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72.它在镜中(求推荐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不到宵禁时分,吉祥县的夜里很热闹,有小贩挑着担、推着车在叫卖:

    “白糖,红糖,南荒来的上好砂糖哟!”

    “王老实家的卤猪脆骨、卤猪耳朵、卤猪板筋,百年老汤,祖传滋味,尝尝喽!”

    “瞧大爷一身汗,走,到妹儿家里歇歇脚。妹儿请您喝几口酸梅汁去去热气,再给您吹箫去去火气。”

    徐大摸索着下巴的胡茬子说道:“今晚够热啊,七爷马爷,咱找地方去去热气?”

    马明坚定的摇头。

    徐大顿感古怪:“马爷你不去?嘿,我说你怎么跟正常的兵不一样?”

    马明笑了笑说道:“这不是得花钱吗?有那钱省下多好?”

    徐大道:“你又没有爹娘老婆娃子要养,你省钱做什么?”

    马明又笑了笑,没再说话。

    是啊,我没有爹娘老婆娃子,可有些人有啊,他们养不了,那我就得替他们养!

    这是当初喝了血酒的承诺啊!

    王七麟扛着妖刀道:“行了大爷,收起你的歪心思吧,快宵禁了,咱还是赶紧回去歇着。”

    徐大不满的嘟囔道:“我就是想买点猪脆骨、猪耳朵回去下酒,喝点酒去去热气,这算什么歪心思?”

    “行行行,不算。”

    徐大去买了一包王老实家的老汤猪耳朵和猪脆骨回来,途经一家酒肆又拎了一坛酒,马明帮他搬酒,心满意足的笑道:“跟着徐爷以后,我这五脏庙可是舒坦了。”

    他们回到驿所,巧娘、杨梅氏、木兮等女人都在厅里担忧的等候着。

    黑豆也在担忧,但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忧什么,反正当娘皱起眉头的时候他最好也皱起眉头,否则容易挨揍。

    王七麟三人回来,巧娘松了口气,黑豆也赶紧松了口气,然后他抽抽鼻子眼睛亮了:“烤鸡!绥绥大娘家的烤*******喵叼着鸡屁股露出头来,黑豆飞奔过来掐着它颈后皮将它给拖了出来,然后抢走它嘴里的鸡屁股塞进了自己嘴里。

    鸡屁股最香了!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平时肯定没少练。

    王七麟有心想拦下他,可是等他下手已经晚了,鸡屁股进黑豆嘴里了,这样他只来得及说一声:“豆,别吃,脏!”

    但黑豆已经吞下去了。

    巧娘笑道:“没事,小七,乡下孩子谁没从大户人家的猫狗嘴里抠过吃食?以前我自己带着豆,实在没吃的他都要跟耗子抢吃的,从耗子嘴里抠过玉米粒。”

    出身县城的杨梅氏吃惊的说道:“呀,这么惨吗?”

    巧娘无奈:“穷人家孩子要想填饱肚子可不容易,有粮食吃就满足了,哪里还在乎从哪里弄到的粮食?”

    王七麟怜悯的摸了摸黑豆道:“豆能长这么大真不容易,没栽在鼠疫和破伤风手里算你命大。”

    寒暄了两句,杨梅氏急切的切入主题:“王大人,您在草民家里找到鬼了吗?”

    王七麟知道此时是徐大装逼的时间,于是把舞台让了出来。

    徐大反手将狼牙棒捣在地上,双手摁着狼牙棒握柄就像王七麟握着拄在地上的战刀,一脸冷酷:“找到了,小小孤魂野鬼而已,它当时骑在你男人身上……”

    “是个女鬼?”杨梅氏更急了。

    徐大道:“不是,它不是用你理解的那个姿势骑在你男人身上,它是骑在你男人背上,让你男人驮着它。你不是说你见着来吗?估计你见着的时候它是反身骑在你男人背上的,所以你从你男人后脑勺上看见一张脸。”

    杨梅氏急忙点头:“对,我看见它来着,它看起来不像个女鬼。”

    听到这话马明有些艳羡:“你能看到鬼?真好,我就看不到,唉。”

    杨梅氏安慰他道:“我直接去看也看不到,只有从铜镜里才能看到。或许那鬼很奸猾,它要是发现有人看自己就会施法藏起来,只有不经意间才能看见……”

    这一番话像一道雷劈在王七麟身上,让他身躯一颤:“等等,杨梅氏,你见过那鬼,通过铜镜见到的?”

    杨梅氏怯怯的点头:“对。”

    王七麟又问:“那你是白天见到的?”

    铜镜模糊,夜里烛火光芒昏黄,从中看清自己的样子都难,不可能看清身后人的样子。

    杨梅氏说道:“对,白天见到的,晚上我从来不照镜子。”

    王七麟提起刚放下的妖刀赶紧往门外走,徐大追上去问道:“七爷怎么了?”

    “你还没有发现问题?蠢!咱们抓错鬼了!你弄死的那个鬼不是杨梅氏见到的!杨梅氏是白天见到了那鬼,它能在白天现身,今晚你锤死的那鬼哪有这般本事?”

    徐大下意识说道:“不能啊,白天那鬼明显不敢出来,它到了晚上才爬到了杨部的背上呀,难道白天咱仨的阳气太冲,把它给吓的没敢出来?”

    王七麟叫道:“当然不是,晚上这鬼就是个凑巧的孤魂游鬼!咱们猜错了顺序,不是它缠上杨部并吸走了他的阳气,而是杨部阳气太弱,才被这鬼给缠上了!”

    “那吸走杨部阳气的鬼?”

    “肯定还在他们家里!”王七麟加快了脚步。

    徐大道:“不应该啊,咱白天仔细盘查过一遍,没发现什么鬼踪。”

    “它擅长隐匿!或者说它有个隐匿的法宝法器之类,镜子!它娘的!我明白了!”

    王七麟迅速分析道:“杨梅氏从铜镜倒影中看到了杨部身上有个鬼,其实那鬼没在杨部身上,而是在镜子里!她从镜子倒影里看到的不是杨部背着个鬼,应该是杨部的倒影以及鬼脸!”

    “只是恰好,那鬼脸跟杨部在镜中的倒影重合在了一起!或者,鬼脸故意跟杨部的头部倒影重合在一起,让杨梅氏给误会了!”

    王七麟心头突然亮堂起来,一定是这样!

    杨梅氏说过,不管杨部是不是脸正对着她,她从铜镜倒影中看到的都是鬼脸。

    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可惜王七麟没能将它蕴含的隐藏信息给提取出来:

    实际上那鬼就在铜镜里,只是它平时不出现或者杨梅氏没发现它,而发现它的时候,它和杨部的镜中倒影重合起来,让她给误会了,误会成杨部被鬼附身了!

    杨家小楼院门紧锁,这时候来不及礼貌敲门了,徐大直接一脚开了上去。

    两扇门当场倒飞。

    马明沉声道:“冰台珠好冷!”

    院子和一楼里一片漆黑,只有二楼透过窗户能隐隐约约看到一点昏黄亮光。

    光芒摇曳,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窗棱纸上晃动。

    它像是坐在窗台边上,手从头顶位置往下拉,一遍又一遍的拉……

    像是女人在梳头!

    王七麟一把将八喵给飞了出去。

    先上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