。

    门房金大爷急匆匆的赶来:“七爷七爷,大事不好啊。”

    王七麟问道:“怎么了?”

    “咱的新知县章大人不见了!”

    “不见了?什么意思?连夜跑了是不是?窦大人也是老江湖了,怎么会让他跑了?”

    王七麟想起昨天窦大春说要去找他,于是猜测章如晦可能是个假货,被窦大春上门给吓到了,于是连夜逃跑。

    金大爷摇头:“不是,他是没了,消失了,不见了,找不到了!”

    “?”

    “今天清晨章大人忽然去小牢见李大人,然后过了一阵李大人开始惨叫,就跟杀猪那样叫唤……”

    早起漱口的黑豆急忙吐掉口里清水扯着嗓子开始配音:“棍儿!棍儿!!”

    王七麟扭头看向门口:“大姐你先放下扫帚。”

    黑豆咬着牙跑了。

    金大爷哑然失笑,王巧娘没出现,王七麟在套路黑豆。

    他笑了笑后又正色说道:“李大人惨叫,有衙役去看,结果看见章大人不见了,但章大人的官服官帽和官靴都留在了原地,就他整个人,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