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18.游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大气沉丹田迈开马步,右拳打开了天化身为龙!

    老道士轻飘飘的挂在他粗壮的手臂上,小腹破开但没有血更没有内脏流出,只有一圈破纸片。

    苍白的面色、浓艳的腮红、呆板平白的五官、僵硬的肢体。

    王七麟惊呆了。

    这是个纸人!

    徐大也惊呆了,保持姿势不动弹。

    王七麟凝重的说道:“老道士本事不小!”

    他曾经听说过九州大地有神秘的纸扎人,扎出来的纸牛能耕地、扎出来的纸人能干活。

    但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扎的纸人会说话、会打斗!

    “是不小,但你先把我扶起来,”徐大哀鸣:“我刚才抻着腿了,这会胯骨不大得劲。”

    王七麟将纸人扔掉,扶着他去太师椅上坐下。

    徐大双腿大开,这一仗真是惨烈,打的他合不拢腿。

    穿堂风吹的油灯火苗摇晃不休。

    火光恍恍惚惚、忽起忽落。

    地上的被打碎了胸腹的纸人猛的翻滚了起来。

    王七麟下意识要抄刀,却发现纸人只是被夜风吹的翻滚。

    老道士能御鬼偷菜、能御使纸人,展示出来的本事让他极为忌惮。

    于是他郑重其事的对徐大说道:“老道士肯定在附近,所以明天你给我发动能发动的一切力量,把他找出来!”

    “你看我现在还怎么动弹?”徐大成了捂裤派。

    王七麟怜悯的瞥了眼裤裆问道:“你二哥安好?”

    徐大道:“幸亏我有临阵缩卵的习惯,否则你以后在皇宫就有人照应了。”

    让他这么一说,王七麟顿时遗憾。

    还好上次买的大补丹还剩下一枚,这东西活血化瘀能力极强,晚上服下早上徐大就能拖着腿走路了。

    他去找乡里泼皮们搜索老道士,有泼皮见他这幅样子便惊叹道:“大爷你昨晚莫非见着那画里的小娘皮了?”

    徐大紧了紧腰带:“七次!”

    干架我不行,装比第一名。

    道士没有找到,下午一辆马车来到了驿所,两个杜家家奴来给杜操收拾东西。

    王七麟让他们随意收拾,别的东西都好办,就狸花猫虎皮不好抓。

    最后还是他上手帮忙,用徐大的袜子为引才把它抓到手。

    一个小厮惊叹:“这袜子真厉害,味道像臭鱼、硬的像个干鱼。幸亏王大人拿出这么个宝器,否则还真抓不到这猫,我们回去没法交差了。”

    另一个小厮说道:“对,这猫是我家大人的心头肉,他特意叮嘱过别的丢了不要紧,这猫不能丢。”

    王七麟客气的回应,但一道灵光在脑海闪过:“等等,是杜大人叮嘱你们将这只猫带回去?”

    “是的。”

    王七麟沉默下来。

    杜操当初他下马岭回来便昏迷,送去医馆才醒来,醒来便失忆了,然后被石周山带走了,期间从未醒着回到过驿所。

    那问题来了,他关于虎皮的记忆是哪里来的?

    日升日落,又是晚上。

    一天一天,月底到来。

    徐大带人在外面翻找好几天,帮乡里人找到走丢的鸡鸭若干、找到被野猫叼走的衣裳裤衩若干、找到谁家汉子藏匿的私房钱若干,但就是没找到老道士。

    可是他们在一处荒废茅草屋里找到一具尸体!

    发现尸体的消息旋风般传遍了伏龙乡,闲在家里的人纷纷跑来茅草屋看热闹。

    徐大带着几个泼皮堵在门口,王七麟走出来阴沉着脸说道:“是一个老道士所为!”

    这话一下子引爆了现场,围观百姓顿时开始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接着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响起:“王大人厉害,不光会沽名钓誉,还会栽赃陷害!”

    王七麟猛然扭头,看见茅草屋顶斜躺着个老道士。

    这老道士一身靛蓝土布道袍,头发乱糟糟、胡须乱糟糟,正是前几天晚上那纸人的样子。

    现场更炸了,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叫道:“这道士是什么时候上去的?”

    有人反应快,叫道:“就是他杀人?”

    王七麟做吃惊的样子:“谁杀人了?”

    一个泼皮傻愣愣的说道:“七爷,刚才不是你出来说杀人的事是个老道士所为?”

