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74.独特的拳术(5/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杜猛被请来,王七麟将马头明王镂神图拿出来,让他给马明纹到背上。

    果然,看到这张神图杜猛的眼珠子一下子红了,跟兔子似的:“正神图?王大人,能不能割爱啊?”

    王七麟道:“下一次我再弄到一张就给你,这一张不行,得给我这手下。”

    “我也可以做你手下啊。”杜猛激动的叫道。

    马头明王可是狮子无畏观音,它的镂神图太宝贵了,纹在身上相当于有个明王分身守护,世间妖魔鬼怪多如繁星,可是又有哪个敢跟狮子无畏观音大士瞪眼睛?

    王七麟一听来兴趣了。

    他现在是大印,手下缺人,要是有个杜猛这样的猛人做下属也很好。

    杜猛也是老江湖。

    王七麟心动的问道:“给你一张这种镂神图,你愿意给我做下属?”

    结果杜猛刚才只是一时激动随口说的,他是杜家家主,怎么可能给听天监当差?

    不过他愿意安排家族里最出色的晚辈来当差,但王七麟看不上杜家晚辈。

    当天谢蛤蟆被叫回了县里,王七麟派他去监督杜猛,防止杜猛捣鬼。

    另外他也把放有铜镜的木盆拿了出来,问道:“道长知不知道这铜镜是什么东西?”

    谢蛤蟆凑上去一看便皱眉:“它是哪里来的?怎么会有好大的味道?刺眼睛啊。”

    “刺眼睛的是尿骚味,我们用童子尿在镇压这面邪镜。”王七麟讪笑。

    他把关于铜镜的消息说给谢蛤蟆听,听后谢蛤蟆感叹道:“这铜镜中的邪祟遇到你们,真是命中有此一劫。”

    “里面还有邪祟?那它到底是什么?”

    谢蛤蟆沉吟了一下道:“直接说你或许不懂,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古镜,你知道镜子最早出现于什么时候吗?又是谁第一个制作的吗?”

    王七麟摇头。

    谢蛤蟆道:“轩辕作镜,相传镜子最早诞生于轩辕黄帝时期,起初这东西没有流落民间,是给帝王和诸侯贵族用的,用于江山社稷。唐太宗有句话你应该听过吧?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王七麟点头。

    谢蛤蟆继续说道:“自古以来镜子这东西就很邪,我说的‘邪’不是邪恶的邪,而是邪门的邪。它很怪异,普通的能照出万物样貌,神异的能照出妖鬼真身,所以有明镜高悬、借镜观形这么一说。”

    “再就是一般而言铜镜有镇邪功效,古人有云:镜乃金水之精,内明外暗,古镜如古剑、若神明,故能避邪魅忤恶,凡人家宜悬大镜,可避邪魅。”

    “这话我不必翻译了,就是说古镜能辟邪。可正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阴极阳生、阳极阴生。镜子能辟邪却也能通邪,有些邪门道器就是与铜镜有关,这面铜镜就是个邪门道器”

    “确切来说它不是镜子,而是一面鉴。现在都认为鉴就是古人对镜子最早的称呼,其实并非如此,镜照人、鉴照鬼,不过人照镜子是在阳世照,鬼照鉴则是在阴间照。”

    “要形象的解释的话,就是我们人在镜子前照镜子,鬼却是藏在鉴里面照,所以你说这面铜镜能藏鬼也没错,因为所有的鉴都能引鬼藏鬼。但藏鬼是它最基本的本领,它们还有其他用处,具体是什么那就不好说了。”

    他让王七麟先把这面鉴封存起来,以后找个行家来研究,看看这面鉴还有什么功效。

    用童子尿泡鉴用处不大,他说最好用黑狗血和朱砂水来泡。

    王七麟把徐大叫过来,说道:“你去弄个黑狗宰了,然后用黑狗血来镇压这面鉴的邪气。”

    跟在徐大屁股后当小尾巴的黑豆一听着急了,叫道:“为什么要杀狗?”

