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73.邪镜(求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窗户关闭,八喵学徐大的样子来了个爆破:它用尾巴爆破。

    一声清亮高亢的玄猫嘶鸣,屋子里乱了起来。

    王七麟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八喵正跟一团鬼影在缠斗,杨部萎靡昏倒在梳妆台前。

    八喵兔起鹘落、迅疾如风,鬼影飘忽不定、阴招连连,一时之间玄猫竟然没能奈何的了它。

    见此王七麟毫不犹豫,开门出刀、刀出如龙!

    妖刀吞吐着刀芒劈向鬼影,鬼影虚晃避开八喵的鞭尾猛的出现在王七麟身侧,鬼爪伸出要撕碎他脖子。

    王七麟冷笑,他心底运金刚横练护体神术,一尊耀眼金刚双手合十出现在他背后,瞬间将他的身躯给包裹起来。

    金刚归位!

    “给我死!”妖刀侧转,内力如电蛇般顺着他奇经八脉冲入刀柄,吞吐的刀芒猛增一尺,带着寒霜般的月华将鬼影给拦住了。

    夜黑月高,妖魔哪里逃!

    但这鬼却拥有宅敵的能力,身影一晃又凭空出现在他身后!

    背后破空声凄厉,王七麟毫不在意,不闪不避硬扛鬼爪撕扯,反手一刀回刺上去。

    ‘哧啦哧啦’!

    大威金刚佛光摇曳,鬼爪威力非凡。

    但却破不了王七麟的横练金刚身。

    妖刀刺入鬼影身体,鬼影发出一声刺耳嚎叫,身影又是一晃出现在王七麟头顶。

    王七麟仰头出刀,妖刀飞速旋转化作一道利刃漩涡将鬼影绞入其中,他双臂运二牛之力,出刀势如奔雷又似电闪,其疾如风侵略如火,既有速度又有力度!

    但他又只是轻伤鬼影,妖刀砍中它后它的身形再度消失!

    这让王七麟恼怒,明明这鬼影不算很强,自己几次杀招只要抓住它就能劈死它,可却总是抓不住!

    不过他几次杀招也不是毫无所获,他发现了这鬼与其他鬼物不同之处:它有个小尾巴,一条纤细的黑线。

    这黑线一头连着它一头连着铜镜,不过夜里黑加上黑线很细所以很难看清。

    王七麟猜测这鬼瞬移的本领与古怪铜镜相关。

    八喵也发现了这点,它见王七麟独身能对付鬼物,便跳上桌子用尾巴当长鞭抽打铜镜:喵爷直接推你家塔、砸你家水晶、抄你老巢、烧你老窝!

    但铜镜极为坚固,被它抽的邦邦响却没有出问题。

    鬼物并不怕它攻击铜镜,还在与王七麟厮杀。

    徐大冲进来喊道:“七爷让开,我放山公幽浮!”

    王七麟快刀劈的鬼物连连闪烁,抓住空隙喘了口气道:“别乱来,你要拆迁吗?”

    鬼物带着残影杀来,就像打不死的小强。

    王七麟恼了,索性扔掉妖刀身化大威金刚,双手捏内狮子印、口中梵音唱金刚萨埵降魔咒,施展出了第四字真言。

    顿时,空气中恍恍惚惚出现一道道灵气。

    灵气无形无踪,有诸般变化,能化为绳索。

    者字真言能操控本体力量也能操控敌我身躯,不过王七麟修为尚浅,全力施展这真言也只是将灵气化作绳索捆住鬼物身躯拉扯的向自己踉跄了一下。

    有这一下已经足够了。

    他前面几次劈中鬼物已经将它重创,此时将鬼物扯到身前,他双手以内狮子印猛拍鬼物。

    佛家大手印乃镇邪杀鬼的大神通!

    大手印砸上去,鬼物浑身黑雾飘荡,惨叫一声被拍向床头。

    见它想跑,王七麟一脚踢在凳子上将凳子踢飞挡住它去路,鬼影身形一闪又瞬移,但第四字真言的威力再至,有一股灵气包裹鬼物将它再度拖的向王七麟方向踉跄前行。

    王七麟抓住它肩膀将它摁在了衣柜上,衣柜砰的碎裂,鬼物嚎叫闪烁,他又追上去擒拿住给砸在床上!

    轰隆!

