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75.说不过去(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家这次是搬家,将家里东西都搬来了,连养的鸡都拴着绑来了。

    绥绥娘子出来倒洗菜水的时候看见一大家子在忙活,便聘聘婷婷的走过来问道:“叔叔,你们在做什么?有需要奴家帮忙的地方吗?”

    八喵抢先探出头来:爹,你的心怎么又咣咣咣的开始了?

    看到这白皙妩媚、朱唇潋滟的少妇,正在忙活的王家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打量起来。

    王六巧看看绥绥娘子又去车上铜镜前看看自己,然后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

    王七麟笑道:“多谢娘子,是我爹娘和姐姐搬来府上一起住,这是在搬家呢,没多少东西,所以无需麻烦你。”

    绥绥娘子道:“呀,原来是阿公和阿婆来了。那奴家今晚为你们准备一桌酒菜吧,阿公阿婆有什么喜欢吃的菜吗?有什么忌口的吗?”

    王七麟道:“油水大一些就行,没有忌口的。”

    绥绥娘子打了个响指道:“妥了,交给我便好,到了饭点就给你们送过来。”

    等她回到饭馆,王六五急忙问道:“王大人,这娘子是谁家的?”

    王陆氏警惕的说道:“你个老不修打听这个做什么?”

    王六五不耐道:“还能做什么,看看她是谁家闺女,要是没婚配,给儿子去提亲呀。”

    王陆氏欣喜:“对,这娘子生得好看、屁股还大,以后好生养,生养的娃还长得好看。小七,她是谁家的闺女?”

    王七麟道:“别想了,人家结婚了的。”

    王六五很失望。

    徐大飞奔出来:“七爷,我听说绥绥娘子过来了?”

    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木兮在你身后。”

    徐大面色如常的说道:“绥绥娘子呢?她要是过来了我想介绍木兮姑娘给她认识,让她看看全吉祥县最美最温柔的姑娘长什么样。”

    “木兮没在,我逗你呢。”

    徐大回头,随即大怒:“七爷,我求求你以后做个人吧。”

    王七麟翻白眼:“干活干活。”

    徐大想磨洋工,他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的慢慢走了两步,忽然笑了:“嘿,七爷,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一人当官,鸡鸭升天?”

    正在努力卸车的黑豆一听这话高兴的喊道:“好!”

    他跳下车,从徐大手里接过鸡鸭往斜对门的第五味跑去。

    王七麟懵了:“猪谷里豆,你干什么?”

    黑豆停下身回过头说道:“舅舅,大爷刚才不是说了要让鸡鸭升天吗?我送去给绥绥姨,让她把这些鸡鸭给弄的升天,然后再做成菜,好不好?”

    徐大道:“好。”

    黑豆飞奔而去。

    王六巧吃惊的问道:“大姐,黑豆现在力气这么大了?抓着一只鸡一只鸭还能跑这么快?”

    王巧娘叹气道:“说来你可能不信,你让他搬一块石头,二斤的他就搬不动,可你让他搬一块肉,五斤的都能扛着跑!”

    他们正忙活着,窦大春带着几个衙役风风火火的赶来:“七爷,我听手下兄弟说你这边在干活?嗨呀,你怎么还亲自干活?说一声我老窦带弟兄们来给你干啊。”

    看到他到来,王七麟诧异:“你这么快回来当差了?”

    窦大春一身捕头官服,腰上还挂着刀,显然是刚才班上赶来的。

    王六五可是认识他这身官服,看见他急匆匆走来,赶紧跪下说道:“草民见过大人。”

    这次不是他怂,新汉朝等级森严,百姓见官就要下跪,随着王六五,王陆氏和几个女儿也跪下了。

    但窦大春可不敢受他们的跪拜,他赶紧将老人扶起来道:“我的王大爷哟,您可别跪,您这是折煞我也。”

    王七麟知道父母老实了一辈子,最怕衙役,便让大姐带他们先进屋里去。

    他问窦大春道:“你回来的够快啊?那事你查出来了?”

    窦大春挥手屏退左右,然后低声道:“还在查,不过差不多了,七爷,我们窦氏真没参与谋反,窦家上下一百多口子人,不管我爹还是几个叔叔,没人敢冒着诛九族的危险去干一件傻事。”

    新汉朝立国不到一甲子,如今王朝鼎盛、国力强横,当今圣上也算明君,这时候谋反还是跟着不把汉人当人的鞑子谋反,确实是一件傻事。

    这也是王七麟想不通的地方,石周山可是听天监官员、窦兰草是大户千金,他们不缺地位不愁钱,为什么要谋反?

    说不过去!

    窦大春又说道:“我急着回来还有别的事,咱县里不对劲呀,那什么章如晦章大人,他怎么把李英给罢免了?他哪有这权力?这不是乱来吗?”

    王七麟严肃的说道:“不错,确实像是乱来,不过你也知道,我刚踏入官场,对官场规矩还不了解,所以你们县衙的事我没敢管。”

    窦大春摇头道:“这事透着蹊跷,李家可是县里的大户,李英下狱,他们家竟然没人去府上告状?这也不对劲呀,李家不可能不知道章如晦的所作所为不合国法。即使他们不知道,那李英的狗腿子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没有去府里甚至郡里告状的?”

    王七麟倒是大概能猜到原因,从李英下狱到现在也没有几天,李家现在怕是上下大乱了。

    他们李氏靠妖狐发家,现在妖狐没了能不乱套?

    对李家来说妖狐的重要性远远大于李英这个知县,所以他们家里上下应该在忙着查找妖狐,还顾不上管李英。

    徐大说道:“你管他对不对劲呢,他们自己人不着急你着什么急?事情与你无关,反正李英下了牢狱是好事,你此时不收拾他的狗腿子还待何时?”

    窦大春摇头道:“徐爷,官场的事不是这么办的,往咱自己家里说,现在知县被人给莫名其妙的端了,谁知道我这个捕头会不会也被莫名其妙的端了?”

    “往朝廷里头说,要是章如晦是非法行事,日后朝廷追究责任,发现我这个捕头在知县被下狱的时候不但不去查证此事反而忙着打击报复,你说朝廷会怎么收拾我?”

    王七麟问道:“那你有什么计划吗?”

    窦大春道:“有,我下午当班后先安排肖十四带人去府里查探消息,然后我想拜会章大人一下,先探探他的底,你们说他会不会是被人冒充的?”

    徐大迟疑:“冒充朝廷命官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

    “冒充者若是没有家属,那不就不用怕满门抄斩了?”窦大春摇头。

    王七麟反问道:“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暂时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