    “可以吃狗肉呀。”王七麟描述起来,“狗肉可香了,捣一点花椒酱,然后煮熟后撕扯开来,热气腾腾的用肉来蘸酱,哎呀。”

    “别说了舅舅别说了,杀狗不好,娘说,再穷不卖耕地牛、再饿不吃看门狗。”黑豆少有的抵御住了美食诱惑。

    徐大也说道:“大爷不杀狗也不吃狗肉。”

    王七麟一愣:“呦呵,你俩还是爱狗组织成员?”

    “什么组织?不是,这跟哪个组织无关,”徐大道,“我是练过少林狗拳,练少林狗拳不能杀狗也不能吃狗肉,否则会破功。”

    王七麟更愣住了:“还有这犬种?换句话说,你还是这种犬?”

    徐大傲然道:“当然有了,这是少林名拳、武林奇技,历史悠久,最早是达摩祖师一苇渡江后在江边看到两条狗在恶战,进而悟出了这套拳法。等等,你刚才在骂我?”

    他后知后觉,解释了一通后才回过味来了。

    王七麟道:“我怎么会骂你?我的意思是,你还会使这种拳?刚才说急了,少了个字。”

    徐大道:“当然会使,我在这上面下过苦功夫的。”

    黑豆眼睛放光:“大爷,打一套看看,是不是打的时候还要叫唤?就这样,汪汪汪!”

    他一边耍王八拳,一边学狗叫。

    徐大见此要气死了。

    王七麟本来听他会少林绝学还想要到手让造化炉炼一下,看看能不能再炼出个神功,但看了黑豆表现后他决定还是算了,万一炼出个类似狗拳的玩意儿那不是操蛋了?

    到时候一边与鬼大战一边汪汪汪的叫唤?说不准还要上嘴去撕,他下不了嘴啊!

    徐大将黑豆摁住,黑豆叫道:“大爷你练拳看看呀。”

    王七麟也怂恿道:“对,你打一套。不是不相信你啊,是我们大家想开开眼界。”

    徐大拒绝:“这套拳不是打给男人看的?”

    王七麟狐疑的看着他。

    他进一步解释道:“这拳法里有一招叫公狗顶胯,正所谓学会公狗顶胯,女人上床就怕,懂了吧?”

    黑豆摇头,王七麟把他拖走了:“你姥爷和姥姥他们今天要来,你去门口等他们。”

    今天驿所格外热闹,杜猛来了,王七麟把爹娘姐姐们也给叫来了。

    反正驿所空房间多,空着也是浪费,不如让家里人来住。

    他倒不是想公器私用,而是想保护亲人,现在他得罪了不少人,亲人们有危险。

    下午时分,两辆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驿所,黑豆兴奋的叫道:“娘,舅舅,姥爷来了,姥姥来了,姨姨们也来了。”

    王六五站在驿所门口仰头看向门匾,两股颤颤、面色惶恐。

    王七麟急忙迎出来,道:“爹娘,你们来啦?”

    “来了来了,”王陆氏看到他后露出慈母般的笑容,然后试探着问道:“小七,你现在是县里的大官了?”

    王七麟道:“什么大官呀,八品而已。”

    王六五凑上来低声道:“那崔大人说的是真的,你现在是听天监的大印了?”

    “对啊,爹你大声说话就行。”

    “冲八品的大官大声说话?你爹我可没有这个胆子。”

    “小七再大的官,那不也是你儿子吗?”王陆氏嗔道,她当初愿意嫁这个男人就是因为他够老实,不过老实过头了就是怂。

    王六五在家里还是很有地位的,他瞪了媳妇一眼道:“你妇道人家懂什么?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儿子现在不是一般人了,这是大官,你在外面必须得他面子,不能叫乳名,要叫大人!”

    王七麟笑道:“那咱各论各的,我叫你爹,你叫我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