    实木大床被砸塌了,整个二层楼摇晃一下。

    连续被佛家大手印猛击,鬼物终于陨散,变成红雾被造化炉吸走。

    “梆梆梆!”八喵一直在用尾巴敲铜镜,跟敲着铜锣给他加油助威似的。

    但王七麟想到了街头上耍猴的,于是说道:“行了八喵,别敲了,打完了。”

    这时候门外徐大目瞪口呆:“七爷,你管我的山公幽浮办事叫拆迁,那你呢?你这不也是拆迁?”

    屋子里乱七八糟,一片凌乱,衣柜碎裂、桌椅歪倒、大床塌碎……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道:“这不是拆迁,这是重装修。”

    八喵还在用尾巴敲铜镜,声音咣咣响,愣是将昏迷在梳妆台上的杨部给震醒了:“谁、是谁在敲锣?”

    王七麟点点头,徐大重新来点燃油灯。

    灯光亮起,杨部顿时惨叫一声:“啊,有鬼!饶命!”

    马明从楼下拿来一瓢凉水浇在他头上,说道:“我们是听天监,王大人已经斩杀了缠着你的鬼,哪里还有鬼?”

    杨部叫道:“屋子里有鬼,不止一个鬼!对,不止一个鬼!”

    王七麟立马横刀,他警惕的扫视四周问道:“不止一个鬼?”

    杨部哆嗦着说道:“是的大人,是的,不止一个,我想明白了,铜镜里有个鬼,我刚才进屋前其实也有个鬼,因为我推开门进屋之前,有一阵阴风吹的油灯摇晃来着!”

    王七麟想了想,道:“你身子太虚,之前我们离开后,又有孤魂野鬼爬到了你身上。不过既然你说有阴风吹过,那它已经离开了,没事了。”

    “它怎么会离开?”杨部不信。

    王七麟道:“很简单,你是进屋之前被鬼缠上的,当你打开这扇门,那鬼发现屋子里还有个更狠更凶的自然被吓跑了,你以为只有人怕鬼吗?鬼亦怕鬼!”

    听到这话,杨部欲哭无泪:“王大人,我家怎么变成鬼屋了?”

    “因为这个玩意儿,”王七麟指着铜镜说道:“这玩意儿你哪里来的?”

    杨部道:“是我收的呀,我看它样式古朴好看,品相保存完整,就收回家来给媳妇做了梳妆镜。”

    “从哪里收的?”

    杨部说道:“狼山乡收的,我从狼山乡返家时在二郎村后的小路上收的,有个老妇人在路口摆摊,我看这铜镜价格合适就收了。如今想来着实古怪,当时天刚蒙蒙亮,我急着回来所以才早早上路,那时候路口怎么会有人摆摊呢?”

    说到这里他拍拍脑门,有些疑惑:“但我之前一直没感觉不对劲,真是奇哉怪也。”

    王七麟道:“以后小心点,别乱收东西,这铜镜是个邪秽,它能养鬼,吸你阳气的鬼就是它养出来的,所以我得带走。不过我不白白带走你的东西,给你一张符,你最近阳气大虚容易引鬼上门,有了这张符就没事了。”

    他给了杨部一张蜃炭镇秽符,这符驱逐个孤魂野鬼跟玩一样。

    这次算是把案子给了结了,三人带着铜镜回了驿所。

    铜镜是椭圆形,上下高有一尺、左右宽有大半尺,外面有一圈雕花,后面密密麻麻刻了一些篆体字,王七麟研究了一下没研究通透,不过能感觉到铜镜有邪气。

    他问道:“怎么处理?要不要连夜去问问道长?”

    徐大知道要去找谢蛤蟆这活会归自己,于是赶紧出主意:“七爷你也发现了,这铜镜就是一面邪镜对不对?那童子尿辟邪嘛,咱把它泡童子尿里,泡一天不行泡十天,不管里面是什么邪佞,我不信童子尿弄不死它!”

    “万一就是弄不死呢?”

    “弄不死也能恶心死啊。”

    马明点点头:“有点道理。”

    王七麟沉默了一下道:“那去找个盆子。”

    徐大道:“马爷你去找盆子,大爷我去把黑豆叫过来。”

    “用不着叫黑豆,”王七麟笑着解开了腰带,“我尿多,我来弄它。”

    马明抱拳:“卑职也能助力一把。”

    徐大道:“那我也来。”

    “你八岁就不是童子了,来凑什么热闹?”

    “我不是童子,可也能恶心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