    王七麟笑眯眯的说道:“我说的是这里有道术,这道术是个老道士所为。至于杀人?哪里有人杀人?”

    乡民们得知发现尸体是假消息,便失望的离开。

    老道士坐在屋顶俯瞰他们说道:“王大人为了逼我出来,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行吧,现在我出来了,王大人来抓我吧。”

    王七麟道:“谁说我要抓你?”

    老道士抚了抚胡须淡然道:“你不是要抓我?那你弄出这么大动静来找我干嘛?”

    王七麟说道:“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老道士的淡然变为好奇,道:“给我讲故事?什么故事?”

    王七麟说道:“说是有个乡下人在集市上卖梨,梨的味道香甜,但价钱很贵。有个衣着破烂的道士去车前伸手向乡下人乞讨……”

    这个故事是他在梦中看动画片时候看的,叫《种梨》。

    故事讲完他笑道:“道长,你说这故事里谁错了?”

    老道士道:“自然是那卖梨汉子错了,人家只找讨一个梨子解解渴,又不是要吃他一车梨,他为何那么小气?”

    王七麟问道:“我弱我有理、我穷我应该?只要我弱、只要我穷那我就可以问人讨要东西,不给我就是小气,是吗?”

    老道士正要说话,王七麟又拱手道:“那请道长将御鬼偷菜的法术教于我。”

    老道士明白他的意思,又笑道:“我只道王大人刀法高明,没想到还伶牙俐齿。不过你说这些没用,我就是小气又能怎么样?”

    王七麟道:“不怎么样,其实道长不光小气,还喜欢仗势欺人、欺负弱小,莫非道长修的道叫做强盗?”

    笑眯眯的老道士一听这话勃然大怒,他厉声道:“王大人怎么血口喷人?我怎么欺负弱小了?”

    王七麟道:“对你而言那酒楼掌柜的不是弱小?你没欺负他?对道士而言卖梨的乡下人不是弱小?你那同门没有欺负他?”

    “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修道的都是强盗!”

    “今天你从一家酒楼里盗取菜肴视作正常,以后有比你厉害的人从你身上抢夺秘籍法宝也会被视作正常!”

    “难怪当今圣上要管你们修行之人,如果任凭你们胡作非为,这天地之间,哪还有公道可为?!”

    这一番话说的一句快过一句,语气一句重过一句,说到最后王七麟愤怒的挥手,衣袖扫过竟隐隐有雷声!

    听到这声音老道猛的一惊,他辩解道:“那天我上门只是找那掌柜的讨一碗水、一碗剩饭,可他……”

    “可他为什么要给你?他给你是情分,不给你是本分!你有讨要的权力,他也有不给你的权力!”王七麟厉声打断他的话。

    老道士不争辩了,他叹口气道:“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印,老道说不过你。这样,我暂时身上没钱,等我去弄一些钱来给酒楼那掌柜的,是不是这件事就算结束了?”

    王七麟道:“你怎么去弄钱?又用你的五鬼搬运术去偷钱吗?”

    老道士羞恼:“莫要看不起人,老道五行命理、堪舆风水、捉鬼辟邪、求雨免灾之术无所不通,要赚些钱还不容易?”

    王七麟笑道:“其实有一份赚钱的工作就摆在你面前,如果你有心还人掌柜的钱,那做这份工作便是。”

    老道士问道:“什么工作?”

    王七麟道:“我伏龙乡小印下还缺一个游星,月俸二十银铢。”

    老道士顿时大笑:“原来大人设了个圈套在等我钻呢,可惜老道无拘无束多年,不习惯去给人当下属。”

    王七麟握紧刀柄道:“那你准备坐牢吧,徐力士,用法术盗取百姓之财,按本朝律例应当怎么判?”

    徐大迈前一步森然道:“当斩!”

    王七麟惊呆了:“这就要斩了?”

    徐大目不斜视:“不用,我吓唬他呢。”

    王七麟猛翻白眼,他对道士说道:“你如果不愿意戴罪立功,那我就必须拿你去判刑。”

    老道士悠然的看着他道:“你觉得你能拿下我吗?”

    王七麟道:“我拿不下你,可听天监能!”

    老道士不说话了,只是盯着他看,同时伸出左手掐着手指算起了什么。

    然后他突然笑了,一拍屋檐跳了下来:“也好,那我就在王大人麾下赚点俸禄,反正就是三个半月,熬一熬总能过去。”

    现在马上进入四月,四月到七月半正好三个半月的时间。